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转过她的脸:“没什么,看烟火。”

  叶佳期不问了。

  但她确实没听清。

  他滚烫的手搂着她的腰,她的一颗心还在狂乱地跳动着。

  气球飞走了,她有点心疼她的钱。

  整场烟火秀持续半个小时,期间有各式各样的烟火表演,五彩斑斓,很是惊艳。

  四周人声鼎沸,蔚为壮观。

  烟火结束后,空气中只有飘动的白烟。

  人群渐渐散了,刚刚还是热热闹闹的地方一下子就变得空空荡荡。

  叶佳期看着夜空,不愿意走。

  手里的奶茶已经冷了,还没喝完。

  她不走,他也没走。

  有那么一刹,叶佳期很恍惚,好像又重新回到了十六岁那年。

  “冷不冷?嗯?”他问她。

  “不冷,就是肚子有点疼。”叶佳期小声道。

  “怎么了?怎么突然肚子疼?吃坏东西了?”

  “好像是……大姨妈来了。”叶佳期转头看向他,很是无奈。

  “……”乔斯年更无奈。

  两人大眼瞪小眼。

  良久,乔斯年妥协:“站这别动,我去便利店给你买卫生棉。”

  叶佳期很听话地点点头,这种时候,也由不得她不听话。

  乔斯年只好松开手,松手前在她的腹部揉了揉:“很疼?”

  “还好,没有很疼。”

  “等我。”

  “嗯。”

  叶佳期顿时变得比小乖还乖,站在栏杆处,一动不动,等着乔斯年回来。

  风吹在她的脸上,她身上还残留着属于乔斯年的气息。

  浅浅的沉木香,从小到大都很熟悉。

  她果然很乖,一直等到他回来。

  乔斯年是第二次给她买这种东西,比第一次熟练多了。

  “奶茶给我,你去洗手间,我在原地等你。”乔斯年从她手里拿过已经冷掉的奶茶。

  “你会跑吗?”

  叶佳期踌躇地看向他。

  她那双透亮的眸子里竟带着些许不安。

  有点犹豫,还有点踟蹰。

  “我说等你,就一定会等你。”乔斯年嗓音寡淡,低沉而内敛。

  夜色下,他深邃的轮廓越发清晰俊朗,添了一层深沉的魅力。

  叶佳期这才放心地点头,飞快地往洗手间跑。

  乔斯年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奶茶,眉头皱了皱。

  这东西……有那么好喝?

  乔斯年一向不喝这玩意,这会儿竟鬼使神差尝了一口。

  吸管上是她唇膏的味道。

  她的味道缠绕在他的唇齿间,缠绵不息。

  叶佳期出来的时候,很惊悚地看到乔斯年在喝她的奶茶?!

  “你不是不喝这个东西吗?”叶佳期真是震惊。

  “不能浪费。”乔斯年一本正经。

  叶佳期一想到奶茶是她喝了一半的,忽然更觉惊悚。

  “我要回家了,你送我回去吗?”叶佳期抬头看向他,“这儿离我公寓远,不太好打车。”

  其实是没钱打车了。

  “时间还早,带你去看电影?”

  “看完送我回家?”

  “可以。”

  叶佳期只好同意,她真得没钱打车了。

  乔斯年开车带着她去了附近的电影院,晚上人很多。

  在国外,谁也不认识他们,他们就像是普普通通的人,湮没在人群里。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