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医院内抢救室内进进出出,白子博昏迷人事不知,而程华年情况更是严重,头上被撞得那一下几乎要了他的命,而身上大大的伤口更是无数,只是在昏迷状态下,都不忘记紧紧抱着自己的衣服,被推着进了手术室。

  “情况怎么样?”

  “病人脑部受到严重撞击,肺部呛水,即便是抢救下来,以后苏醒的几率也不高!浑身多处骨折,只能尽力而为,就算抢救下来,以后也只能躺在床上,如同植物人一般!”

  “......”

  程母顿时腿一软。

  岳斌杉更是如遭雷击!

  她好不容易算计到现在这样,宋锦瑟死了,原以为程华年早晚都会看到他的存在,但眼下却听到这样的消息,更让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那她算计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不过,一想到程华年身后的势力,更是抿了抿唇,似乎已然有了决定!拉着那主任的手,字字恳切的开口,

  “无论如何,都请您务必全力以赴!”

  ......

  “华盛boss坠崖,此时情况危急正在抢救!”

  “据是因为宋锦瑟的死亡而前去,却在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

  “同行的还有白子博,眼下华盛群龙无首,又该何去何从!”

  “......”

  当下午,新闻铺盖地!

  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去的消息!

  程华年伤重昏迷,以后都如植物人一般的消息不胫而走!

  顿时在京都掀起了轩然大波,毕竟他现在还是华盛boss,他出了意外,那华盛怎么办?

  这个时候。

  程华尘直接站了出来。

  以程华年亲兄弟的姿态,要入主华盛集团,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早就料到程华年一出事儿,会有不少人将目光放在华盛身上,却没想到这一切会来的这么快!程华年和白子博均是处于昏迷状况,而程华尘以程家饶姿态暂时代理一切事务更是在情理之郑

  虽有些异样的声音,但明面上却一切如常。

  程华尘如愿的进入了华盛,而这些也顿时引得不少唏嘘。

  “程华年这一切是为他弟弟铺路呢!”

  “如今一出事,全都交在了程华尘的身上,即便是暂代,也会拿到不少好处吧。”

  “那可不是......”

  “现在是暂代,以后还不知道会如何呢...”

  ......

  “算计了那么久,总算如愿以偿了!”

  “日后,便让那些瞧不起我们的人刮目相看!”

  杨姗姗眼神得意。

  算计了那么久。

  从告诉宋锦瑟一切事情,到暗中和谭宗平他们联系设计了这一切,一直到宋锦瑟被抓程华年出车祸!桩桩件件更是不露一丝痕迹,只是......唯一不清楚那个暗中给他们传递消息的人究竟是谁!

  但现在,也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程华年成了植物人,白子博昏迷不醒,他们只要在这期间将谭宗平解决了,入主华盛,那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他们想要的,已经全然达到了!

  程家一地琐碎。

  程母和程华尘之间的抢夺大戏更是让众人吃了许久的瓜,连岳家都掺杂进去了,当初有多艳羡岳斌杉和程华年之间的感情,如今就又多讽刺!

  岳家想要弃而不顾,但岳斌杉却不肯。

  执意要坚持和程华年的关系,头顶着程华年未婚妻的名义,在军营中更是受到了不少好处。原本一路提携程华年的张司令和韩中将得到消息后,更是直接将程华年秘密接走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听到有关程华年的消息,至于他是死是活,更是不清楚!

  ......

  而宁王在知道这一切后,第一反应是一场笑话!但当调查清楚后,顿时如遭雷击,不敢置信!他不敢想那日在宋老太太的丧事上,她还和表现出态度坚决的模样,以后要和程华年撇清一切关系,但却连个尸体都找不到!

  她怎么可能死!

  她才十岁,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因程华年而死!如果不是他的话,她或许现在还会站在他面前和他嬉笑怒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个全尸都没有!

  宁王几乎疯了,但在清楚一切来龙去脉之后,更是恨死了程华年,以至于到后来,甚至不惜赔上自己的所有,也要让程华年付出代价!

  ......

  宋家人在得到宋锦瑟死亡的消息后,更是如晴霹雳一般!

  宋老太太还没过头七,眼下又传来这样的噩耗,宋家人全都沉浸在一片悲伤之中!

  宋知礼他们兄弟几个不甘心要调查清楚,但得知一切都属实后,更是直接去程家上门闹了一番,但却被程母直接用势力压着,以闹事之名将宋家哥几个送进了警局,而宋家更是在接二连三的噩耗打击中,宋老三一病不起,整个宋家如同失去了精神支柱一般,陷入了一片混乱...

  ......

  “他现在的状况不适合长途跋涉......”

  “但现在只有这一个条件!y国医学发达,或许送过去还有机会!呆在国内只是等死!你也不希望我们培养这么久的人毁了吧!若不送过去,你以为他还能坚持多久?!”

  “罢了罢了。”

  军营郑

  老者和中年男人此时正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人讨论着,张司令官最后还是认同了韩中将的话,同意将程华年送到国外去,两人联系了人,却听着那边传来消息,

  “实在是不巧,我这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病人,正在生死关头!若是可以便等一个月后再送来,若是不行的话也只能作罢!”

  “咱们这都是多少年的交情了,你居然让我等?我这也是人命关啊!”

  韩中将气急败坏。

  但电话中的人,似乎也颇为无奈,“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在y国!人家是首相亲自送来要求必须治好的!那我要是出了差错,怕是明儿就要去地下找阎王爷喝茶去了!一个月后情况稳定了再来吧!”

  话落。

  那边似乎匆匆忙忙的,可以听到阵阵嘈乱的声音,草草的应付了几句便直接把电话挂断的老者,此时擦了擦额间的汗水。

  看着眼前这个浑身上下都看不出一块完整的肉的病人,更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