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军王叶玄苏轻竹 第668章 五味交杂

小说:战神军王叶玄苏轻竹 作者:娇柔的舒怡妹妹 更新时间:2020-10-01 05:32: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不是很讨厌这种事吗?怎么现在,还帮上了?”

  说完,老太太还瞪了一眼白秋雪。

  这幅模样,与之前的魏淑简直一模一样。

  偏见,当真是一种可怕的情绪,白秋雪明明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老太太却摆出一副很讨厌的模样。

  就好像在他们眼里,白秋雪这个人带着什么不详的气息一样。

  “妈,您听我说。”魏淑也怕老太太说错话,赶忙解释道:“不是您想的那样。”

  “我们回来,是取一件东西。”

  “而且小雪她……”

  “魏淑!”老太太忍不住喊道:“不是我想的那样,还是哪样?”

  “你现在有家有孩子,你还跟她联系什么?”

  “她与你有关系吗?”

  “你竟然把她带回家!你真是疯了,好好的日子不想过了是吗?”

  “俊民就算明面不说,心里也不会好受!”

  “这么大个人了,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陆俊民脸上的五官都快纠在一起了,那叫一个想骂街。

  他们,才刚刚跟白秋雪道过歉,才刚刚缓和了情绪。

  本来取完东西,恭恭敬敬的将人送走,很可能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白秋雪也不会在理会他们。

  偏偏这时候老太太不愿意了,还非要说上几句。

  这不是摆明让人窝火吗?

  刚才在外面,白秋雪已经生出一股火气了,估计也是给小孩子面子,才没有表现出来。

  老太太若是咄咄逼人,只怕白秋雪脾气再怎样好,也会爆发。

  到时候,他们可真的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

  “妈!你能不能别添乱!”陆俊民焦急的说道:“这是我们的事,你不用操心!”

  “再说了,我也没不愿意,一点都没有!”

  “我也没任何情绪!”

  “没情绪?”老太太极其质疑,说道:“俊民,你这是给我面子吗?”

  “没这个必要。”

  “你的想法,我理解,换做谁都会生气,这件事我也生气。”

  “之前在家你不是也说过,非亲非故的,非要给什么生活费,自己没手没脚吗?”

  “吸血鬼一样的废物。”

  “现在吸血都不够了,还跑到这里?是想赖在我们家?”

  老太太是口无遮拦什么都敢说了,这让白秋雪怎么看?

  陆俊民心里咯噔一下,看向白秋雪,脸色比刚才还要差。

  魏淑也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也会带着如此大的偏见,这一刻她才明白,之前的他们是有多么的愚蠢。

  一直以来,不是他们照顾白秋雪,也不是他们给白秋雪好脸色。

  而是白秋雪在给他们面子。

  白秋雪从未反驳过什么,甚至都不会去提自己的身份,更不会有不尊重的语气。

  在不知道白秋雪身份前,一切都显得很正常。

  知道之后才发现,白秋雪与他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这就是差距,最明显的差距。

  当他们还在小肚鸡肠的时候,白秋雪正在往上走,一步一步的往上走,走到许多人难以企及,甚至需要仰望的高度。

  达到一定的高度后,白秋雪在她面前依旧放着很低的姿态,就好像自身从未有过改变一样。

  仔细想想,这就好像一个孩子。

  自己的孩子走的远了,站的高了,成为人上人。

  可她依旧是自己的孩子,不会有任何改变。

  白秋雪把她当家人,她却把白秋雪当做外人。

  “妈!你别说了!”魏淑咬牙说道:“无论怎样,小雪都没错。”

  “她没要过任何东西,没拿过任何东西。”

  “是我们做错了!”

  “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做的只是表面!”

  因为想到的太多,魏淑的情绪有些激动,内心五味交杂,很是难受。

  忌惮,畏惧,愧疚,自责,悔恨,种种情绪交杂在一起,让魏淑更加不敢面对白秋雪。

  “你们!!”老太太气的不行,身子微颤,恶狠狠的瞪着白秋雪。

  “哇!呜!!!”突然,小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可能几个大人的情绪都有些激动,说话声音大了一些,小孩子哪里见过这场面,被吓的嚎啕大哭。

  魏淑没有继续争论下去,哄着小孩不知道该怎样圆这些话。

  陆俊民站在一旁低着头,只想着怎样才能自保。

  “别哭了。”江一辰笑道:“哥哥给你变个魔术。”

  小孩瞄了一眼江一辰,理都没理,继续大哭。

  江一辰将手放在小孩面前,手掌一张一合,一枚硬币出现在江一辰的手掌之上。

  小孩有些懵,注意力也被江一辰吸引住。

  江一辰笑着将手里的硬币在小孩面前晃了一下,再次摊开手的时候,硬币消失了。

  这下,孩子的哭声止住了。

  江一辰问道:“知道硬币在哪吗?”

  小孩摇摇头,江一辰将手放在小孩的脑后,当他将手再次摊开在小孩面前时,硬币又出现了。

  随后江一辰将硬币递给小孩:“你也可以。”

  “要不要试试?”

  小孩子一般很容易被这种简单的小魔术糊弄住,也会被吸引大部分的注意力,接过硬币也不哭了。

  白秋雪说道:“让孩子先回避一下吧。”

  魏淑明白白秋雪的意思,将孩子放在地上:“妈,你先照顾一下,我们办点事。”

  老太太哼了一声,抱起孩子转身就走。

  要不是孩子哭了,老太太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至少要将白秋雪轰出去才会作罢。

  “东西呢?”白秋雪说道:“我们只是来取东西的,取完,我们马上走。”

  话落,白秋雪不爽的瞪了一眼陆俊民:“原来,你这么念着我。”

  “平时在家里,没少说我啊!”

  扑通!

  陆俊民已经撑不住,直接跌坐在地上:“别误会!别误会!”

  “我不是那个意思!”

  也不怪陆俊民怕,这么一会功夫,他们先后惹了白秋雪的次数,数都数不清。

  这可是白秋雪,白总啊!

  陆俊民能不怕吗?

  在闹下去,真生气,谁也拦不住。

  “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白秋雪嘲讽的说道:“没看出来哪里比我爸强。”

  “就这点骨气。”

  魏淑看了一眼陆俊民,叹口气,心里也有些失望。.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