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你怎么知道?

  林姗姗总觉得她变得温柔了一些,这该不会是爱情的力量吧。

  “绵绵,你还没和我说你昨天怎么样了?”

  “珊珊,谢谢你,其实昨天要不是你通知他的话,我可能真的有危险了。”

  阮绵绵感激地看向林姗姗。

  幸好她有这么个好同事,她忽然想到了她的煲汤,“对了,我煲汤了,不如你喝一下,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阮绵绵把煲汤拧开,倒出了一些给她。

  林姗姗喝了下去,她大叫道,“好咸啊。”

  这个猪蹄汤虽然用料很足,但是她吃到的都是盐的味道。

  “是吗?”

  这是她辛苦了一上午的煲汤,阮绵绵有些不相信地尝了一口。

  “噗——”

  一口下去,她也被咸到了,连忙吐了吐舌头。

  看来她要多练习下手艺了,幸好这个煲汤没有送出去,不然就丢脸了。

  “绵绵,你怎么想到要煲汤了?”

  林姗姗问道。

  “其实昨天我被那个客户纠缠,他为了救我手受伤了,所以我想着煲汤给他喝。”

  阮绵绵心疼地说着。

  昨天的事,她一直记在心里还是很内疚。

  “哇,英雄救美啊,看不出他那么会保护人呢。”

  那个莫其琛看着那么斯文俊秀,保护起女孩子竟然还有一套。

  林姗姗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是吧。”

  阮绵绵害羞地抱紧了保温杯。

  “绵绵,他一定是很喜欢你才会挺身而出的。”

  “我也这样觉得。”

  她笑得更羞涩了。

  既然别人都说他是很喜欢她了,那她更要好好坚定地去照顾他,不能再让他受伤了。

  第二天中午。

  阮绵绵在午休的时候跑去了莫氏集团。

  她拎着保温杯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可是还没走到办公室就被人拦住了。

  雷远穿着西装拿着文件,面无表情地挡在她面前。

  “你干嘛?”

  “莫总在忙。”

  男人回答道。

  “是吗?他在办公室里忙什么,有人吗?”

  如果有人的话,那她可以等一会儿。

  雷远不说话,依旧是挡在她面前。

  阮绵绵看着他的表情就像是故意不让她进去的,但是她不和他吵架。

  “那我在外面等他。”

  雷远看她还不走,不耐烦地提醒道,“阮小姐,你就别来骚扰莫总了。”

  他不想莫总再和这个女人纠缠,免得影响到莫总的生活。

  “谁骚扰他了,我和他那是两情——”

  阮绵绵生气地反驳过去,说到一半的时候立马用手捂住嘴巴。

  不行。

  她不能在外人面前漏泄了。

  “哼,我不和你说,反正我在这里等他出来。”

  既然他非要拦着她的话,那她就在这里死等。

  雷远:“……”

  他不管她和莫总是不是两情相悦的,只要他们的关系没有对外公布,他就不承认莫总身边有这么个女朋友。

  过了一会儿。

  莫其琛从里面走了出来。

  “绵绵,你来了?”

  “是啊。”

  阮绵绵抱着保温杯,从雷远身边擦肩而过,故意地撞了他一下。

  就算他不让她见莫其琛,她照样可以等到他。

  “那你怎么不进来?”

  莫其琛问道。

  她气呼呼地扭头一看,“还不是你的好助理!”

  他是听明白了。

  原来是雷远不让她进来的。

  莫其琛没有责怪助理的意思,“绵绵,你先进来吧。”

  阮绵绵趾高气扬地跟着莫其琛进去了,重重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雷远:“……”

  这多角的电影,他永远都是没有名分的那个。

  但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他是反对她和莫总在一起的。

  总裁办公室内。

  她终于等到两人世界了。

  阮绵绵把保温瓶拿出来,“你看看,我给你煲汤了!”

  “这个是?”

  “这个是猪蹄黄豆汤,我看你手受伤了就想着吃猪蹄比较好,这样要是喝多了就好的快呢。”

  她认真地说着,希望他可以好的更快一些。

  莫其琛道,“其实你不用这么费心,这样你太累了。”

  “不累,我一点都不累。”

  为了他,煲汤再累都是值得的,毕竟他是为了她受伤的。

  “你快点喝喝看。”

  阮绵绵拧开了保温瓶,倒出了一些热汤出来。

  “好。”

  莫其琛接过来喝下去。

  猪蹄汤味道不咸不淡,喝着鲜美滋润,汤水热乎乎的很是温胃。

  “好喝。”

  他说道。

  阮绵绵听到被认可了,“那你当着我的面喝完。”

  莫其琛愣了一下。

  那保温瓶里的猪蹄汤很多,他不可能一口气喝完的。

  “绵绵,太多了吧。”

  “快点。”

  阮绵绵盯着他。

  “好。”

  他拿起了保温瓶,继续又倒了满满一杯。

  为了她的心意,他自然是要喝完的。

  当着阮绵绵的面,莫其琛把猪蹄汤都喝完了,阮绵绵才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那我先回去了喔,等明天我再来给你送汤喝!”

  莫其琛:“……”

  她的爱真是让人幸福又无奈啊。

  阮绵绵抱着保温瓶走出去了,碰到还在外面的雷远,她哼了一声,无视着他走开了。

  她和莫其琛是好不容易在一起的,区区这么个小助理要破坏他们,那是不可能的。

  ——

  周末。

  阮绵绵被妈妈叫了回去,回到了主宅和亲戚一起聚会用餐。

  阮母正和大伯聊着天,“其琛怎么没来?”

  “你说他啊,他最近忙工作的事来不了,而且好像手受伤了呢。”

  阮家大伯说道。

  “是吗?怎么受伤的?”

  “听说是出差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

  阮母建议道,“不然我们让佣人给他煲汤补补身体,这样好的快。”

  “你说得对。”

  阮绵绵坐在旁边,竖着耳朵听着他们说话。

  “不用了,他有的喝。”

  她每天煲的汤他都来不及喝呢。

  阮母奇怪地看向她,“绵绵,你怎么知道?”

  阮绵绵回过神来,她发现她妈和大伯都在看她。

  她刚才只不过是顺着他们的话说下去——

  “我,我猜的,而且他家里也有佣人,应该有喝的。”

  阮绵绵低着头慌张道。

  他们听后就没有多疑。

  “哎,希望其琛的手能早日好起来吧,这孩子就是太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了。”

  “是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