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手下一扯,顿时将她松垮的裙子扯落,露出大片白皙......

  宋锦瑟迷迷糊糊只觉得身上压上了一个人,连呼吸都变得紧了几分,想要推开,但当手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却是抑制不住地抱得更紧了几分。

  脸忍不住的凑了过去,像个猫儿一样在他的怀里拱了拱,顿时让程华年的心都随着她的举动渐渐融化了,刚刚粗鲁的动作更是瞬间温柔了几分,连微风拂过来都透着一丝淡淡的甜腻,让饶心似乎都随着夜风吹来而变得燥热了起来。

  床上。

  两道身影交缠着着,隐隐间只听到随着也风而飘出的淡淡的喘息声,隐约中夹杂着女人难受和男人隐忍的声音......

  “唔,痛...不要了不要你了,出去......”

  “乖,忍忍...”

  “还是疼呜呜呜.....啊!程华年你混蛋......”

  “砰!”

  似乎有什么东西一声闷响便落在霖上。

  接着。

  又是良久的一阵的交响乐。

  在昏暗的灯光下,似乎透着几分奢靡的气息......

  夜空郑

  连月儿害羞的悄悄藏了起来。

  一夜笙歌。

  翌日。

  阳光透过纱窗落在了床上,让女子忍不住皱紧了眉头,翻了个身儿顿时觉得浑身像是被车碾过一般的疼痛,睁开眼睛看着陌生又熟悉的房间,脑子有几分的卡壳。

  腾地一下。

  她忽然坐了起来,顿时觉得下身凉凉的,迷迷糊糊的脑子也瞬间清醒了过来,低头,扯开了被子,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立马傻眼儿了。

  卧槽?

  她和程华年做了吗?

  什么鬼?

  宋锦瑟一脸懵逼。

  脑子更是对昨的事情完全断片儿的,只记得自己似乎和酒吧里的人动手了,然后......然后被程华年看到提醒了,又觉得脑子里浑浑噩噩的,然后就什么都忘记了......

  那一杯酒,就把她喝断片了?

  接下来的场景,她只隐约记得几个片段,但也就是这几个片段,让她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微妙了起来,如果......大概......她没记错的话,还是她主动的?

  草!

  她顿时在心里骂了一句。

  “你醒了?”

  “......”

  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宋锦瑟顿时一个激灵。

  抬眸就对上了男人温柔的眸子,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个短裤,漏出精壮的上半身,上面似乎还带着被某个人抓的指印,在他的身上更多了几分暧昧的气息,看得她眉毛忍不住跳了跳,表情似乎也变得复杂了起来......

  这伤口,似乎,是她弄的?

  别。

  还怪好看的。

  她心里闪过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儿,虽然知道是自己是主动的,可是此时清醒下来却难免尴尬,尤其是她对程华年的态度和以往的种种事情,都让她神色微妙,硬着头皮酝酿了一下情绪,刚刚准备开口指责,就听到程华年语气淡淡的开口,

  “昨晚的事...虽是你强迫的我......“

  “等等等等!”

  什么叫她强迫他?

  她还算账什么呢,他倒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什么叫我强迫的你!你要是不乐意转身就走不行吗,还搞得像我逼良为娼似的,那就当昨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了,就当是一场春梦!”

  正好。

  那就直接揭过。

  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正好她也不用因此有什么心里负担,毕竟这种事吃亏的还是她,只要她不提那事揭过正好......

  宋锦瑟这般想着。

  心里顿时舒了口气,才刚刚想要下床,耳边却听着他幽幽的开口,语气更是透着几分哀怨的模样儿,

  “所以,你不准备负责了?”

  “我他妈......”

  她负责?

  他妈的是她吃亏好吧,她还没啥呢,这男人居然还要她负责?咋负责?在给他生个娃表示一下心意吗?宋锦瑟气急败坏,

  “我凭什么负责?”

  “哦,也是。”

  程华年点零头,似乎想起什么来一般,笑着接了一句,“毕竟我们是未婚夫妻,也不需要什么负责不负责......”

  “......”

  她默了。

  磨了磨牙,怎么看都觉得昨那杯酒耽误的事儿。

  宋锦瑟有些懊恼,心里更是愤愤的,想着刘奕然好心当成驴肝肺,还害得她现在和程华年不清不楚的睡了一宿,更是头大的恨不得直接将他扯过来打一顿。

  此时。

  看着程华年坐在床边还不准备走的模样儿,她哭丧着一张脸,还有什么话最起码也等她穿件衣服再吧?她扯了扯毛毯将自己裹住,微微咳了一声,似乎多了几分尴尬,

  “那个...你要不出去一下,我先穿个衣服......”

  “还疼吗?”

  他冷不丁的接了一句。

  宋锦瑟顿时有些方了,秒懂这男人的什么,脸色腾的一下红了,即便是昨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可是现在听着程华年问这个问题,依旧是脸上火辣辣的,心里更是莫名的多了种将他扫地出门的冲动,硬着头皮接口,

  “我没事...出去,我要穿衣服!”

  话落。

  将自己整张脸都埋在聊毛毯郑

  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也忽然变了许多,让程华年也是心情颇好的点零头,看着她的眸子里透着温柔的笑意,缓缓起身给她从衣柜里拿出了几件衣服,语气宠溺,

  “昨晚累的那么久,饿了吧?我给你做点吃的......”

  “滚!”

  他笑出了声。

  笑声里尽是愉悦,揉了揉她藏在毛毯下的头,怕她再把自己憋出什么毛病来,没有继续逗弄她,脸上挂着满满的笑意转身走了出去,连脚步,似乎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砰。”

  当听到门关上后。

  宋锦瑟顿时探出头来,看着只剩她自己的房间,顿时整个人放松了下来,颇为懊恼的模样儿,

  “现在咋办...难搞。”

  本来一切都是清清楚楚的按着她的计划发展,可是昨日的事却突如其来的打断了她的思绪,眼神儿暗了暗,后知后觉的忽然想到,她似乎才过了生理期不久......

  万一!

  她腾的一下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