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眼医圣林奇 第1902章 懂了

小说:都市神眼医圣林奇 作者: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1-02-25 03:34: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正文

  但。

  甄秋却是浑然一怔,她听懂了!

  继而,她瞳孔一缩,急切道“为什么会这样?这种晶粒又拥有什么样的特质?怎么应用?”

  这一刻,全场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现在的甄秋,哪里还有半点冷面导师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求知旺盛的学生。

  林奇幽幽道“火克土,因此,火属性会完全的压制分解土属性,而风属性是一种万能属性,与任何属性融合,都会产生一定的辅助效果,帮助另外一种属性达到极致。”

  “所以,火属性将土属性分解后,就会产生晶石,而这些晶石会在风属性辅助下,变成晶尘,直到最后变成了晶粒状态!”

  “原来如此!”甄秋眼中闪烁着激动道“难怪,我一直无法理解,原来是最后,火属性会彻底分解土属性!”

  林奇点了点头“不错,但,晶粒之中,却又留下了风属性和火属性,这两种属性会压缩到极致。”

  “至于晶粒状态,拥有什么特质,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一种非常恐怖的东西,这种晶粒可以将任何物质分解剥离,同化成晶粒状态!”

  “也就是,三种属性同时过度融合,达到极致的话,搞不好,就会自己把自己给弄死!”

  “最后,怎么应用,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有一种类似的功法,就是专门控制这三种属性的,威力,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但,能够炼成的人,恐怕在这个地域还不存在!”

  融合简单,运用也不难。

  但真正将这三种属性化为一种功法,修炼大成,恐怕只有自己不被弄死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因为这种晶粒状态并不能分辨敌我。

  当然,林奇是个例外,他的阴阳混沌之力虽然也包含了这三种属性,但并没有过度融合到极致,同时,还包含了其他很多种属性,以一种混沌状态存在。

  只是。

  道这里,甄秋早已经神色忘我,脑海里不断在推演其过程,一步步的得到结果。

  而后,她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整个人好像豁然开朗般,嘴角更是勾起了一抹难得的笑容。

  事实上,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能够攻克难关,会有如此愉悦的感觉。

  不过等到她回过神来,却是还有一抹疑惑。

  “你既然如此清楚三种属性的融合变化,那为什么,还要求去重力囚笼?”甄秋想不明白。

  林奇明明就什么都知道,为什么搞的像回答不上来一样,主动要求去重力囚笼?

  林奇淡淡道“我刚听其他学生,重力囚笼会有强大的重力阵法压制,我觉得,那应该是个不错的修炼地方!”

  什么?

  修炼?

  把重力囚笼那种恐怖的地方,当作修炼场?

  我的天!

  在场一个个像是看着疯子般,看着林奇,他们觉得,林奇一定是脑子被猪栏门夹了!

  那地方,光是扛下活着,就已经不容易,谁会去修炼。

  甄秋也是满脸错愕,但随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平静道“你不是在开玩笑?”

  如果是之前,林奇出这句话,她一定会觉得,这是脑子秀逗了!

  但现在,林奇所展现的惊人天赋,只叫她心悦诚服,她甚至有点想大骂几句自己眼拙,怎么就没看出来,还有如此天赋异禀的存在。

  “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林奇有些无语。

  “可以,等会下课之后,我带你去!”甄秋想了想道“当然,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先出去逛逛,还有一刻钟,就下课了,我来找你!”

  竟然同意了!

  这一刻,在座的学生们觉得,林奇疯也就算了,甄秋导师,怎么也跟着疯了?

  林奇沉吟片刻道“算了,反正时间不多,我对这里也不熟,就在这里等等吧。”继而,他又坐了下来,闭目凝神,当作是静修了!

  甄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道“好了,我们继续上课……”

  这种态度,让所有人都是为之震惊,谁能够想到,某一天,甄秋导师的课堂上,会有学生大大方方的偷懒养神,而且,甄秋还装作看不到。

  而此刻,舞眼神之中,明显露出一抹娇愤,她原先还打算为难一下林奇,的抨击一下,可没想到,竟然被化解了,最后的结果,好像反而还帮林奇过的更舒服了一点。

  不过,片刻后,舞神色又化为俏皮之色,这样也好,既然都来王者学院了,那么,以后时间还长,肯定不会无聊了

  “好了,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舞,你替大家总结一下今天的讲课内容,给大家做个示例!”甄秋看了一眼舞,舞她也有些印象,前几天才进王者学院,据各个导师反应,每一项课程都是非常优秀,不失为一个好苗子,她要重点培养。

  “啊?”舞愣了一下,她刚才想到一边去了,哪里有听。

  “你走神了?”甄秋眉头一蹙。

  “不是

  正文

  但。

  甄秋却是浑然一怔,她听懂了!

  继而,她瞳孔一缩,急切道“为什么会这样?这种晶粒又拥有什么样的特质?怎么应用?”

  这一刻,全场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现在的甄秋,哪里还有半点冷面导师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求知旺盛的学生。

  林奇幽幽道“火克土,因此,火属性会完全的压制分解土属性,而风属性是一种万能属性,与任何属性融合,都会产生一定的辅助效果,帮助另外一种属性达到极致。”

  “所以,火属性将土属性分解后,就会产生晶石,而这些晶石会在风属性辅助下,变成晶尘,直到最后变成了晶粒状态!”

