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振东倒没有说话,只是眯起眼睛,摸了摸下巴。

  卓远航拦住:“你们敢追试试。”

  电梯上来。

  乔斯年抱着叶佳期下楼。

  他的车就停在地下停车场里,那辆黑色的迈巴赫在灯光下闪烁着低调的光芒。

  他怀里的叶佳期已经全然没有了意识,只迷迷糊糊说着“难受”“好热”“不舒服”……

  她是真得很难受,犹如置身沙漠,后背一层汗,最可怕的是抵裤也都湿了。

  这个药,加上包间里的精油,于她而是致命的。

  她一年没有碰男人。

  乔斯年将她抱到副驾驶上,手往她的衣服里探了探,她真得是浑身滚烫,连神情里都带着袅袅风情。

  “忍着点。”他呵斥。

  话音刚落,叶佳期抓住他的手,低下头,一口咬住他的胸膛。

  不痛不痒的咬没有让乔斯年产生痛意,但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立马起了反应。

  叶佳期靠近他,就像是找到了清凉的泉水一样,靠着,紧挨着。

  “叶佳期,把手松开,我送你去医院。”

  “我好难受,我好难受啊,我是不是要死了,是不是……”她痛苦地皱眉,“我不能死……”

  “祸害遗千年,你这种红颜祸水,死不了。”乔斯年语气不悦。

  他推开叶佳期的手,偏偏叶佳期还缠着,手指像树藤一样,绕在乔斯年的手臂上。

  整个人都像是要炸裂开。

  “叶佳期,你把手松开,如果不松,我会在这把你办了。”乔斯年盯着她的眼睛,很凶。

  “你不要碰我,我嫌你脏。”叶佳期咬牙切齿,看向他。

  “哦?”他忽然饶有兴趣地抬起她的下巴,手指头掐住她,“我还以为你醉了,没想到还有意识。”

  “我好难受,求求你救我……不要把我丢下去……”叶佳期有点害怕他的眼神。

  他如果把她丢在这,她会没命的。

  “我是谁?”他看向她。

  “乔总。”

  “呵,没醉。”

  她抓住他的手臂,晃了晃:“带我走,带我走,带我离开这儿……”

  “还知道让我带你走?我要是把你丢这呢?嗯?”乔斯年饶有兴趣地看向她。

  叶佳期双颊通红,脸上是不正常的红色,一双眼睛里都是桃花般的风情,含着秋水。

  “带我走,带我离开……”

  “我要是不呢?”

  “让你就让开……”叶佳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脸上有隐隐怒意,她用力推开乔斯年,光着脚,踉踉跄跄就想往外跑。

  乔斯年一把按住她,将她按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你疯了!你这个样子出去,是想让男人上你吗?”

  “那也总比在这儿被你折磨死好啊!”她体内的火喷薄而出,她快撑不住了。

  她不知道这药的后果是什么,但现在她真得难受死了。

  这种情趣药的威力是巨大的……

  她自己能感受到心口在“砰砰”直跳。

  也不知是什么挑动了乔斯年的神经,也许是她绯红的脸颊,也许是她嘤咛的声音,也许是她的眼神……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