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她又沉默了片刻,似不经意的开口,

  “等岳斌杉订婚的时候,是不是那个什么韩中将也会去?”

  “什么?”

  “我说,岳斌杉不是要订婚了么?她有没有给你发请柬,明日若是去的话就带上我吧?”

  明日。

  订婚宴。

  她忽然不想让程华年白白担了许多罪名了。

  毕竟。

  她要向他报仇的方式有许多种,但他悄无声息做的这些事,却让她狠不下心来将事情做的那么决绝了,有些事情,还是要他们两个自己处理清楚才是。

  电话中。

  程华年似乎有些捉摸不透她的想法。

  愣了半晌后,才接了一句。

  “好......”

  挂断电话后,宋锦瑟顿时舒了口气,像是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一般。

  **

  此时。

  酒店内。

  “其实,能走到现在这么一步都是缘分,但是我们奕然向来也不是什么极出众的人。俗话说门当户对,我想着咱们这小门小户也怕明玉嫁过来受委屈,不如这婚事就这么算了吧......”

  刘婶儿神色踌躇。

  眼前。

  明玉坐在主座位上,脸上浅浅的笑容在刘婶儿的话音落下后也渐渐地沉了下来,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一般,

  “阿姨,您开什么玩笑呢?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商量订婚的事......我知道,您是怪我父亲没来,可他却是有事在忙,毕竟市区那么多会议什么的,也让我带了礼物来聊表谢意,我母亲一会儿就到,您这样说是不是有点欺负我了?”

  她声音微冷。

  微微沉下来的脸色带着几分高傲的从眼前的一家人身上扫过。

  顿了顿,目光也落在了刘奕然继父身上,

  “伯父,您是怎么想的?我父亲还说找机会要和您好好喝两杯呢。这教育局也正好空下来一个位置,还想着将您往上提拔一下呢。”

  “这当然......”

  他继父一听这话顿时脸上闪过一抹喜色。

  但刚刚想说什么,就感受到刘婶儿和刘奕然冰冷的目光扫了过来,想到之前在家里刘婶儿说的话,

  ‘若你执意不顾一切,那就离婚我自己和儿子单过!别以为谁离开谁就活不了了,我听了大半辈子流蜚语,都半截身子进棺材了还在乎这个?’

  态度更是决绝的打消了他一切的念头!

  毕竟。

  他也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只能忍住心中所有的贪念认了,

  “当然......当然一切都听他们说的算了。”

  “......”

  明玉脸色沉了下来。

  上前一步看着刘奕然声音更是透着几分恼怒,

  “所以,你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想承认了吗?你是吃干抹净不负责,想要我身败名裂是不是?!”

  “不是!”

  “那是什么?还是宋锦瑟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对!

  除了她,还有谁会影响到他的决定?

  她眼神儿森冷,像是一个毒蛇一般缓缓吐着蛇信子,她现在已经把程华年害的几乎要身败名裂了,现在居然还想动心思到她这上面来!

  做梦!

  “刘奕然我警告你!有些事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无论过程怎样,结果就是你那日酒后乱性把我睡了,该做的事情全都做了,你不可能置身之外,更不可能说不订婚就不订婚!”

  “睡了?”

  “什么!”

  刘婶儿也瞪大了眼。

  看着刘奕然闷不吭声的模样,顿时明白了一切!

  是。

  就算明玉算计了他,但是该做的事儿都做了,就算门不当户不对,那现在到现在这样把人家的清白夺了,这哪儿还能不负责?

  她一屁股瘫在了凳子上,看着明玉更是一句话都再也说不出了!

  “这......这做过的事,咱又怎么能不负责呢?”

  “可那日我喝多了,人事不知......”

  “我能拿自己清白来污蔑你吗!一个女人的清白是命,你要是不娶我那就是不负责任的逼着我去死!万一我有了你的孩子,那就是一尸两命!”

  明玉发狠道。

  一句话。

  顿时让刘婶儿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屋内。

  气氛也顿时变得诡异许多。

  原本来的时候气势冲冲,但现在在明玉的步步紧逼下,却成了他们无以对,坐在座位上再说不出一句话,由着明玉将事情拍板儿钉钉了。

  等人都走了。

  明玉才缓缓的坐了下来,一想到宋锦瑟处处和她作对,更是眼神森冷,恨不得直接让她彻底消失。眸子微闪,忽然从包儿里拿出一个红色的请柬,脸色也顿时暗了暗。

  宋锦瑟。

  你不是处心积虑想要毁了我的计划吗?

  那也就不要怪我心狠了!

  思及此。

  她眼神中似乎闪过一抹杀意,连浑身的气势都沉了下来的,像是一条暗处的毒蛇一般,正缓缓吐出她的蛇信子......

  **

  另一边。

  程华年呆呆地看着手机,似乎不知道再想着什么一般,傻傻的愣了半晌,然后忽然笑出了声,眉眼间更是带着浅浅的温柔。

  白子博看着脚步顿时后退了两步。

  老大铁树开花了.....

  好端端的对着手机都能笑出声,除了宋锦瑟也没有旁人有这个能力了......一想到这些,他顿时摇了摇头,看着他一副无药可救的模样儿,更是心中忍不住划过了许多想法儿,最后眼神儿一闪,搓着手就上前了一步,

  笑的一脸狗腿,

  “明娱那儿的事儿是我一时疏忽才没做好的,不过看在我这段时间一直辛辛苦苦准备订婚宴的份上,您看......这是不是,之前说要去工地儿的事儿......”

  “不用了。”

  “谢谢老大,我就知道老大英明神武......”

  “去把宋家当时的事情调查清楚,另外还有岳斌杉这段时间的行程,和狄子凡之间是怎么回事儿,全都查清楚......查不清楚就调到北方工地儿上监工吧......”

  “啊?”

  白子博顿时哭丧着一张脸。

  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一样,整个人都是没劲儿怏怏的,心里憋闷的却不敢再多说一句,生怕下一秒就被直接拎着衣服丢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