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春令 第二十九章:雪灾

小说:庆春令 作者:蒋星梦 更新时间:2020-07-02 13:2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王母让人送来消息,说可以投放七星草了,并且不会让人怀疑。

  至于王母用了什么办法,安清不想知道,只要不让人怀疑就好。

  为了人人都能得到,王母特意想了一个办法,让穷苦人和富人都得到,并且王家也因此狠狠赚了一笔财富,王母特意托人给安清送了一笔银票,说是她该得的。

  安清也不客气,收下银票,不得不佩服王母,真是个聪慧的女子,连她这个知情人都很难看出破绽,何况是他人。

  谁能想象,就这样一场霍乱,竟然消无声息的解决了,虽然死了一些人,但和前世比起来,已经天壤之别。

  人们都在欢庆霍乱解除,王家在连城的地位一下子升了好多,曾经哪些看不清王富贵的人,现在恨不得天天捧着王富贵。

  王富贵如常所愿,成了连城的名人,可谓是一名冲天。

  但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们发现,这雪已经下了几天了,还没有停的可能,天变得越来越冷,在屋里都都冷,都没有人敢出门。

  大胡子和子都换上安清给他们准备的棉衣,特别厚实,穿上后人都变成了一个棉球,屋里还有火盆,倒也不觉得冷了。

  大胡子摸着棉衣,十分开心,他倒是没想到安清会为他准备,毕竟安清一直对他冷漠的很,那怕他交了生活费。

  现在,他终于知道,这小姑娘就是面冷心热。

  子同样摸了摸衣服,嘴角微弯,看着自己五根不一样的手指,眼中尽是温暖。

  这种感觉,他都不记得多久没有过了。

  安宁脸色和以前相比,渐渐红融许多,最近子给他调理身体,其他没什么变化,但气色好了许多,这安清让很开心。

  “这雪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停!”子看着少女漆黑明亮的眸子,白暂宁静的脸颊贴着一缕墨发,竟觉得很美。

  大胡子停下摸衣服的手,抬头看着安清,幸好安姑娘给他们买了棉衣,听说城里这两天,棉衣和炭火贵极了,比平时翻了多少倍呢,有银子都不好买!

  “估计还得十来日吧!”少女垂眸,掠过那一丝暗淡,她之前就囤了粮食和棉衣,还有炭火,王母给了她银票,她又买了一些,各个屋子都堆满了。

  大胡子一听,难得一脸忧伤:“这场雪过后,怕又是一场大灾吧!”

  说完神色有些古怪,看着安清:“安姑娘真是厉害,太有先见之明了,早早囤了这么多东西,简直有备无患啊!”

  现在,人人都知道大雪过后,又是一场大灾,现在外面估计都有人冻死。

  子闻,勾了勾唇角,他总觉得眼前这少女不简单,一切都出奇的巧,若说霍乱是预谋的,那这场雪呢?

  谁能控制得了老天爷?

  “这几日最好呆在家里别出去,守好家门!”安清没回复大胡子的谬论,有些事解释不清楚,也没法解释。

  “嗯!”子和大胡子同时点头,人逼到极致,什么事都做的出来,肯定会有暴乱的。

  灰色暗沉的天,整个连城死气沉沉,处处弥漫着冰冷,大街小巷铺满了白雪,街上没有一个行人,雪很厚,仿佛要埋没这个世界。

  安清看着坏老头闭着双眼,人瘦的皮包骨,脸颊两边凹下去,头顶光秃秃的,一点也不像以前那个吹胡子瞪眼的坏老头。

  那日回来,安清就把坏老头的头发给剃了,加上人瘦的厉害,样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没人能认出来。

  看着坏老头光秃秃的头顶,不知道坏老头知道他头发被她剃了,会是什么模样?安清很想坏老头起来对她发火,甚至打她骂她。

  现在,回忆起以前的样子,才发现有多美好。

  安宁走过来,为坏老头擦了擦脸,还有手脚,看到安清,起身:“清……”

  他的妹妹确实变了,少了曾经的纯真,对他很好,自己却更加冷漠了。

  “哥,有你在真好!”安清笑了笑,只有面对哥哥,她才能感觉温暖幸福。

  “傻……”安宁摸了摸安清的头,眼里尽是宠溺。

  “……”

  大雪下了将近大半个月,终于停了,天也更冷了,寒气逼人。

  “好冷啊!外面估计冻死不少人了!”大胡子摸了摸耳朵,才出去一下,感觉耳朵都被冻僵了,他们还有炭火烧,哪些烧不起炭火的人,这会儿得多冻。

  “这场大雪,肯定得冻死不少人畜,又是一场天灾。”子用铁棒扒拉着炭火盆,似乎在锻炼手指的灵活性。

  “那还有说,每次天灾,受苦都是穷苦人……”大胡子想到哪些乞丐,还好都被王家收留了,心里很欣慰。

  安宁看着安清,心里十分庆幸,当初答应妹妹出来,否则就他们那茅草屋,现在肯定冻死了。

  “扣扣……”传来敲门的声音。

  是王母派来的两个小厮,带了一点粮食,传话:“安姑娘,我家夫人说,姑娘有什么需要,尽管来王府取,我家少爷这两日染了风寒,不便出来,夫人明日便搭粥篷施粥。”

  小厮对安清很客气,这都是王母吩咐的。

  “我知道了,回去告诉你家夫人,守好家门,小心暴乱。”安清点点头,王母很聪慧,有些事一点就明白。

  “小的一定传达。”小厮有些佩服夫人,开始他们还嘀咕,收留了差不多上百乞丐干什么?这次不就派上用了。

  说起王母,现在对安清越发佩服,甚至难复杂,若不是她不信鬼神之说,她都差点以为安清是神佛了,简直料事如神。

  她本以为,她儿子存的哪些粮食都得贱卖,没想到遇到这场大雪,这可是天灾啊,再过几日,怕是连粗粮都买不到了。

  想到王家现在在连城的地位,若是这次在广善施粥,王家在连城所收获的好处,不用说也明白。

  谁知道,这一切都拜一个小丫头所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