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春令 第十六章:找到坏老头

小说:庆春令 作者:蒋星梦 更新时间:2020-06-20 17:07: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主子,那老头真的死了,并未发现异常!”一名黑衣男子跪在地方,头微微垂着禀报。

  没有回应,黑衣人不语,头依旧垂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处珠帘内发出微微响动,传来深沉的声音:“他倒是嘴硬,和他骨头一样硬,死都没吐出一个字!”

  如果细听,便可发现那人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好端端的哪来的血蜂!”那人沉默了一会儿又问。

  “属下一一排查过,无论是牢里还是城门口,都没有出现可疑之人,那血蜂可能是闻到血腥味而来,属下找人查过,老头中了毒,恰好血蜂也有毒,二者相融能使人毙命!”黑衣男子跪在地上回道。

  他们给老头吃的本就剧毒,就算没有血蜂,也活了不了多久。

  又是一阵沉默。

  “难道是我猜错了,那件事真的和他无关?”那人声音突然变了,像是经过处理一样。

  “属下发现,似乎还有一处神秘的力量,好像和那老头有关!”

  “哦?查清楚是谁?”那人有些意外。

  “属下无能!”

  “废物!”珠帘内发出冷喝,里面的茶杯直接摔出来,碎片划伤了黑衣人的手。

  黑衣人依旧一动不动。

  “把我们的人撤了,切勿打草惊蛇,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那人语气带着气急败坏。

  “属下明白!”

  “滚……”

  黑衣人退了出去。

  珠帘内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发出砸东西的声音,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抚平一丝怒火,久久无法平静。

  夜幕降临,幽蓝幽蓝的天空中点缀着无数的小星星,预示明日将会是个好天气。

  安清小巧玲珑的身子躲在丛林中,眼里盯着远处的乱葬岗,她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她发现这周围有一股力量,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血蜂的毒不能超十二个时辰,否则就是大罗神仙也就救不了了,现在只剩下一个时辰不到了。

  直到漆黑的天空划出红色的信号弹,几个犹如鬼魅一般的身影闪出,快速消失。

  安清见此,微微松了一口气,又猫了一会儿才出去,朝着乱葬岗走去。

  突然远处狼的叫声,在夜色中异常慎人,安清一怔,加快脚步,发现乱葬岗里有好多尸体,且发出血腥味的恶臭,这些味道很快就会引来野兽的。

  安清忍着胃里的翻滚,一只衣袖捂着嘴,在尸体堆里找坏老头,很快,她看到一具衣衫褴褛,布满血痕的躯体,面部朝着地面,安清翻过来,发现此人面部肿的和猪头一样,头明显比平时大了许多,还满脸胡子。

  安清皱眉,这不是坏老头,也许是悬挂的另外两人,犹豫了一下,把血蜂的解药给那人喂了下去,这解药如何她不知,就拿此人试一下。

  此人旁边还有一具尸体,衣衫褴褛,同样布满血痕,身体十分单薄,看到裸露的脚裸,那腿脚边有个疤痕,安清十分熟悉,是坏老头有次做饭,她把火星弄出来,正好烫到坏老头的腿脚边。

  赶紧把人翻过来,看到那张那怕是血蜂蛰过了,脸也没肿多大,整个人瘦的皮包骨了,安清鼻子一酸,心里涌起一股难过,这比以前不知瘦了多少。

  不由发出:“看你这副身板,以后还怎么欺负我和哥哥!”

  查看一下旁边的人,发现气息恢复,不由一喜,赶紧把解药给坏老头吃下。

  发现老头身边还躺着一个人,看样子可能和她的年龄差不多,是个男子,看到男子露出的手,两手都少了中间三根手指头,还可以看到露出的骨头,伤口恐怖慎人,不由皱眉。

  难道这个人也是杀人魔头?心里有些不相信。

  不知为何,安清想到前世惨死的哥哥,那时候,她常常想,如果有人可以搭救她们兄妹一把,她愿意做牛做马报答那人。

  看到手里还有一颗解药,给那人喂了下去,能活不能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啊呜……”远处的狼叫声越来越逼近。

  安清眼里一冷,有可能是狼群,赶紧扶起坏老头,看到那个肿的和猪头一样的人,不由踢了一脚:“再装下去就喂狼了!”

  她知道此人早就醒了,只是没有危险,她就没管。

  那人面部抖了抖,他自然听到了狼救声,安清的声音正好给个台阶下,他都观察这小姑娘半天了,知道这是乱葬岗,暗暗惊叹这姑娘胆子真大,这姑娘虽然身穿男装,他还是看出来是女扮男装。

  安清没管那人,甚至看都没看,扶着坏老头离开。

  那人现在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若真想死,她不介意再弄死他。

  “咳咳……”那人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对安清背影看了几眼,伸手从别的尸体摸索一身还算干净的衣服,咬牙起身,探了探身边年轻男子的气息,发现有气儿,顺便伸手拉了一把。

  安清听到响动,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肿的和猪头的人,一把手拉着一个人,那人身子与地面磨擦,发出响声,就像拉着一具尸体一样。

  安清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下,屏住呼吸,那人拉着尸体跟上来同样蹲下,屏住呼吸看着。

  安清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看到几十双绿油油的眼睛迅速逼近,随即发出撕咬的声音,在夜里异常恐怖。

  安清眸子发出异样的亮光,这群狼也算是帮了她一个忙,如果那些人再回来,发现尸体都被野兽吃了,就更加不会怀疑了吧!

  那个肿的和猪头一样的男子,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不由看了看安清,心里十分庆幸,如果不是这姑娘,他恐怕就是那撕咬的声音,狼腹中的食物了。

  看到安清一双清冷的眸子,脸上镇定的神色,暗暗佩服,对这场面能无动于衷的可不是一般人,更加庆幸自己没动手是对的。

  也是,如果没有把握,怎么可能喂他解药呢!

  那撕咬的声音持续了好一会儿才散去,那血腥味他们离得好远都能闻到,那场面绝对让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