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万一怀孕怎么办?

  宋锦瑟穿上衣服匆匆的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刚刚到客厅就闻到一股面香味儿,顿时觉得饥肠辘辘,可脑海中的可能更是让她的心都慌乱了几分,恨不得立马出马买个紧急药吃了,万一真的有个意外,那她还怎么面对一切?

  她抬脚,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但才刚刚走出一步,就听到程华年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了?快过来吃饭。”

  “......”

  宋锦瑟哭丧着一张脸坐了回去。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吃饭。

  可现在。

  她总不能,要出去买个紧急药吧?

  面碗也被督面前,汤汁鲜溢,白色面上放了一点点葱花儿,伴着香油的香味儿顿时她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什么紧急药啊全都抛到了脑后,接过筷子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别。

  程华年这个手艺还真不错。

  简单的炝锅面做的鲜香十足,所有乱七八糟的心思全都化为云烟,直到一碗面下肚,才觉得整个人似乎都满足了许多,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看着程华年收拾桌子,脑海中兀的冒出一个想法儿。

  若是以后日日这般,那也是不错的......

  “在想什么?”

  “......”

  她顿时一个激灵,整个人瞬间反应了过来。

  当意识到自己潜意识的想法儿时,更是眸子都沉了沉,晃了晃头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之脑后后,踌躇了片刻后开口,

  “昨晚...昨晚我只是喝多了,所以......”

  “我们是未婚夫妻,这样也很正常,若是你喜欢以酒助心话,以后家里我常备些酒就是了。”

  他满脸认真。

  似乎真真的考虑这个问题一般。

  “......”

  谁踏马要以酒助兴了!

  酒后乱性才对!

  以后这东西她碰都不要再碰一下了!

  “我的意思是,昨晚都是一场意外,你不用...不用太放在心上,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日后我们之间也不要再生出这种误会就好......”

  “全都是意外?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程华年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上前一步。

  挡在了宋锦瑟身前,修长的身影极具压迫感的凑了过去,声音微沉,

  “是昨夜我没让你满意?”

  “......”

  满意?

  呸呸呸!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她脑海中下意识的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一切,脸上瞬间红了许多,侧了侧眸子假装什么都没听到一般,想要站起身离开,却被程华年直接堵住了,一副不给个理由不让走的模样,阴沉沉的脸顿时让她心里打了个冷颤,尴尬的转过头,

  “没樱”

  “嗯?什么没有?”

  他步步紧逼。

  她脸色涨红。

  看着他不罢休不给回答就别想离开的模样儿,顿时气的不轻,声音愤愤的接了一句,

  “没有不满意好了吧!”

  我要一个不满意,你踏马顺势再占我便宜咋办?

  果然。

  话音一落。

  顿时看到程华年眼神暗了暗,脸上似乎也透着几分失望一般。

  她顿时翻了个白眼儿。

  窗外蝉鸣阵阵,微风都透着几分燥热。

  吃过早饭后,宋锦瑟便回屋子收拾了一下想要离开,毕竟紧急药还没吃,她也不可能当着程华年的面去买,找了个托词之后便想离开,却没料到才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推门而入,还未开口,脸上便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火辣辣的。

  让她脑袋似乎都嗡嗡作响。

  “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自己送上门来想要男人睡,是不是犯贱!居然还故意喝酒引诱,不要脸的贱人!”

  唐红慧怒骂着。

  手下更是狠狠的薅着她的头发,扬着手便要继续打下去。

  宋锦瑟抬脚狠狠的在她膝盖上踹了一下,顿时将她整个人踹到在地,但头发却被她死死地抓着不松手,揪着头皮的感觉,让她的脸色也瞬间变得阴沉一片!

  “放手!”

  “贱人!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

  唐红慧不肯松手。

  手下抓的却更紧了几分。

  “放手!”

  程华年听到声音,顿时跑了过来,一看到这个场景,脸色顿时铁青!

  抓着唐红慧的手,将她从宋锦瑟身前扯开,当看到她手上那一把头发后,更是脸色黑沉一片,挡在了宋锦瑟身前,声音冰冷道,

  “我过不止一次,不要插手我的事!放手!”

  “她存心不良的接近你勾引你!坏了你和斌杉之间婚事,现在还想要上位!我过,门儿都没有!就算你再护着她,我也绝对不允许她嫁入程家!除非我死了!现在你要么直接让她滚出去,要么就看着我死在你面前!”

  唐红慧发狠道。

  此时。

  门口的动静也顿时引起了周围饶注意。

  一个个探出了头,在门口旁看着唐红慧闹出的动静,皆是窃窃私语。能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是有些身份地位的,也都清楚程家这些子事儿,现在事情闹成现在这样的地步,唐红慧更是张口就是以死相逼,更是让人有些看不下去的开口,

  “这总不能因为一个女人闹成这样儿...”

  “她是你母亲,自然是一切都为你考虑了......这个女人,就是那个韩墨染吧?果然是个有手段的。”

  “程华年,你当初失踪你母亲可是日日以泪洗面,多年都不曾放弃过找你,她到底是你母亲,你怎么能因为这么一个女人闹成现在这样?”

  “一个女人而已,想换就换了,但母亲却是只有一个!”

  “......”

  众人纷纷开口。

  唐红慧一看到有人给她壮势,更是一脸悲赡开口,

  “华年向来都不是这样的!都是这个女人蛊惑了她!她从一开始接近华年就别有目的!他只是被她一时蒙骗了才会这样......”

  她怎么会让自己儿子的名声变差?

  此时,一股脑的将所有过错全都推到聊宋锦瑟身上,姿态更是放的颇低。

  “噗通”一声。

  唐红慧顿时跪在霖上,看着宋锦瑟更是一副哀求的模样儿,将一个母亲的伟大委曲求全表现的彻彻底底,

  “我求求你了!离开华年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肯离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