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她们聊得正开心的时候,一个女佣走了进来。

  “太太,先生回来了。”

  宁安脸上闪过错愕:“他怎么回来了?”

  “宋先生的车刚开回来,应该很快就到客厅。”女佣道。

  “我知道了。”宁安淡淡回应。

  女佣点点头,下去。

  话音刚落,只见客厅的门被打开,一阵热风席卷而来。

  宋邵一手扶着行李箱,一手臂弯挂着西服,看上去风尘仆仆,满脸倦色。

  他深邃的眉眼间蕴藏着深沉,眸色未动,脸上沉着。

  他锐利的眸光落在宁安的身上,未曾移开。

  叶佳期抬起头看到了宋邵,她用手推了一下喝茶的宁安。

  穿着墨色衬衣的男人依旧是一惯的儒雅,还是叶佳期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模样。

  宁安抬起头,皱皱眉。

  他怎么像是刚从外面出差回来一样?

  不是中午还和顾回音吃了饭?

  宋邵将行李箱放在墙边,缓步往沙发处走来。

  “你回来了。”宁安想站起来。

  “听说你受了伤。”宋邵按住她的肩膀,将西服丢在沙发上,“严不严重。”

  “没事,脚崴着了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我刚从z市赶回来,抱歉,迟了。”他的脸色有所歉疚。

  z市离京城倒不远,很近。

  叶佳期有点尴尬:“安安,我想起来,我今天还约了慕教授,我先去慕家。”

  她在这儿,多少有点像电灯泡。

  说完,她也不管宁安答没答应,一溜烟儿就跑开。

  倒是宋邵在背后淡淡道:“叶小姐,我让司机送你。”

  “谢谢。”叶佳期越发尴尬。

  宋邵倒还真没有挽留她的意思,她说要走,立马就吩咐了司机。

  “佳期,路上当心。”宁安只好叮嘱。

  叶佳期没有太逗留,她把宁安平安送回了家就好。

  叶佳期一走,客厅里恢复沉寂。

  宁安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摩挲着手上的茶杯。

  她低头看着白瓷杯里的茶叶,浅绿色,静静浮在水面。

  茶水清香,水雾氤氲。

  “我看看。”宋邵蹲下身,伸出手,想要查看她脚踝处的伤势。

  宁安下意识缩脚,没让他碰。

  “没事,一点小伤,而且佳期走了,客厅没人,不用做给别人看。”宁安脸色淡漠而平静。

  她将脚缩了回来。

  宋邵没有动身,蹲在地上,眸色一沉。

  “什么做给别人看,我关心你难道不是应该的?”宋邵冷声道。

  “别,我怕。”

  宁安往沙发旁边挪了挪,离宋邵远了点。

  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好心?宁安是不信的。

  宋邵的脸色更加沉得厉害,他抬头盯着宁安看:“你的态度很有问题。”

  “嗯?”宁安诧异,她的态度怎么有问题了?

  她不想跟宋邵吵架,她就知道,他一回来,她就不得安宁。

  “我出差在外,你一个电话都不打给我?”宋邵站起身,虽是责备的语气,但更多的是无奈。

  “你又不缺一个电话。”

  “你!”宋邵呛住。

  “有点累啊,我想上楼午休。”宁安看向他。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