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斯年见她点开了,连忙坦白:“就一张,昨晚拍的。”

  “学会偷拍了?”

  “想你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看。”比如出差在外。

  叶佳期没跟他计较,又翻了翻他的朋友圈,他发的状态……没有分组,也就是说是完完全全公开的。

  乔斯年已经做好了被她知道的准备,毕竟发出来就是为了公开的。

  藏着掖着,对不起她。

  乔斯年这条状态下简直炸开了锅,叶佳期下拉半天,评论就跟不见底似的,怎么都拉不到尽头。

  各种风格的评论都有。

  “乔太太真漂亮,和乔爷配一脸。”

  “祝百年好合,恩恩爱爱(爱心)。”

  “乔爷什么时候请客吃饭?”

  “老板难得发朋友圈,老板求加工资,求喜糖。”

  “宝宝好好看,我也想要一个这么漂亮的宝宝(*^▽^*)。”

  还有大概是乔斯年的朋友发的:“靠!mmp!什么时候有老婆孩子了?!”

  “说好一起当单身狗,你却偷偷结了个婚。”

  “有老婆了不起啊???炫,让你炫!气死老子了,老子对象还没有呢!”

  “求问,嫂子这么漂亮的对象在哪里领?是国家发的吗?”

  “我好像看到了未来的女婿和儿媳妇。”

  “嫂子看着好清纯,肯定又是一个被老乔外表迷惑的失足少女。”

  “求嫂子微信,我要报年哥黑料!”

  叶佳期笑了半天,乔斯年的狐朋狗友还不少,以前怎么不知道。

  “年哥,你有啥黑料啊。”叶佳期故意学着评论里人的语气,故意道。

  “……”乔斯年瞥了叶佳期一眼,“你也跟他们胡闹?”

  “早知道你要在朋友圈公开,我就化个好看的妆了。”叶佳期翻着照片。

  “我老婆怎么都好看,天生丽质,不化妆也美。”乔斯年替她把睡衣拉好,又拢了拢她的头发,“就为这事从床上跑下来?我还以为你想怎么了。”

  “嘿嘿。”叶佳期笑了笑,把手机还给他,“我上楼去了。”

  “要不要我抱你上去?”

  “不用。”

  叶佳期从他腿上跳下来,穿好拖鞋。

  正巧乔乘帆从外头跑步回来,一抬头就看到叶佳期勾着老乔的脖子,老乔色眯眯地看着七七。

  不是吧?这一大早就秀?

  乔乘帆当作没看见,默默上了楼梯,默默会自己房间。

  叶佳期尴尬地松开手,趁四下无人,在乔斯年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飞快地往楼上跑。

  被窝里还暖和,叶佳期抱着手机不肯松手,一颗心还在“砰砰”跳个不停。

  她知道,乔斯年向来低调,能这样公开,是对她最大的尊重,也断了外头那些女人的念头。

  他的公开,比她的任何解释都有效。

  她要在外头说自己是乔斯年的女人,不一定有人信,但乔斯年亲口承认她是他的太太,没有人敢不信。

  就连远在美国的宁安都给乔斯年发了评论:愿一直幸福,祝好。

  叶佳期许久没有见到宁安,她不知道安安有没有和宋邵钧重新组建家庭,小糖果有没有很乖。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