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肚婆。”乔斯年笑道,“能有什么感觉?我没有特殊嗜好。”

  “没有特殊嗜好还能喜欢我,谁信啊。”叶佳期戳他的胸膛。

  乔斯年勾唇。

  大概,爱她……是他此生唯一的选择,不论发生什么,她都早已刻印在了他的骨子里,挥之不去。

  所以即使一见不钟情,朝夕相处之间也挥不掉那些烙印。

  冥冥之中,就像是有一条红线牵引着他们,剪不断,理还乱。

  就像乔乘帆曾经在他们手腕上系的那条红绳子一样,至死方休,不离不弃。

  “说真的,我以为你一辈子都想不起来,因为医生也说了,恢复的可能性很小。所以那时候和你相处,我都不想用从前的东西绑架你,强迫你,我一直希望……你是真得喜欢上我,而不是靠对于你来说‘子虚乌有’的东西,那样你不会觉得真实,我也不踏实。”

  “你在我手下工作的那段时间,我是真心喜欢你。”乔斯年道,“踏实了吗?”

  “踏实,也意外。”

  “踏实就行,你看,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把我们分开的,所以这次回去后,跟我乖乖回家?嗯?”

  “你真得很得寸进尺,烦人。回去后就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忘掉吧,就当是一场梦。毕竟梦醒来,我还是那个斤斤计较的叶佳期。”

  “是该计较。”乔斯年点点头,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乔斯年……你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在纽约。”

  “你和江瑶的婚礼,办了吧。”叶佳期轻描淡写。

  “没有。”乔斯年沉声,“一生一次的婚礼,只能跟你。”

  “谁跟你啊,想得美。”

  “什么时候我带你去看看婚纱?喜欢什么款式?我让人提前定做。”

  “你想什么呢?过分了啊。成天想这想那,歪门邪道。”

  “没有啊……”乔斯年很无辜,“你不是说当做梦吗?既然是做梦,我有什么不敢想的。实话跟你说,我不仅想娶你,想跟你办婚礼,还想跟你再生几个。嗯……说完了。”

  “你真得是居心叵测,乔斯年,你小心思真多,做梦吧!”

  “如果梦里有你,那就一直做梦吧。”乔斯年抱紧她,不让她乱动。

  她依偎在他的怀中,抬头看向天空中的明月、星星,还有萤火虫。

  荒芜人烟的地方,寸草不生,但此情此景……却刻印在了她的心上,仿佛挥之不去。

  ……

  夜里头的时候地面又震了几次,都很轻微。

  清晨风吹过时,天上又下起小雨。

  乔斯年抱着她去一处断壁下躲雨,但她的手上还是淋到了雨,迷迷糊糊睁眼,就看到了还没有亮的黎明和乔斯年坚毅的脸庞。

  他像是一晚都没睡。

  这几天为了保护她,他夜里头都睡得很浅,生怕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或者错过救援。

  不仅如此,他还会用身体替她遮风挡雨,怕她着凉或者晒伤。

  她一醒,他就有了感觉。

  她哑着嗓子,眼睛微微睁开:“下雨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