庆春令 第三十一章:送礼

小说:庆春令 作者:蒋星梦 更新时间:2020-07-05 14:33: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每个人家中选出一名壮力,明日随我出城,是在家等死还是拼的一线生机,就看你们选择了!”安清看着众人,漆黑的眸子一片坚定。

  “你怎么能确定,出去就能找到吃的?”有人忍不住问。

  “那你怎么肯定,出去就找不到吃的?”安清嗤笑反问。

  “……”那人吃瘪。

  “那,如果家里没有壮力呢?”

  “确实没有的,可以如实上报,还是会分些食物,但若是有假报的,绝不会轻饶,寻来的食物按壮力每人都有份,记住,每户只得选一个壮力。”这是安清想好的计策,绳还是要拧成一股才行。

  底下的人开始窃窃私语,加上安清是一女子,实在没什么说服力,可是他们又怕错过机会。

  “这是自愿的,大家把消息散发出去,不愿出去没有食物可领,家里没有壮力的除外,赶在申时之前上报登记,交由王家一一核实。”

  安清说完看向王母,她没有和王母商量就下了决定,王母不会怪她吧!

  王母明白安清的意思,露出温柔的笑意,冲着安清点点头,这丫头帮了王家太多,她怎么可能怪呢!

  “记住,你们只有一次机会,若是恶意欺瞒假报,绝不会姑息。”安清说完,便和王母进入府里。

  众人看到王府关了大门,议论了一会儿,都三三两两的散去。

  “安姑娘,你说他们会……”

  “会的,与其等死,不如放手一博!”安清眼神坚定,她唯一没有料到的是,霍乱解除依旧封锁城门不让出去,否则也不会这么被动。

  王母深深呼了一口气,抓起安清手,道:“放心,王家就是你的后盾!”

  王母明白,若是再这样下去,王家人最终也会保不住的,安清已经几次让她刮目相看,她愿意再相信一次。

  果然,没过一会儿,就有人陆陆续续来报名。

  安清和王母听了相视一笑,安清则把她的计划和王母说了一遍,王母听了连说不错,立即让人下去办。

  王富贵听到消息跑来,听说安清明日要带人打出城门,兴奋的直嚷嚷要去,被王母拧着耳朵威胁,这才安分。

  “不去也行,我明日一定要送老大出城!”王富贵这点坚决不妥协。

  王母笑着答应,对于儿子对安清的称呼,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过了申时,安清看了看报上来的人数,居然有近五六百人,据她所知,连城有近千户人家,人数万余人,除了这次霍乱和冻饿死之人,应该也就剩下八九百户人家了吧!

  很好,贫苦百姓几乎全来了呢!

  只要出了城门,她有把握让连城人有肉吃。

  回到家里,大胡子子安宁三人围了上来,安清在王家的事他们都知道了。

  “你怎么没和我们商量,这样做有危险。”子开口,其余二人点头附和,尤其是安宁,急得说不出话。

  “放心,这事我琢磨几天了,如今回来不就是和你们商量吗?”安清心里一暖,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伸手拍了拍安宁肩膀安抚。

  安清把她的计划说了一遍。

  子皱眉:“一定要你亲自去吗?”

  安清点头,她必须去,这点不容反对。

  “那好,明日我随你出城!”大胡子出声,他得保护这傻姑娘。

  在他看来,安清就是心太善,连城的人是死是活,岂是她一个姑娘家能决定的?

  这点,大胡子是真想错了,安清绝不是多管闲事之人,只是这事她遇到了,又恰好给了她天时地利人和,她自然要把握好。

  安清看到子和安宁也开口,立即打断:“哥哥腿脚不便,留在家里,子留在家里照顾二人,大胡子随我去便好。”

  “好,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们的,除非我死,否则没人伤他们分毫。”子答应,让安清无后顾之忧。

  这时候,安清庆幸当初救了这二人,他们三人有一种奇妙的建立,那是一种信任。

  也许那一晚经历了生死,又或者是他们知道彼此的秘密,紧紧把他们捆绑在一起。

  县衙知道这个消息后一锅炸,尤其是知府大人,急得团团转,这是要造反呀!

  十个八个他还有把握对付,这整个连城的人,他可没把握,按人数比,就能把他这府衙踏平。

  “大人,要不要我们把那领头人给……”有人给知府大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知府大人拧眉沉思,过了好一会儿才点头,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吩咐道:“不论死活,今晚给本大人把人捉回来。”

  知府大人恨得牙痒痒,本来他秘密收到消息,只要把连城死死守住三个月,不放出一个人,事后他就可以到京都升官发财了。

  现在出了这么一出,挡住他的道,他自然不会让那人好过。

  夜,漆黑一片,星空不见一颗星星,冷冽的寒风呼呼响,几条魅影穿梭在安清屋顶上。

  安清听到来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若是今晚没来人,她明日出城或许还有担忧呢!

  正好,她正愁给知府大人送什么礼呢!

  除了知府,安清想不出其他人,因为背后之人没有那么傻。

  人一进院子,子和大胡子就知道了,感觉到对方的气息不高,起身出去就听到安清的声音透着黑暗传来。

  “呶,我解决了两个,剩下的你俩分分!”

  子比较温柔,射出两根银针,两黑衣人倒地不起。

  大胡子简单粗暴,二话不说,直接过去,没几下就把人脖子拧断了。

  “这是谁派来的,这么差劲?”大胡子几下飞腿,就把院里的尸体踹成一堆。

  “应该是知府大人吧!死人了,大胡子你把人给知府大人送过去,好让知府大人替他们申冤。”安清说完就回去睡觉,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子听了,嘴角上扬,进屋睡觉。

  大胡子一脸苦相,为什么受苦的总是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