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她已经将程家弄成现在这般了,过去种种的账也应该一笔勾销了,如今却说唐红慧死了?那她还怎么有脸面对程华年?

  “二哥他们不是说不会对唐红慧动手了吗?对,一定是因为其他的原因,绝对不会是二哥做的对不对?他答应过我不会再动手的,那日亲口答应的!不行,我要回去问问他们......我去问问他们。”

  话落。

  她脚步踉跄着向前走去。

  神色间更是慌乱无措,像是一个已经失去浮萍的人正拼命的抓着最后一根稻草...眼中既是惶恐又是无措......

  宁如冰抓住了她的手,

  “你别担心,没事的,说不定只是意外并没你想象的那般,说不定只是误会......或者是碰巧撞到了一起,不是因你而起的......”

  “不是她还能有谁,程家和宋家的过节谁不清楚......”

  “闭嘴!”

  他眼神儿骤然一冷。

  冰冷摄人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顿时让她向后退了两步。

  刚刚即将出口的话,更是全都被憋了回去,愤愤的看着两人匆匆离去,眼神中也带着几分嫉恨,

  将电话打了出去,

  “宋锦瑟应当这两日就去学校了,现在唐红慧死了,要是和宋家脱不关系,那她的履历也不清白,替实验室出面学习更是绝无可能,你若抓着机会,那日后前程也自然是扶摇直上了......”

  **

  程家。

  合同签完之后,程华年却一直都没有收到任何宋家传来的消息,也未曾说过其他半分,这两日每日呆在公司内,任由外界风波不断。

  “现在已经进入国际赛事了,这几日都没有消息传来,只偶然间发现他之前似乎经常和一个国外账户联系,虽然隐藏起来了,却还是有迹可循......”

  电话中。

  声音缓缓传来,

  “至于其他的,似调查他在八年前也出过任务,且在京都当初出事的那个山脚下且似乎和当初算计你的人颇有关联......我怀疑,当初出事他在其中也有些手脚,所以查了你哥,起初他们还不肯说,但后来却说了,当初你车祸他们也是受到神秘人安排的......而且......而且......”

  “怎么?”

  程华年挑眉,

  “有话直说。”

  “而且,之前宋锦瑟也查过这件事,据杨姗姗说还有当初那个神秘人信件,不过也给了宋锦瑟......”

  “呵呵......”

  他顿时冷笑。

  手指一下下在桌面上敲着,

  “她拿了信件?她早就清楚当初一切全是有人算计了,却从未和我说过半句!可笑我还以为她心中有我几分,体谅她夹在我和宋家人之间左右为难,但却不知我才是蒙在鼓中最傻的一个!简直可笑。”

  程华年嘴角带着讽刺的笑容。

  尤其是想到之前刘奕然给他的卡,更荒唐的认为那是宋锦瑟心里还有他几分所以让他转交......现在看来简直是荒谬无比的的笑话!

  电话中。

  男人沉默片刻,

  “且说,新公司现在步入正轨,让郝宇多走动,他这边似乎也得到什么消息,准备往那边发展,似乎在上面还有人扶持着他。”

  “我知道。”

  他应声。

  摩擦着手指上的扳指,神色更是冷漠。

  正说着。

  门忽然被匆匆打开。

  他抬眸,看着人员慌慌张张走了进来,神色间更是惶恐中透着几分小心翼翼,

  “程总......刚刚,刚刚您父亲打过来电话......说,说警察局您母亲出了点事......让您立刻过去看看情况......”

  程华年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莫名升起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

  天色沉闷。

  秋风带着几分冷意,让人下意识瑟缩着身子,已经是十月中旬,北方的冷气来的忽然,套着外套都能感受到阵阵凉意袭来,那是由钻骨的冷意,天色更是阴沉沉的,透着几分暴雨前夕的压迫感。

  警察局内。

  此时气氛冷凝,针落可闻。

  宋锦瑟一路匆忙而来,到这里的时候便看到一群人围在了一个房门口,议论声更是不断的响起来,

  “这程家,可真是要走到家破人亡的那一步了......”

  “可不是,当初那么鼎盛龙头,如今却弄成现在这样,可真是叫人唏嘘。”

  “......”

  她上前一步。

  周围几人看着她走过来,似乎也清楚她的身份,一个个向后退了几步给她让开一条通路,刚刚进门就听到嘶哑的声音落入耳中,她心顿时一颤。

  抬眸。

  只看到程父弯着腰抓着小床榻哭的低沉,声音并不刺耳低沉压抑着,却让能让人感受到眼前老者的痛苦,床榻上女子脸上青紫色,看起来显得有些可怖,额头上的伤痕更是让人不敢再多看一眼。

  “你来做什么?”

  程父一抬眸看到她的身影,更是眼神儿骤然冰冷,死死地盯着她满是恨意,

  “现在程家被你害的家破人亡,你满意了?你还来做什么,来看我们的笑话?专程过来讽刺的麽!”

  “......”

  她哑口无。

  看着程父此时的模样,脚步下意识后退着,

  “不是,这不是我做的!宋家人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华盛如今模样与你无关?我夫人不是你们宋家一手送进去的?哪里有半分让你觉得冤屈了吗?!宋锦瑟!当初我只当你即便是不喜欢华年却也从未参与过你们之间的事,甚至对你百般容忍劝解红慧对你多几分容忍......

  如今看来,她对你态度没有半分冤枉了你!程家更是被你弄得家破人亡!早知如此,当初我就应该直接一刀杀了你!”

  “我......”

  “砰!”

  声音一响。

  也打断了她的话,甚至还未回头,就感受到身后熟悉的气息传来,让她整个人也瞬间僵硬无比,甚至不敢回头看他一眼,更不敢对上他的目光!

  气压,也在瞬间落入冰点。

  “你还知道过来?”

  一旁。

  程父冷声开口。

  看着程华年缓缓走过来,眼神儿更是悲痛愤怒,

  “是特意过来看看你母亲是怎么死不瞑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