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宋知廉这般说着。

  心中也早有了决断,只是从自己的心出发想着这样会对宋锦瑟是最好的选择,却忽略了她的心思......

  “唐红慧那里现在如何了?”

  “已经全都安排下去了,从她入狱第一天之后,就已经被里面的人盯上了,想必也撑不了太久。”

  “那便好。”

  他点头。

  眸子里闪过几分狠意。

  当初种种他都记在心上,如今唐红慧虽然锒铛入狱,却不能让他抵消心中半分恨意,只有唐红慧彻底消失,才能让一切就此翻篇。

  此时。

  监狱中。

  唐红慧憔悴无比,手中正抓着刷子,浑身狼狈的蹲在监狱中的厕所前刷着,一片狼藉散发着恶臭,让她每每垂下头都会忍不住的干呕,干呕到眸中含泪却还是强忍着收拾,

  “快点!每次都是属你最慢!半个小时之内再弄不完的话,那晚饭就没有了!都到现在这一步还当自己是豪门太太呢?要真有本事的早就出去了,还会在这里受这个罪?”

  旁边。

  女人方脸颇凶,看着她更是讥讽,

  “前两天不是哈叫嚷着你儿子会来这里把你带出去吗?怎么的到现在都没来?亏得老娘前两日还处处帮着你,没想到早就被抛弃的,还在这装豪门太太呢......”

  “不会的!我儿子不会抛弃我的!”

  唐红慧抬头。

  手里的刷子更是恼怒之下直接摔在那女人面前,却将那女人直接激怒了,

  “你居然还敢在老娘面前摔东西?活腻歪了是不是?妈的,这么臭!老子弄死你......”

  话落。

  女人上前动手。

  手狠狠的扯着唐红慧的头发,场面也顿时失控......

  **

  秦家。

  秦母端着手中的茶水轻轻抿着,目光从眼前男人身上扫过,声音更是淡淡的透着几分高高在上的姿态,

  “监狱那边费了很大的劲儿,这两日总算是松口了说改日可以直接进去看望,这也是娉婷争取了许久才争取到的机会,她为了你们程家可是忙前忙后,这几日整个人都消瘦了许多了......”

  眼前。

  秦娉婷微微低头,

  “只要能帮上华年哥哥,那我做再多都是值得的。”

  “辛苦你了。”

  程华年侧身。

  看着眼前似乎消瘦几分的女子,心里也多了说不出的感觉。

  若说。

  以前围在他身边的女人都是别有用心,那秦娉婷绝对算的上一心为他的,即便有一点小心思,但是对他却真诚不存任何虚情假意。

  经历这么多,在逆境中还能对他这般尽心尽力,他对她也多了几分怜惜。

  也仅仅是怜惜罢了。

  “等一切都稳定下来,我会好好照顾你。”

  他语气淡淡的。

  而她。

  却是神色顿时一喜,看着他的神色间也多了几分羞涩,“你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能帮上华年哥哥我就已经满足了......”

  “能看到你们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秦母见状。

  一颗心也渐渐踏实了下来。

  只要程华年能好好对她,那她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毕竟她只有这一个女儿,所求的一切也只是为了她好,如今两人这番态度,她的心也踏实了下来,

  “等公司法人改过来后,我直接将资金给你转过去。秦家日后就是你们的后盾。”

  “嗯嗯...”

  秦娉婷笑的甜蜜。

  眼神中似乎都透着光一般,看着父母和喜欢的人如此和睦,一心解决问题,那她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只要......只要等华盛情况再稳定下来,便...安心的做自己的程夫人就罢了......

  想到这些,她笑容顿时抑制不住,全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目光只是在她身上一扫而过,眸子便清冷的落在一旁。

  从秦家离开后。

  程华年直接去了华盛,却没料到正看到白子博从公司内离开,几日未见,如今却不料正走了个对面。

  四目相对间,两人眼神中皆是闪过几分深邃。

  本该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但不知为何,两人之间却像是有许多说不清的事一般,让人莫名觉得气氛似不像想象中那般冷凝。

  程华年看了他一眼,抿唇。

  沉默许久才开口说了一句,

  “对不起。”

  “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做的一切为了什么,我又不是不清楚。”

  白子博笑容讽刺。

  从他身上一扫而过后,径直的从他身边走过,气势冷漠,如同对待陌生人一般的态度,让程华年垂了垂眸,瞳孔深邃的更是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旁若无人。

  继续向着公司内走进去,目光似不经意从角落中划过,当看到那抹暗色渐渐离开后,嘴角也多了几分讥讽的笑容。

  “程总。”

  “销售那边又有三个递了辞职函的......”

  “之前出价的那边又给涨了两万,说若再不出手,那也只能作罢了......价格就现在而已经算是不错了,要不要......”

  “嗯?”

  他一挑眉。

  眼前的人顿时不敢吭声了,咽了咽口水才艰难的将话题转了过去,“办公室有位先生已经等您很久了,说有些事想要和您聊聊。”

  “嗯?”

  程华年眸子深了深。

  径直的向着办公室内走去,当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身影时,眼神中顿时闪过几分复杂的情绪,微微顿了顿开口,

  “你怎么来了?”

  眼前。

  男人缓缓转过身,正是许久未见的刘奕然。

  手里似乎还带着一点其他的东西,目光落在程华年身上时,多了几分无奈的笑意,

  “我怎么不能过来了?我今天来,是有些事想要和你说一说......这卡里还有十万,虽然不能彻底解决公司情况,但总能好周转一些......”

  话落。

  他将手里的银行卡放在桌子上,

  “我今天来,还有一个事想和你说说,最近我听到不少消息,说国家最近研发的计算机已经开始投入了,虽然现在还是冷门,却是国家扶助的,我想若是你将公司重头落在这方面发展的话,或许会借这个机会改变公司处境,也正好转型......你觉得如何?”

  “你想怎么做?”

  程华年抿唇。

  看着此时伸手拉他一把的男人,眼神中还带着几分犀利,

  “是你自己来的,还是她叫你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