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晋中这般开口。

  看着她一脸担心,止不住的安慰道,“他既说过照顾你,那自然不会因为这些和你反目,你不用太过担心。”

  “真的吗?”

  她犹疑着,总觉得心中不安。

  **

  翌日。

  宋家人这几日都在查那日的事,但到现在也不甚清楚,只听说程华年将唐红慧的后事办了,却也再没有追究下去?

  “他不可能将这件事轻而易举的揭过去,只这段时间盯紧了,有什么相关的信息也第一时间传过来......另外,锦瑟那边怎么样了?这两日我联系不上她,想来她还生着气了,至于宁如冰更是被她一再拒绝,之前本想着让他们发展下去,如今却也难说了......”

  宋知廉颇为无奈。

  眼前。

  宋知义却似乎早就料到了如今,

  “她既然知道一切了,那无论她再做什么选择,那都由着她自己吧。只一点,这两日宁如冰都没有见到人,之前宋家表态说可让他和锦瑟在一起,如今横生枝节,不要让他心怀其他念头,那就得不偿失了。”

  “到现在还没联系上他......”

  宋知廉脸色也沉了沉。

  想来。

  对于宁如冰也是心中多几分愧疚。

  屋内气氛也莫名沉默了许多,宋知义刚要转身离开,就被秘书小姐匆匆忙忙的撞了过来,险些将他撞到,神色惊慌,口中更是连连道歉,

  “对不起,您没事吧......”

  “出什么事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宋总,前台来了一位小姐,说......说宋总的未婚妻......”

  “什么?”

  宋知义下意识开口。

  抬眸。

  便看到宋知廉的脸色也在一瞬间沉了下去。

  **

  此时。

  一早宋锦瑟便收拾好了一些日常用品,拖着行李箱便从楼上走了下去,也没给杨教授打电话便准备直接去学校报到。如今算算已经十月中旬,本来准备在军训最后两日参加,却被许多事绊住了脚,如今更是收到了退学声明......

  她可不敢再拖下去了。

  拎着行李箱走到门口,却正看到几日不见的宁如冰,正挡在了大门前,旁边的前台小姐更是一脸为难的样子,

  “宋总,这宁先生一早就等在这了,我......”

  “没事,忙你的去吧。”

  前台小姐应声离开。

  宁如冰看着几日未见的她,神色间依旧是一副温柔的模样儿,像之前未曾被避而不见一般,缓步上前,声音更是温柔,

  “看你的状态倒是比前些日子要好的多了。”

  说着。

  手下意识的想要帮她拎着行李箱,却被她错开手躲了过去,声音也微微冷了几分,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

  “嗯。”

  他缩回手。

  神色间也没看出任何异样,平静的就像是再平常的事一般,笑着接口,

  “这两日每次想过来找你,总赶上你忙的时候,如今去了学校是准备住校吗?等你哪天有时间,我们依着之前的安排继续好不好,我想你身边还......”

  “不用。”

  她打断了他的话,眸子也终于落在了他的脸上,微微一顿后开口道,

  “这两日我想了许多,你应该也清楚当初许多事的原委了......我想,我还是放不下,我还想为自己再争取一下试试,那几日多谢你帮我解围了。”

  “......”

  宁如冰脸色顿时一沉,

  “你还想和他继续下去?发生了那么多事,你到现在还觉得你们之间有可能的机会吗?即便是你想回心转意,可他也未必会给你机会,毕竟他和秦娉婷之间你也清楚,又何必再回头把自己弄得一身狼狈......”

  “可这是我的事,我的选择,我只想自己没有遗憾,结果是怎样我都认了。”

  她回答的毫不犹豫。

  这两日。

  刘奕然的话不断从脑海中闪过,她也从最开始的犹豫到现在想通,之前她便说过他们之间已经互不相欠了,现在清楚许多事是误会,且她欠他的更多,若能再争取一下,不论是什么结果她都认了!

  等学校的事安排完,她便找机会和程华年说清楚......

  即便是他拒绝又如何?

  她想要弥补。

  弥补之前自己做错的事。

  宋锦瑟这般想着,然而眼前的宁如冰在听到她这样的话后,却是一颗心都沉了下去,忍了又忍才让自己控制着没有发怒,只眼神儿骤然变得深邃了许多,莫名的让人多了几分压迫感,

  “所以你已经决定了?”

  “是。”

  她点头。

  丝毫没有察觉在她话音落下后,宁如冰的手也顿时捏紧了,

  “所以,关于我二哥和你说过的一些话,我深感抱歉。”

  “没事。”

  他笑笑。

  似乎全然没将这一切放在心上,看着她的眼神儿照旧是温柔,只是比之前多了几分势在必得的决心,像是猎人看着猎物一般,全然没有半分要放手的意味......

  ....

  阳光是难得的温柔。

  落在身上,带着几分暖意,但更多得却还是随之而来的秋风,透着几分凉意让人下意识将领口拉的高了许多,操场上的来人颇少,正是早上七点,惬意的大学生活总是起的格外晚些,宋锦瑟拖着行李箱,一路走了进来。

  门禁只询问了两句,便放她进去了。

  因之前军训结束休整了几日,也不少人回家待了两日,正是周末,陆陆续续的也有不少学生拉着行李箱返校。

  “这个人,好像有几分眼熟啊?”

  “你丫的,每次见到美女都说眼熟!就没一个你不眼熟的?”

  “滚滚,这个是真的见过......好像是军训的时候那个新生,当时还被教官说过,好像是......是宋锦瑟!”

  “啊?宋锦瑟?最近闹得沸沸扬扬那个?”

  “还真是,不是说退学吗?怎么又来了?”

  “......”

  议论声不断落入耳中。

  宋锦瑟拧了拧眉,拖着行李箱径直的去了校长办公室,没想到刚一到门口,就看到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一看到她更是挑了挑眉,

  “没想到,还能有机会在学校再次看见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