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宋锦瑟忍不住冷笑。

  看着此时跪在地上卑微无比的女人,嘴角更是讽刺看着她。

  装模作样?

  像谁不会似的?

  “我想你搞错了,并不是我纠缠不清,而是程华年根本不想让我离开啊!我也不想让他为难,那程华年你自己做个了断好了,要我还是要你母亲,你自己选?”

  他猛地抬眸。

  看着她神色淡淡的,满是讽刺的模样儿,似乎根本不顾忌此时他的情况。心,也渐渐地沉了下来,一早上的幸福更像是错觉一样,被她淡淡的一句话撕成粉碎。

  若是选择了她,他势必要成为众人眼中不孝的人,而她却清楚无比,他也不可能让她离开。

  她故意的。

  程华年嘴角带着苦涩的笑容,目光直直的看着她,看着她下意识的错开了他的目光更是觉得心里冰冷一片,却依旧不负她所望的开口道,

  “你知道我不会让你离开的。”

  “......”

  宋锦瑟闪了闪眸子。

  强迫自己不看他的眼神儿,将心里的复杂全都压了下去,上前一步站在了唐红慧面前,一副高高在上嚣张无比的模样,声音更是嘲讽,

  “听到了吗?就算你跪下来他选择的人依旧是我!是我不想离开麽?只是他不让我离开而已,你若求的话,倒不如去求他。”

  “贱人!”

  唐红慧眼神愤恨。

  整个人上前一步要动手,却被程华年挡住了!

  他神色复杂,却依旧毫不犹豫的挡在她面前,声音更是透着几分无奈,

  “是我选的她,也只能是她,以后您不要再侮辱她,若是不想见日后我和她不会回程家,也不会让您看到心烦。”

  “可她对你别有用心!从一开始接近你就抱着其他目的,我怎么能让你和她继续在一起!她会毁了你的,从你认识她之后所经历的这些事有几件好事?本来是准中校现在却因为她而依旧是个少校的位置!这些你怎么都不想想呢?!”

  唐红慧气急败坏。

  指着宋锦瑟更是一副恼怒至极的模样儿!看着程华年更是恨铁不成钢,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向来聪明,怎么就不能好好想想这个女饶目的!”

  “只要她想,只要我樱”

  他语气淡淡的。

  目光落在宋锦瑟身上,却看到她垂眸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眸光也顿时黯淡了下来,看着唐红慧语气波澜不惊的接口,

  “我们之间的事,不用您来插手。”

  “混账!”

  “啪!”

  清脆的一巴掌,顿时满堂寂静。

  宋锦瑟也没料到唐红慧居然会对程华年动手,下意识的上前一步,挡在程华年面前,当目光与他对视时,却看到他眼睛顿时亮了亮,似乎没料到她还会下意识的挡在他面前,嘴角顿时微微勾了勾。

  然而。

  下一秒。

  他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宋锦瑟转过身,看着唐红慧依旧是一副张扬的模样儿,

  “啧啧...真没想到唐女士居然还会对自己儿子动手,怎么?气急败坏了?即便如此他选择的依旧是我,程家都不顾忌了,还会顾忌到你麽?”

  话落。

  她向着唐红慧靠近几步。

  似乎刚刚下意识挡在程华年面前,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在意过他的情况,更是丝毫没有半分感动,只将他护着当初自己的资本而已。

  最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

  “这也太过分了!”

  “那毕竟是你的母亲!况且这个女人这么张扬,一看便不是什么好人!”

  “为了她忤逆自己母亲,程少校果然是异于常人。”

  “到底是人家自己的家事,咱们这些外人就不要跟着掺和了......”

  “......”

  众人摇头叹息。

  唐红慧刚刚打了那一巴掌便后悔了,此时听着众人议论声,神色更是慌了几分,抬脚走上前想要看看程华年的脸,却被他下意识的挡了一下,

  “我没事,您回去吧。”

  “我......”

  唐红慧声音一顿。

  看着自己儿子疏离的目光,看着宋锦瑟在旁边还是一副张扬看戏的模样,心中的怒火更是难以抑制,眼神中闪过一抹狠辣,抬脚几步就冲上前,对着宋锦瑟狠狠的扑了上去!

  “不要!”

  “心!”

  “砰!”

  一声闷哼。

  宋锦瑟顿时愣了。

  看着唐红慧额间带着鲜血,整个裙在地的上人事不知的模样,更是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她也没料到唐红慧会忽然扑上来,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而她却是收力不及,犹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顿时撞在了墙上,额间一瞬间变得鲜血淋漓,看起来更是多了几分可怖,而耳边,也顿时传来众饶叫喊声......

  她神色错愕。

  呆呆的站在原地。

  看着程华年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眼神冰冷的看了她一眼,顿时让她如坠冰窖,心里莫名的多了几分慌乱,抬脚想要过去解释,却只看到他转过身,看都没多看她一眼。

  手下慌忙的处理着她的伤口,然而鲜血却还是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顿时浑身的气势都变的冷了几分,将唐红慧直接抱了起来,转身便上了车子,自始至终到消失在视线时,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当初唐红慧也是眼巴巴的找了他那么多年,现在却因为一个女人闹成现在这样,当母亲的该有多寒心!”

  “害的自己母亲这般地步,这程华年想必也是被猪油蒙了心了。”

  “可不是,万一伤势过重真出了什么事......那程华年也逃不了责任!”

  “......”

  众饶声音不断从耳边传来。

  看着宋锦瑟更是眼神儿讽刺,看着她那张精致的脸不断的摇头,而后一个个转身离开了。

  此时。

  场上也顿时变得安静一片。

  她怔怔的站在那里。

  这一切,她本来应该高心!况且,她只是想对她动手,若不是她躲闪及时的话,那现在躺在那里的人或许就是她了!本来就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即便是真的死了,也不过是为奶当初的死付出代价而已......

  可是。

  为什么她会有些慌乱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