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咯。”江瑶的脸上是笑盈盈的痕迹,“他以前对我是有点偏见,甚至有点意见,不过一路磨合过来的夫妻才会长久。可不,我们现在已经有爱情的结晶。你这样的女人,我不会放在眼里,但因为你以前的所作所为,以后我见到你一次都会骂你一次,不然,我可不解气。”

  “江家千金的素养,看来不过如此。”

  “你破坏别人感情在先,骂你已经是尊重你。”

  “呵。”叶佳期冷笑,“那我祝你们白头到老,儿女双全,恩爱长久,可好?”

  “你别用这么酸的语气祝福我,我和evan当然能白头到老,恩爱长久。”

  “那你可别生气了,要是一个生气,孩子没了,指不定要赖我头上。”叶佳期表情冷漠,宛如寒霜。

  “真恶毒。”江瑶睨了叶佳期一眼,“不过,我也能理解,你那可怜孩子亲爹都死了,哎,真可怜。”

  “你可别站在这风里了,早点躲你老公怀里去好了,这么冷的天,你就不怕孩子保不住啊?”

  “那我岂不是多谢你好心提醒?呵,黄鼠狼给鸡拜年,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呢。”

  “鸡?挺有自知之明。”叶佳期的脸上是淡漠的神色,表情凉凉的。

  她有点喝醉了,不想跟江瑶耍嘴皮子,她有点累。

  “叶佳期,我就喜欢看你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你这样让我很有成就感,做小三是没有好下场的,这是最起码做人的道理。”江瑶趾高气扬,站在高处,扬起下巴。

  叶佳期斜睨了她一眼,淡漠地转过头去,目光落在繁华的街道上。

  也许是她太专注于眼前的风景,也许是她太心不在焉,以至于身后有脚步停下时,她都没有注意到。

  “外面这么冷,怎么不进去等。”一道温和、低沉的声音响起。

  叶佳期心口一颤,转过身。

  原来是卓远航。

  他没有穿西装,一身休闲风的深灰色长大衣,脖子上系了一条暗红色的围巾。

  夜色下,他高大的身影被路灯拉得很长,茕茕孑立,笔挺而修长。

  “卓总。”叶佳期仰头,收回诧异的目光,打了声招呼。

  “我的车就停在前面,坐我车。”

  “我……我是跟钱经理他们去ktv。”

  “我知道。”卓远航点头,“我半夜被他们喊过来,也要过去。”

  “你也去吗?”叶佳期挺意外,“你喜欢ktv那样的地方?”

  卓远航笑了:“如果仅凭喜好做事,未免太任性,我还没有能洒脱到那种地步。”

  叶佳期莞尔。

  也对,有时候,越是身居高位,越是身不由己。

  而不是说,看上去风风光光,就真得可以风光。

  “上我车,一起去。”

  “谢谢卓总。”

  “谢什么。”

  卓远航指了指前方。

  叶佳期看到他的宾利就停在前面不远处。

  没等她迈开脚步,卓远航倒先解开自己的大衣给她披上:“裹着吧,深更半夜,很冷。”

  卓远航很绅士,也很儒雅。

  叶佳期抓住他的大衣。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