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荣煊林奕欢 第1019章 丁忧 3

小说:秦荣煊林奕欢 作者:落雪梅林 更新时间:2020-10-01 14:18: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等林奕欢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屋里点着一根昏黄的蜡烛,丫鬟柳叶正借着烛光在缝制一件衣衫。

  “柳叶,秦大人呢?”林奕欢坐起身来问题。

  她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貌似已经沐浴过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虽然身上还是有些疲乏,但比刚进城那会好太多。

  “刚才老太夫人醒了,还能说话了,秦大人就先过去过了,让我留在这里看顾夫人。”柳叶说道。

  “太祖母醒了啊,赶紧给我更衣。”林奕欢急切的说道。

  她今天给柳老太夫人开的解毒药和下的针,可没这种奇效,能让柳老太夫人马上就转危为安,她怕这是柳老太夫人的回光返照

  林奕欢急匆匆去了柳老太夫人屋里,只见柳老太夫人正在喝一碗薄粥,她脸上气色看起来十分不错,甚至已经有了血色。

  “太祖母,你可感觉好些了。”林奕欢压下心中的惊讶,很是温柔的上前问道。

  “小欢,太祖母可一直惦记着你。”柳老太夫人拍了拍自己的床铺,示意林奕欢坐下,她让柳嬷嬷拿了一个锦盒过来,说道,“小

  欢,我把我名下所有的家产全都留给你了,你祖母是个不懂经营的,我留给她也没用,我知道你是个好的,以后代我好好照顾

  你祖母,她受了半辈子的苦,跟着我还没过几年好日子,我就要走了。”

  说着柳老太夫人浑浊的眼目里蓄满了泪水,她好不舍得离开啊,她好想在跟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多一起生活几年。

  林奕欢见柳老太夫人哭的伤心,她也红了眼圈,“太祖母,你要好好保重身体,别大悲大喜,我一定会帮你把身上的毒全都清除

  干净的。”

  柳老太夫人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满是悲凉的笑容,“小欢,太祖母知道自己的情况,你不用再安慰我了。”

  柳老太夫人把自己的家产全都交给林奕欢,又跟秦荣煊说起京城中他可以用的人名,有些人表面看跟镇远侯府八竿子打不着好

  似一点关系都有,有些人则是柳家出去了五服的亲戚,这些人都是秦荣煊值得信任的人。

  柳老太夫人在屋子详详细细的交代她的身后事,她一手带大的几个孩子,收到消息后纷纷过来见柳老太夫人最后一面,就连镇

  远侯也过来了。

  屋子里站了不少人,但却很安静,当镇远侯听说柳老太夫人把自己所有家产都给了林奕欢之后,很是不高兴的说道,“娘,你手

  里的家产那都是柳家的,你给了一个外人这不好吧。”

  “我手里的这些家产什么时候姓柳了,自从你爹走了之后,咱家可就分家了,我手里的这些家产,我想如何分配就如何分配,如

  果你不服,可以把柳氏的族老们全都叫来问个明白。”柳老太夫人强撑病弱的身躯,一字一句的说道。

  镇远侯还想跟柳老太夫人争执,去被秦荣煊一下给拦住了。

  “老侯爷,有什么事情你能过后在说吗?我太祖母现在还病着,你如此逼迫她,有何居心。”秦荣煊黑着一张脸看向老镇远侯,

  那架势如果老镇远侯敢在废话一句,他怕是要动手打人。

  老镇远侯夫人站在老镇远侯身后,见秦荣煊如此嚣张,气就不打一处来,柳老太夫人刚中毒那会,把她给高兴的,她惦记柳老

  太夫人手里那点银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现在她终于把人熬死了,眼看着那些银子就能进她钱袋了,她恨不得放鞭炮庆贺一番。

  可就差一步了,临了临了柳老太夫人竟然就这么把手里所有的家产给了一个外姓人,她哪里接受的了。

  “一枫,你去请族里的老人来,当着族老的面,咱还是把话说明白的好,免得以后掰扯不清楚。”老镇远侯夫人说道。

  这些年柳氏族里可没少吃她的用她的,那些祖老敢不站在她这边,她能把柳家掀个天翻地覆。

  此事已经深夜,镇远侯府弄出如此大的动静,京城里稍微消息灵通点的都知道了。

  “爹,看来柳老太夫人怕是命不久矣。”娄丰艺睡眼朦胧的去了娄名成屋里。

  “死老太婆也是命硬,竟然能熬到秦荣煊回京城。”娄名成冷声说道。

  娄丰艺没敢接话,娄名成早就料到秦荣煊有可能知道柳老太夫人病重的消息,他还特意叮嘱娄丰艺派人在路上拦截秦荣煊。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派出拦截秦荣煊的人出了京城就没了踪迹,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不过秦荣煊回来又能怎么样,老太婆一死,他丁忧三年,等三年之后,天下怕是早已经易主了。”娄名成得意的说道。

  “爹,万一三年后没易主呢?”娄丰艺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不是还有祖母和娘吗?随便弄死一个,不又是三年。”娄名成说道。

  “还是爹厉害,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么好的主意呢。”娄丰艺很是狗腿的说道。

  “你小子办事就从来没让我满意过,以后多跟你爹我学着点吧。”

  京城各家都在这个秋日深夜关注着镇远侯的动向

  柳家在京城也算是大家族了,只族老就有十几人,把这些人全都请到镇远侯府,柳老太夫人坐在铺着棉垫子的软椅上,被抬去

  了议事厅。

  她气色看起来还不错,一点都不想病入膏肓将死之人,到是老镇远侯整个人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他进议事厅的时候,是被两

  个小厮扶着进的,等坐下了还剧烈的喘息了一阵才能说话。

  在坐的族老见老镇远侯这般模样,心中暗自琢磨,这到底是谁命不久矣啊?

  “各位族老都在,趁着我还有口气,我想把手里的家产交代交代。”柳老太夫人招呼柳嬷嬷拿来一份分家契约。

  “这份契约是当年我夫君去世的时候,当着族里各位族老立下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我只拿了镇远侯府不足三分之一的家

  产,剩下的全都留给几个孩子了。”

  “虽然那时候家里几个孩子年纪,有一段时间给孩子们的家产由我保管,但他们成年之后,我一分不少的都还给他们了,当时的

  账目一分为二,我这里还都保存着。”

  说着柳嬷嬷又拿了一叠账本,递给坐在左边上手第一位的族老柳正查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