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

  她脸色顿时铁青。

  宋锦瑟在病床前,看着她犹如一个跳梁小丑一般在这里指手画脚,嘴角更是透着几分讽刺的笑容,

  “所以秦小姐是见不惯了?我就想清楚秦小姐是以什么立场在这叽叽喳喳为他抱不平?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上位表态度了?”

  “你......你胡说,我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看不惯你们一家人对他肆意侮辱,你明明是他未婚妻却把他害成这样,他母亲现在还被你们的人扣在警察局,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把人放了?”

  秦娉婷义正辞。

  一副拯救着的姿态,看着更是让宋锦瑟止不住的冷笑,目光闪落在了程华年身上,声音淡漠冰冷的接口,

  “我们已经两清了没有任何关系,现在麻烦带着你的人从这里离开。”

  话落。

  她稍稍侧了侧身。

  态度冷漠,甚至没给程华年再开口说一句的机会!

  宋家人见状,更是直接上前将两人半推半赶的带了出去,当门缓缓关上后,也像是将两人之间的纠葛关上了,真真是如宋锦瑟口中说的那般,日后他们两个人也彻底两清犹如陌路,再没有半分交集的必要了!

  兜兜转转。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经历的一切更是在几句轻飘飘的话之间,再没有了任何转圜的余地。

  **

  “他们怎么可以如此,那毕竟是你的亲生母亲!宋锦瑟这样做是存心要让你陷入两难的境地!听说警察局已经被林副市长打过招呼了...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我看看找找人的话或许还能有说上话的机会,一定会让唐阿姨没事的......”

  秦娉婷喋喋不休。

  一副体贴的姿态安慰着,然下一秒,就被程华年一句冷冰冰的话怼的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操心,省的生出不必要的误会,凭白败了自己和别人的名声!日后,还望秦小姐自重,不要如夜场女子一般巴巴的贴上来了,白白招人嫌弃!”

  话落。

  他转身就走,没有给她留半分颜面!

  气的秦娉婷更是脸色通红,又气又恼,本以为她站出来帮他即便不会另眼相看也会在心里感激她几分,却没料到他态度这么冷漠绝情!

  “小姐......现在我们怎么办?”

  “去警察局先看看情况如何。”

  她开口。

  看着晋中神色也缓和了几分,无论如何经过这件事后,程华年和宋锦瑟之间也没有可能了,只要她抓住机会徐徐图之,那日后必定能在他心中留有一席之地。

  这般想着。

  两人便直接去了警察局。

  此时。

  警察局内。

  唐红慧脸色难看的被关在小屋子,已经被关了几日了,除了第一日时被问了几句话之后,就像是被人遗忘了一般,一连几日除了定时过来送饭的人之外再没有旁的人过来,她心中更是慌乱,止不住的胡思乱想,

  “我是冤枉的,都是那个小贱人故意算计我才会摔倒流产的,我只是一时恼怒才动手,她借我的手自己摔倒罢了,怎么还全都赖在我身上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我要见程华年,我是他母亲,你们若是动我,就是和他为难!”

  “......”

  她嚷嚷着。

  但周遭的人,却像是已经习惯了一般,理都不理她半分。安静的房间内只能听到她喋喋不休的话,落在刚刚进来的秦娉婷耳中,却让她眸子微微闪了闪,

  “唐阿姨,您别着急......”

  “娉婷?娉婷你怎么过来了?你是不是要带我出去的?我就知道还是你这个孩子最温柔,最是值得在意的,现下出了事,只要你是真心惦记着我的。你快和这些人说说,快带我出去......”

  唐红慧一看到她,眼神中顿时闪烁着光芒,

  “现在事情闹成这样,等我出去了一定不会亏待你,到底也只有你才是最值得最配做我们程家的儿媳妇的,当初都是我被猪油蒙了心才会对你说出那些话,不过我也是为了你们好,现在你身体也大好了,等我出去之后,一定......一定好好对待你,拿你当我亲女儿看待!”

  “......”

  秦娉婷眸子闪烁着,但却没满口应声,

  “唐阿姨,我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之前宋锦瑟的情况,听说她出事儿之前就在医院和您起了过节,而且当初胎儿似乎还不太好?会不会这其中......”

  她欲又止。

  但。

  唐红慧却是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是!一定是这样的!她故意算计了这一切,说不定那日我去咖啡厅也是中了她的算计,你去找找医院的人,只要有人认可这件事,那她就是故意栽赃陷害想要害我!这一切全都是她早有预谋!你去调查一下......”

  “我知道。”

  秦娉婷应声,

  “但,等过几日或许要和宋家人当堂对峙,他们可不见得会轻易放过您,我今日在医院的时候听那些人的态度,是想让您按着故意杀人罪处置,这万一落实了,那您可就要在牢里待上一辈子了......到时候您可要咬死了是意外,那样或许还有几分希望......”

  “我知道,我知道了。”

  她忙不迭点头。

  此时。

  看着秦娉婷更是越看越满意,

  “那我现在,能不能等到时候再回来?宋锦瑟现在情况怎么样?程华年呢?他难道真的置身事外吗?”

  “怎么会?”

  秦娉婷安慰着,但还是不动声色的接了一句,

  “但,华年哥哥的态度......因为宋锦瑟孩子没了,以后再不可能有孕,导致华年哥哥才受了她的蛊惑一时没过来,但您是他亲生母亲,他又怎么可能全然不顾呢?您放心,我会多劝导他的......”

  “以后再不能有身孕了?咎由自取!活该!”

  唐红慧愤愤的骂着。

  秦娉婷却没有接口。

  该说的话,她都说完了,只要联合唐红慧到时候将事情摘的干干净净,那她进入程家更是水到渠成,且现在宋锦瑟日后都不能再有身孕,就算华年哥哥恼怒程夫人一时,又怎么可能真的全然不顾自己父母?

  只要唐红慧的心拢住了,那日后一切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