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宋锦瑟微微一笑,靠在男饶怀里,

  “我诱惑你的话,又怎么会让你见到刚刚那难堪的一幕呢?你会接受一个被别人碰过的女人?”

  她心里冰冷。

  清楚程华年的个性,更清楚他此时对她已经产生了怀疑!

  但,那又怎样?

  程华年看着眼前娇媚的女人,心里越发有些捉摸不透的,感觉她像个谜一样围绕在他身边,每次出现似乎都让他下意识的将目光放在她心上,即便是知道她另有图谋,却依旧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和心思!

  他微微凑了过去,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脸上。

  两人贴的极近,连脸上的绒毛都看的清清楚楚,而宋锦瑟的心,也随着他的动作渐渐的提了起来,耳边,也传来男拳淡的声音,

  “如果你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那你现在达到目的了。”

  呵呵。

  宋锦瑟差点笑出了声儿。

  身子一侧,从他的怀中闪身而出,嘴角噙着一抹妖娆的笑,

  “那...我的目的可不仅如此呢?”

  “嗯?”

  “我要的.....是你的心啊。”

  她笑的妖娆。

  犹如一个夜里的妖姬一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饶气息。

  尤其是看着他的眸子,更是盛着一汪秋水,脉脉含情,欲语还休的姿态,让人顿时觉得莫名燥热,程华年的目光更像是长在了她身上一般,似乎要将她看透......

  话落。

  她姿态妖娆的转身去了浴室。

  不多时,顿时听到隐隐约约的流水声,尤其是房间的浴室,在客厅后面的拐角处,拉着百叶窗,让人隐约间似乎能看到那个妖娆的身影,想着她此时在浴室的场景,程华年的心也渐渐变得乱起起来,莫名的一股烦躁涌上心头,只觉得这个女人让人捉摸不透却又想着一点点接近。

  浴室中

  宋锦瑟神色冰冷的将擦拭着身上,想着程华年刚刚的举动,更是在自己胳膊上脸上狠狠的多擦了几遍。

  她有些矛盾!

  矛盾既要向他报仇,又不想和他切实的扯上任何关系!程华年的个性她很清楚,有些手段就要使在明面上来,她就要勾起这个男饶兴趣,就要他彻底爱上她之后,再狠狠的将他一脚踹开!岳斌杉,程家,程母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不是处心积虑想要让她死吗?

  她死不了,就要让他们好好尝尝她当初的痛苦!

  越是在乎的,她越要让她们亲眼看着是怎么毁掉的!

  洗澡声渐渐变得淅淅沥沥,而后停了下来,门悄悄打开,女人探出娇俏的脸,声音中理直气壮,丝毫没有在旁人家里的拘谨,

  “程华年,我衣服被扯坏了......给我你的衣服。”

  “......”

  他眸子暗了暗。

  起身从衣柜里拿了一件衬衫和长裤递了过去,不过片刻,就看到那个女人发间滴水的走了出来,只套着他的衬衫,纤长笔直的长腿顿时暴露在空气中,让人下意识的将目光看了过去,肤如凝脂的便是她了,微微侧着身子擦着湿发。

  水滴落在衣裳上,顿时映出姣好的身材。

  让人再移不开视线,而程华年看着她此时的姿态,更是眸光都暗了许多,两步走上前,似乎顺手将她擦头发的毛巾接了过来,让她坐在床边上,手指在她的发间轻轻划过,声音也淡淡的,

  “做我的人。”

  他冷不丁的开口。

  宋锦瑟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下一秒,男人便欺身压了身来,顿时将宋锦瑟气的心里直骂街!

  你他娘的!

  能不能别动不动将人乒?

  你以为你将近一米九的身高体重压在她身板儿上,还轻如鸿毛吗?

  踏马的快把她压死了!

  偏偏。

  宋锦瑟还要做出一副妖娆的姿态,

  “做你的什么人?地下情人麽?程少?你似乎忘了你和岳斌杉未婚夫妻的身份,难不成想要让我给你当见不得光的情人?嗯?我看起来,有那么廉价?”

  “没樱”

  程华年顿时反驳。

  一想到他和岳斌杉多年来未婚夫妻关系,尤其是在他植物人昏迷不醒的时候一直陪着,又怎么会直接离开?

  但...

  眼前这个女人,却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心。

  让他割舍不下。

  明明不过见过两次,却似乎早就出现在他身生命中一般,让他有些抑制不住的心动。

  而宋锦瑟,则是看着他这副模样,勾了勾唇角,

  “既没有,谈何让我做你的人?”

  她忽然屈膝。

  顿时让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拧了拧眉,她却面不改色的看了回去,

  “那,程少现在压在我身上是想做什么?莫不是要和我好好讨论一下生命的大和谐运动?”

  程华年闻顿时闪开了身子。

  她随之起身。

  神色淡淡的转身就想着门口走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落下一句,“我韩墨染,可不是和别人共吃一碗饭的人!”

  “韩墨染?!”

  “啪!”

  响亮的巴掌声顿时响起。

  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疼!

  居然对她动手?

  宋锦瑟下意识的想要还手,但当看到岳斌杉的模样时,顿时闪了闪眸子,生生的受了那一巴掌!

  “动心思动到我男人身上了!韩墨染,你想怎么死?!”

  岳斌杉接了明总的电话被一顿怒骂后,急匆匆的赶到了这里,一到门口正看到她走了出来,身上更是穿着她给程华年买的衬衫,顿时火冒三丈,尤其是听着她刚刚那句话,更是怒火中烧,偏偏,面前女人还一副淡定的姿态,

  “怎么死?”

  她微微一笑,

  “自然是美死,老死了,怎么?关心这么多,我死了难道你还要给我陪葬麽?”

  脸上火辣辣的疼!

  若不是程华年在旁边的话,她必定让这个女人头都不知道歪到哪里去!而现在,却扯了扯唇角,半遮半掩将自己脸上的伤漏了出来,看着程华年更是一副娇弱的姿态,

  “我没事的,只要你们别因为我而有什么误会就好,只要姐姐开心,我是不会在意的!至于你刚刚的那些...我想,大概是我不值得吧。”

  话落。

  她转身就走!

  赌是一副绿茶婊的模样,顿时岳斌杉肺都要气炸了!

  “你不许走!事情都没了结,你还想走......”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