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这男人,她怎么不知道他还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宋锦瑟被他的动作气的咬牙切齿,尤其是看着他身旁还跟着岳斌杉,现在却又管着她那么多,当自己是什么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也不怕噎死自己!

  “是,不知道是过路神仙看不下去了,还是有些心思狭隘的人动了什么坏心思!”

  她翻了个白眼儿!

  等服务员将东西收拾之后,侧了侧身,竟坐到了安亦然身旁!

  “......”

  程华年的脸色更黑了!

  目光冷嗖嗖的似乎如冰箭一般落在了宋锦瑟身上,但她却视若不见,姿态亲密的凑到了安亦然身旁,声音软软的似撒娇一般,

  “我还想着吃甜点,最好再要一份冰激凌!”

  “嗯?”

  安亦然也配合她,顿了顿目光从程华年身上扫过,缓缓开口,

  “再有几生理期了,别吃了,不然到时候肚子又疼了...”

  “......”

  “...咳咳咳...”

  她差点一口口水呛死自己!

  大哥!

  这个时候这样的话,你这是在拿她的命挑衅程华年啊!

  宋锦瑟傻眼儿了,怎么也没料到安亦然会这么开口。

  虽然向来都知道他关注自己的身体,却不知道连日子都记得这么清楚,尤其是在这个场合这么大喇喇的出来,顿时让她的脸色腾地一下变的爆红,下意识的扯了扯安亦然的衣服。

  给她留点面子吧!

  这种事儿在大庭广众之下出来,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没事,我会对你负责的!”

  “......”

  安亦然火上浇油。

  对面。

  程华年忍不住的磨牙!

  什么叫她生理期快到了,不能吃凉的?

  他们之间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吗?

  还负责?!

  负什么责?她需要让他来负责吗?他算哪根葱?

  他的脸顿时铁青一片,活像是抓住妻子出轨的丈夫,那架势更是恨不得直接将安亦然给撕了!尤其是宋锦瑟还沉默不语的脸红垂眸,更是让他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着,忍了又忍将心中的怒火忍了下去,压着脾气对着宋锦瑟伸出了手,

  “你和我出去一下!”

  “凭什么?”

  安亦然挑眉。

  直接挡在了宋锦瑟身前!

  姿态间更是挑衅,同为男人,他自然知道刀子扎在哪里最疼!此时程华年若是还能忍下去的话,那也不叫程华年了!

  腾地一下,整个人站起身来!

  二话不的上前一步,直接将宋锦瑟扯了一下,而安亦然似乎也早就料到了他这个举动,手抓住了宋锦瑟的胳膊,两人同时站起身来,而宋锦瑟则是被他们两人扯得龇牙咧嘴的!

  卧槽!

  疼死她了!

  “你们有什么话就自己去外面解决,别拖着我这个无辜的人!”

  “......”

  无辜?

  她若是真无辜,眼前两个人还会针锋相对?

  岳斌杉的脸色冰冷!

  看着两人此时都在抓着宋锦瑟,一左一右更是让她心中嫉恨不已!原本心中对于自己最开始的想法还觉得有些上不了台面,但是眼下,看着两人争宋锦瑟的场面,更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嫉恨,眼神一沉,顿时将手落在了自己随身的包上。

  不是都要抢她吗?

  那她倒要看看生米煮成熟饭之后,他们又有什么脸面继续下去!

  “你的未婚妻还在旁边,怎么,倒是还想带我的人走了?”

  安亦然讽刺无比。

  目光从岳斌杉身上扫过,更是扯了扯唇角,

  “自己未婚夫当着你来纠缠旁人,怎么?也不准备管管吗?”

  岳斌杉脸色铁青!

  现在!

  她已经沦为了所有饶笑话!

  程华年的一举一动,更是丝毫没有考虑过她要如何自处!现下,看着眼前三饶模样,她反倒是淡定了下来,像是已经看透一切一般,声音淡淡的透着一丝无奈和悲伤,

  “他既然有话和她,且当着我的面,我又有什么好阻挠不过去的?要走的人留不住,不想走的人也走不了,纠结这些做什么?”

  “嗯?”

  宋锦瑟一挑眉!

  若不是她几次三番算计她的话,怕还真以为她这些是认真的了!

  以退为进?

  她倒是了解程华年!

  果然。

  在她这句话落下之后,程华年的目光也从她身上扫过,似乎眸子中闪过几分歉疚,但越是这番姿态,却越让宋锦瑟想着挡在他们之前!你以退为进,那我便步步紧逼,倒是要看看,还能耍出什么招数来!

  “既然这样,那更没什么必要在我面前做出什么深情的姿态了!”

  她侧过身。

  目光落在了安亦然身上,

  “我吃的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好!”

  安亦然自然是处处以她为先的。

  安静的咖啡厅内,此时淡淡的音乐还流淌着,但眼下却无法让人心静下半分!原本还有不少人将目光落在两人身上,眼下看着戏剧落幕,倒是一个个将目光也都挪了回去,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的平静,但程华年的心,却静不下了!

  眼看安亦然和宋锦瑟一向外走,他心里顿时止不住的烦躁!以往的冷漠自持在遇上宋锦瑟之后更是一点点崩塌。

  片刻后,他忍不住的站起身来,

  “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会给你补偿!但婚约,却再无可能了!”

  他撂下这一句话便想转身离开。

  但岳斌杉又怎么会让他轻易的走了?

  面前的咖啡还冒着冉冉热气,她声音微微沙哑,

  “原来,你竟然和我喝一杯咖啡的时间都没有了,我们这几年的时光,让你连坐下来陪我喝杯咖啡都做不到了吗?”

  程华年脚步一顿。

  看着女子此时眼眶含泪的看着他,姿态更是楚楚可怜,沉默了片刻,将眼前的咖啡一饮而尽,而后便想离开,而岳斌杉则是猛地起身,将他直接拉了一下,“我有些难受,你送我回去吧?以后,我们之间也就两不相欠了......”

  “我给你叫司机......岳斌杉?岳斌杉?”

  他话还没完,眼前的女人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