  “原来如此!”甄秋眼中闪烁着激动道“难怪,我一直无法理解,原来是最后,火属性会彻底分解土属性!”

  林奇点了点头“不错,但,晶粒之中,却又留下了风属性和火属性,这两种属性会压缩到极致。”

  “至于晶粒状态,拥有什么特质,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一种非常恐怖的东西,这种晶粒可以将任何物质分解剥离,同化成晶粒状态!”

  “也就是,三种属性同时过度融合,达到极致的话,搞不好,就会自己把自己给弄死!”

  “最后,怎么应用,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有一种类似的功法,就是专门控制这三种属性的,威力,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但,能够炼成的人,恐怕在这个地域还不存在!”

  融合简单,运用也不难。

  但真正将这三种属性化为一种功法,修炼大成,恐怕只有自己不被弄死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因为这种晶粒状态并不能分辨敌我。

  当然,林奇是个例外,他的阴阳混沌之力虽然也包含了这三种属性,但并没有过度融合到极致,同时,还包含了其他很多种属性,以一种混沌状态存在。

  只是。

  道这里,甄秋早已经神色忘我,脑海里不断在推演其过程,一步步的得到结果。

  而后,她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整个人好像豁然开朗般,嘴角更是勾起了一抹难得的笑容。

  事实上,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能够攻克难关,会有如此愉悦的感觉。

  不过等到她回过神来,却是还有一抹疑惑。

  “你既然如此清楚三种属性的融合变化,那为什么,还要求去重力囚笼?”甄秋想不明白。

  林奇明明就什么都知道,为什么搞的像回答不上来一样,主动要求去重力囚笼?

  林奇淡淡道“我刚听其他学生,重力囚笼会有强大的重力阵法压制,我觉得,那应该是个不错的修炼地方!”

  什么?

  修炼?

  把重力囚笼那种恐怖的地方,当作修炼场?

  我的天!

  在场一个个像是看着疯子般,看着林奇,他们觉得,林奇一定是脑子被猪栏门夹了!

  那地方,光是扛下活着,就已经不容易,谁会去修炼。

  甄秋也是满脸错愕,但随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平静道“你不是在开玩笑?”

  如果是之前,林奇出这句话,她一定会觉得,这是脑子秀逗了!

  但现在,林奇所展现的惊人天赋,只叫她心悦诚服,她甚至有点想大骂几句自己眼拙,怎么就没看出来,还有如此天赋异禀的存在。

  “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林奇有些无语。

  “可以,等会下课之后,我带你去!”甄秋想了想道“当然,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先出去逛逛,还有一刻钟,就下课了,我来找你!”

  竟然同意了!

  这一刻,在座的学生们觉得,林奇疯也就算了,甄秋导师,怎么也跟着疯了?

  林奇沉吟片刻道“算了,反正时间不多,我对这里也不熟,就在这里等等吧。”继而,他又坐了下来,闭目凝神,当作是静修了!

  甄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道“好了,我们继续上课……”

  这种态度,让所有人都是为之震惊,谁能够想到,某一天,甄秋导师的课堂上,会有学生大大方方的偷懒养神,而且,甄秋还装作看不到。

  而此刻,舞眼神之中,明显露出一抹娇愤,她原先还打算为难一下林奇,的抨击一下,可没想到,竟然被化解了,最后的结果,好像反而还帮林奇过的更舒服了一点。

  不过,片刻后,舞神色又化为俏皮之色,这样也好,既然都来王者学院了,那么,以后时间还长,肯定不会无聊了

  “好了,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舞,你替大家总结一下今天的讲课内容,给大家做个示例!”甄秋看了一眼舞,舞她也有些印象,前几天才进王者学院,据各个导师反应,每一项课程都是非常优秀,不失为一个好苗子,她要重点培养。

  “啊?”舞愣了一下,她刚才想到一边去了,哪里有听。

  “你走神了?”甄秋眉头一蹙。

  “不是

  甄秋导师,我刚才在思考!”舞强行解释。

  甄秋冷哼一声“那我刚才讲的什么……”

  “这个……”舞迟疑,半天不出话。

  甄秋想处罚,可想了想,转而道“看在林奇的份上,你找人把今天的课程复习一遍,写好总结,交上来给我检查!”

  “我,我……”舞脸色一阵气结,她怎么感觉,甄秋这次轻饶她,还跟林奇有很大的关系?好像是沾了林奇的光?

  这个魂淡家伙,到底有什么好的?

  而这还没完,等到下课之后,甄秋导师带着林奇离去,舞身边,顿时被围满了人。

  “那个,舞,你应该跟林奇跟熟吧。”

  “是啊,有空你帮忙引荐一下林奇,我们对属性非常有兴趣呢。”

  “就算林奇跟你不熟,我觉得,林奇应该也有点喜欢你,舞,你可要好好把握好这个机会,林奇肯定会很快爬上排行榜,甚至进入麒麟校区……”

  听到这里,舞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道“滚!”

  然后,她丢下这个字,满脸羞恼的离开了教堂。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