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春令 第十二章:第一废物

小说:庆春令 作者:蒋星梦 更新时间:2020-06-15 13:16: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那几人流露出不同气息,但绝不容小觑。

  一张娃娃脸的魅影,冲着男子眨眨眼,开口:“主子,你这大半夜逮着人姑娘谈心,怪不得人家姑娘恼羞成怒,看看,恶果来了吧!”

  一副自求多福的眼神。

  被称为主子的男子,狠狠地瞪着那娃娃脸。

  “主子,你怎么不说话?”另一个冷峻的魅影开口问道。

  “主子”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杀过去,仿佛在说你眼瞎吗?

  被点了哑穴,我能开口吗?

  另一个憨憨的脸的魅影,傻傻一笑:“主子这是被点穴,笨……”

  说完,飞手射了一枚东西过去,直逼解穴的位置,男子便解了穴。

  男子得了自由,摸了胸口,似乎很疼,嘴里骂道:“你们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倒

  了八辈子血霉,招了你们几个没用的下属……”

  后面一顿基拉哇啦数落,气的呕血……

  几位魅影齐齐低头,眼角狠狠抽动,仿佛已经十分习惯了。

  安清在一旁面无表情看着几位主扑情意,在东西飞过来的时候,她并未阻止,因为她知道,她现在绝对不是这几位对手,若是是她前世的身手,或许还有一丝胜算,现在一起上她绝对是打不过的。

  不由看了看男子,这位主可不是普通人,而是他们荆国的“第一废物”,名号响亮的不得了,空有一身好皮囊的废物,并且还是位病入膏肓的病秧子。

  此人名洛谌,身份十分奇特,他的父亲是一位战神,人称“洛神”,与当今圣上是结拜兄弟,传兄弟情分十分亲厚,特赐亲王,颇得皇家宠爱,尤其是太后,听闻喜爱洛家喜爱的不得了。

  她前世也是听她好朋友说,这位洛神曾与当今圣上同一天出生,而且还是同一个地方,听闻是在皇家寺院同一个屋子里出生,出生后更有大师批命,说两位公子都是命格极好之人,贵不可。

  所以,这其中的情分不是一般的沈,只要皇家不换姓,这洛家荣宠就不会断。

  先皇曾下过免死金牌的圣旨,洛家自洛神三代,只要不是犯了弥天大错,都不会有性命之忧,也就是说,只要你不谋朝篡位,无论犯了何错,皇家都不会砍你头的,除了天皇老子,洛家还真不怕谁。

  好在洛家争气,出了一个洛神,对于洛神的儿子,大家都寄望很深,只是辉煌一时,谁能想到洛神的这个儿子,会是个半死不活的废物。

  病秧子也就算了,还不消停,听说洛公子平时可是作天作地,吃喝玩乐,只要是他身体允许的,心里想的,不管什么他都干。

  上有皇家,下有洛神罩着,这洛湛那怕是不能武不能文,肩不能抗手不能提也无所谓,照样作天作地没人敢惹。

  何况人家身边还有四个贴身高手保护,暗卫更是不计其数。

  安清看着洛湛,心里不由奇怪,前世她死了,不知道洛湛最后怎样了?听闻也是命不久矣了。

  显然,前世的连城的那场霍乱,洛湛是出城了,并没有染上霍乱。

  她知道,前世封城时,放走了一些权贵之人,看来,有权有势就是好啊!

  真难想象,那狗窝是这货让人搭建的,从而救她一命?

  真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前世,她听闻这货喜爱一些奇怪的东西,身边养了一条大狼狗,十分凶猛,听说有一次,不知谁惹怒了洛湛,洛湛直接把那人喂狗了,就是他的大狼狗,听说好多人都见了。

  从此更加没人敢招惹这废物了。

  “姑娘,我看你身手不错,比那几个没良心的强多了,你要不要考虑做我侍卫,我可以给你很多银子的?”洛湛看着几人痛心疾首,可怜兮兮的看着安清。

  “有需要,会的!”安清认真道。

  如果她那天真自保不了,跟着这个“宠儿”也是不错的。

  洛湛俊朗的面容带笑,觉得这姑娘很会说话。

  “如果不想笑就别笑,太假!”安清觉得洛湛脸上笑容并不是真心的。

  洛湛难得僵住,瞪着安清,仿佛在怪安清把天聊死了。

  “今夜打搅了,并不是恶意冒犯,告辞!”安清看了几个护卫,恭了恭手。

  这位主儿不好惹,能不得罪最好了。

  “嗯,姑娘若是闲了,记得再来“串门”啊!”洛湛热情欢送,好像安清真是来串门的。

  安清没回头,也没说话,不由看了一眼那狗窝的位置,一跃而起,出了洛府,安清一颗心才落回肚子里,幸好洛湛没有难为她,否则和那几人打起来,她讨不到一丝便宜。

  还有,她的武艺要加强练习了,落后太多了。

  洛湛注意到安清的眼神,走到那地方,狠狠跺了几下脚,仿佛在试结实不结实,沉吟了一下:“你们就在这里给小灰灰搭个窝吧!”

  “主子!”几人看着洛湛兴趣盎然的眼神,颇为无语哀怨,让他们给小灰灰搭窝,会不会太屈才了?

  “通通给我滚蛋!”洛湛冷眼扫了几人一眼,转身回屋。

  “要不要查查那女的?”娃娃脸笑嘻嘻的说。

  木纳脸:“不用,主子让我们滚蛋!”

  冷脸:“主子没受到什么伤害,府里也没丢东西!”

  空气“……”

  真是几个忠心护主的好护卫啊!

  “老大,你终于出来了,我都蹲的酸死了……”一个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把安清吓了一跳。

  谁能想到,自己刚落地,墙角就冒出一团黑影子。

  “你来干什么?”安清眯了眯眼睛,盯的王富贵头皮直发麻。

  “我这不是不放心你嘛!”王富贵抓着头,一副我做错什么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你让我打听,不就是这意思嘛!我也是猜的,来碰碰运气,结果不小心睡着了,刚醒准备再蹲蹲就回了……”王富贵觉得他这几天变聪明多了。

  安清不语,多看了王富贵几眼,看到他眼里关心,心里有些复杂,道:“是变聪明了,天干物燥,黑灯瞎火的,小心刀剑无眼……”

  王富贵摇摇头,眼睛眯成缝儿:“有老大在,不怕,何况我长的特安全!”

  安清无语,真想给这肥猪一巴掌。

  安清回到客栈,翻来覆去睡不着,为坏老头暗暗着急,哥哥这两日催着她回家,说这里没有自己家踏实了。

  可安清却觉得,这里比她那破房子安全多了,前世哪些明显是知道坏老头死了,冲着她们来的。

  这张网,已经把她和哥哥坏老头锁住了,想要逃开,必须真相大白。

  坏老头就是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