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医院内。

  此时人声嘈杂,到处都能看到缠着厚厚绷带的人,或者躺在支架上急匆匆送往抢救室的人,宋锦瑟的心也在瞬间沉了下来,脑海中兀的闪过当初奶也是这样被送到医院的,后来,再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撒手人寰了......

  她本不应该有任何愧疚。

  抬脚。

  她向着抢救室走了过去,刚刚过来的时候问过护士站的人,唐红慧送来后就直接进了抢救室,到现在都还没出来。

  不会真的......

  宋锦瑟眸子一闪。

  刚刚走到走廊里,看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此时正坐在走廊的凳子上,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不到他的神色,浑身的气势更是生人勿进,让她的心也顿时沉了下去。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本就没有任何可愧疚的,但此时看着程华年这副模样,心里却还是多了几分难受。

  抬脚。

  她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开口间声音也多了几分干涩,

  “她怎么样了?”

  “......”

  他一愣,抬眸。

  对上她的眼神儿顿时多了几分诧异,似乎没料到她会出现在这里。怔怔的看了她半晌,而后腾地一下站起身来,眸光看着她更是让她心里咯噔一下。

  他现在,心里一定恨极了她吧?

  毕竟。

  再怎么,唐红慧也是他母亲,即便是做了许多错事,依旧也是他的亲生母亲,他又怎么可能毫不在意呢?

  她这般想着。

  甚至心里都做好了被他冷漠讽刺的准备,但却没料到,眼前的男人怔怔的看了她半晌,长臂一揽直接将她扯到了自己怀中!

  她愣了一秒。

  感受着他下巴放在她颈窝中,声音中更是透着几分疲倦,让她心里莫名一疼,

  “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了......”

  他这一句话。

  顿时让她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一般,莫名的难受。

  这个男人。

  明明知道她是有意的。

  明明知道唐红慧受伤和她由着脱不开的关系。

  明明知道她接近他只是为了报仇,只是为了报复一切,却装作什么都不知情一般......

  沉默良久。

  宋锦瑟心中一狠,想要将他推开,但手刚刚一动,就听到他缓缓开口,语气淡淡的透着几分无力,

  “让我靠一会儿。”

  “......”

  她顿时僵在了原地。

  由着他抱着自己,良久后,才忍不住的开口,

  “你不怪我?”

  “傻瓜,怪你做什么?”

  他抬眸。

  在她不解的眼神中,轻轻的勾了一下她的鼻尖,

  “怪你躲开吗?你若不躲开现在在手术室的人就是你了,怪你做什么?”

  “......”

  宋锦瑟顿时沉默了。

  看着眼前这个男冉现在的情况心里还是为她着想,更是觉得心绪复杂。她宁可他冷漠相对或者冷讽刺责怪他,那样她心里或许还会好受一些,可现在事情闹成现在这样,他依旧这般对待她,却让她心里像是被什么堵着一般,压着心脏难受。

  “那我们还订婚吗?”

  “当然。”

  他回答的毫不犹豫。

  看着她的眼神儿更像是看着一个闹脾气的朋友一般,一如既往的宠溺,即便她能看到他眼底隐藏的疲惫和担心,但却没有从她面前表现出半分来。

  他似乎把所有的细心和耐心都用在她身上。

  这让她的心被愧疚感包围着。

  程华年似乎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一样,揉了揉她的头,声音淡淡的,

  “傻瓜,不要乱想了。”

  “......”

  “啪!”

  手术室的灯忽然灭了!

  程华年眼神儿顿时一变,瞬间站起身来。目光落在了手术室,唐红慧躺在支架上被推了出来,他脚下匆匆的走了上去,目光落在支架上,看着她此时脸色苍白一片,眸子紧紧闭着,额间更是缠着厚厚的绷带,隐约间还能看到上面渗出的血迹。

  程华年脸上更是藏不住的担忧,声音急切,

  “怎么样?”

  “头部受损,脑子里有一块淤血,具体情况还要等她醒过来之后再,这一下撞的头骨有些许裂,需要极度静养,不能动怒并不能受到任何刺激,不然不能确定结果会怎样......”

  “......”

  不确定结果如何?

  那就是还在危险期了。

  尤其是以后不能受到任何刺激,这让宋锦瑟心里顿时沉了沉,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程华年身上,却看到他缓缓的舒了口气,似乎心里放松了许多,

  “情况稳定吗?”

  “二十四时之内醒过来且没有任何其他症状的话,就没事了......”

  老二这般着。

  目光落在旁边的宋锦瑟身上时,顿时猜到她的身份,打了一声招呼,想着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于是笑着接了一句,

  “这是嫂子吧?不用太过担心,不定等你和老大生个宝宝,伯母就一个开心好起来了呢......”

  “......”

  气氛。

  顿时尴尬无比。

  宋锦瑟的目光落在了支架上,看着昏迷不醒的唐红慧眸子闪了闪,嘴角更是多了几分讽刺。

  生个宝宝开心起来?

  她怕是真的生了,唐红慧能直接被气的找阎王爷去了!

  “只要她离程华年远一点,也不会把事情闹成现在这个地步,若没有她的话,你母亲又怎么会到现在这样的情况?”

  嘲讽的声音顿时传来。

  宋锦瑟抬眸,正撞上韩中将冷漠的目光,冷漠的从她身上扫过,而后落在程华年身上,脸色也沉了下来,以一个长辈的姿态声音斥责道,

  “当初我就警告你让你离她远一点,你执意不肯!现在闹成现在这样,你的升迁之路因为这个女娶误了,婚事更是被她搅黄了,现在母亲都被她害的生死不知!程华年,你若是还有一点良心,不如现在就和她撇的干干净净!以后再没有半分来往!

  不然,你早晚会因为她断送了自己的一切!”

  她眸子闪了闪。

  目光也随之落在了程华年身上,却看到他上前一步,下意识的将她扯到了自己身后,声音淡淡的却是掷地有声,

  “我既选了她,就不会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