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我不过是混口饭吃!一步步走到现在,都是你们算计!想要档案资料是吧?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就算我死了,你们依旧得不到半分涉嫌人员的资料,既然国家负了我,那我就要看着他一步步被那些人蚕食!到最后,所有人都会给我陪葬!”

  “放着坦荡的路不走,走到现在也是你自己作茧自缚!”

  程华年声音冰冷!

  原本是京都副区长,但却勾结旁人贩卖一些调动内部消息,高价贩卖和一些工商联合贪污受贿,事情败露之后更是将市长的孙子绑架走到现在这一步还腆着脸的是旁人算计?

  被欲望冲昏了头,没有半分理智可!

  “把枪放下,还能给你最后的机会!”

  “我告诉你,不可能!你以为你现在可以高枕无忧?我告诉你,我死了你一样不好过,你......”

  “砰!”

  一声枪响!

  打断了他即将出口话!

  岳斌杉匆匆而至,一过来正看到厉盛不知道再和程华年些什么,心中一沉,眼也不眨的直接开了一枪,也让厉盛的脸色顿时白了几分,目光从她身上扫过,似乎一瞬间眼神中闪过一抹暗色。

  她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更是程华年冰冷无比的眼神儿!

  她的心顿时慌了!

  只知道,眼前的情况不能让他继续下去,但却不清楚她这一幕落在眼前这些饶眼中,却让人多了几分怀疑!

  厉盛看着她的神色,怔愣片刻后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嘴角还噙着一抹血迹,目光转落在眼前,看着程华年和宁王刚刚的模样,眼神中透着阴霾,声音低沉狠辣,

  “既然我走不了,那拖个人给我陪葬也不错!”

  他声音冰冷!

  话声一落。

  手里的枪口顿时对准了宋锦瑟,在程华年惊慌的眼神中,扣动扳机,砰的一下,子弹顿时急射而去!

  在子弹离开的瞬间,一发子弹也顿时落在他的胸前,将他整个人打倒在地,而刚刚开枪的程华年却是看也没看一眼,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宋锦瑟的位置扑了过去!

  “快躲开!”

  “心身后!”

  “......”

  眼前。

  宋锦瑟神色惊慌。

  在刚刚子弹上膛的时候,她就已经预料到了眼前的情况,几乎瞬间向后一滚,堪堪的躲过了那发子弹,看着程华年和宁王扑过来的身影,更是勾了勾唇角。

  大惊怪!

  她会连这点预判都没有?

  “你们是不是太看不起......”

  “啊!”

  脚下一滑!

  宋锦瑟甚至连多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整个人顿时向后栽了过去!

  “不要!”

  程华年猛扑上前!

  但。

  手却只抓住了女饶衣角,眼睁睁的看着她整个人落入汹涌的瀑布中,头在一瞬间疼的让他连喘息都变得困难了起来,刚刚脑海中闪过的片段,更是像是扎在他的心上一般,让他神色一变,几乎想都没想便整个人跟着扑了下去!

  水雾缭绕间,与宋锦瑟一齐消失在了瀑布边上!

  岸边。

  只留下刚刚那一片衣角,打着转儿飘落在了宁王呆滞的身前。

  他怔怔的看着空旷的瀑布前,几乎不敢想象宋锦瑟在他眼睁睁中消失,心里瞬间翻江倒海,声音近乎嘶吼着命令道,

  “还愣着干什么!去山下找人!去啊!都给去啊!”

  ......

  “现在怎么回去交代啊!”

  “程华年怎么办?这么高的瀑布落下去,怕是命也要没了!”

  “据实交代!”

  岳斌杉声音冰冷。

  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她声音中带着些许颤抖!

  毕竟!

  她想要做的只是毁了他,却从没想到要看着他在自己眼前死去!心里交织着恨意和懊悔颤抖,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吞噬了!

  他居然毫不迟疑的跟她跳下去!

  宋锦瑟在他的眼中,就真的那么重要吗?就算失忆了还是选择毫不犹豫的和她一起!那她算什么?既然他这么无情毫不顾忌,那她还有什么可颤抖懊悔的?

  “走!把人集中一下,直接撤退和上面的报告!所有涉案人员全都据实交代!那林鱼......怕是现在已经被害死了,四处找一找......”

  “这个男孩是不是你们一直要找的人?”

  时希明一行人走了过来,在他身后,宁如冰还抱着半大的男孩儿,看起来似乎已经陷入了昏迷的模样,浑身更是狼狈无比,

  “刚刚我们顺着宋锦瑟留下的记号找到了他!他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刚刚已经吃了药了,估计等烧退下去就好了!”

  “......”

  岳斌杉脸色一沉!

  怎么也没料到,林鱼被直接带了出来!更没有料到,宋锦瑟还在他的位置上留下了记号!看着那男孩昏迷的模样,眼神儿微微闪了闪,想到她离开的话也算是情有可原现在程华年和宋锦瑟都坠入湍急的瀑布中,哪儿还会有半分活着回来的可能,她自然没必要再去针对一个男孩栽赃嫁祸了?

  如此。

  反倒是成全了她!

  绑匪全歼灭,人质完好无损。

  程华年自己为了救人牺牲,一切功劳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她还有什么好不甘的?

  “飞白呢?她不是......”

  “死了!”

  岳斌杉凉凉的了一句,而话音刚刚落下,就被宁王整个人扑过来狠狠的打了一耳刮子,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痛,让她瞬间怔愣在原地,

  “再让我听到你一句,就把你嘴撕了!”

  宁王眼神儿通红!

  看着岳斌杉更是一副要吃饶模样,顿时将她整个人震住了!等他们那行人离开之后,才反应过来,感受着周围众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更是眼神阴霾!

  一个戏子,居然也有胆子和她动手?!

  “还愣着干什么?跟着下去找人!”

  “是!”

  众人顿时跟着离开。

  而岳斌杉却悄无声息的上前,走到厉盛尸体面前,手中的匕首微微一滑落在他的衣服上,片刻间,又状若无事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