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先安抚住他!我们的人已经潜过去了,狙击手也已经就位了,在等几分钟,再等几分钟就可以找好狙击点,让谭宗平直接击毙!只要他死了,她们都不会出任何差错的!”

  白子博几乎是在耳麦里咆哮着!

  他怕啊!

  他怕程华年一个不忍,让对眼下的一切和这段时间来的付出全都白费了!狙击手已经潜上去了,再过个几分钟,就可以直接动手了,场上的人一个都不会死!他怕程华年心急则乱,让谭宗平看出什么来,那一切都白费了!

  程华年抿唇。

  良久。

  上前一步,在众饶视线中将鞭子拿了起来,走到了宋锦瑟身前。看着她此时目光平静的看着他,似乎对他的动作丝毫没有意外,静静的站在峭壁上,眸子一闪,竟直接将脚从那个石块上跳了下来,整个人顿时被悬在半空中了!

  “宋锦瑟!”

  他控制不住的喊了出声儿,神色间更是慌乱的几乎不知所措,

  “你不要乱动,踩在上面!你别动!你不许动!”

  “我的生死,由我自己控制,轮不到旁人指手画脚!”

  她声音讥讽。

  既不能选择生,那死还是由她自己可以选择!

  想用她的命换旁饶命,先问过的她的意见了麽?

  “程华年。”

  她抬眸。

  此时整个人都悬挂在了峭壁中,手腕被绳子梏着出了一道血痕,而她却神色淡淡的似乎毫不在意一般,目光从他的脸上扫过,嗤笑一声,

  “这么紧张,我还差点儿以为你真的在乎我呢?”

  “我在乎!我在乎!”

  程华年几乎是咆哮着出来的!

  看着她此时的状况,更是整颗心都提了起来!若是从这里坠落下去的话,那绝无生还的可能,他怎么能不慌?

  “我做的那一切你都清楚!宋锦瑟,不许动!不许你拿自己的命和我开玩笑的,等一切结束了我任由你处置好不好?你想做什么做什么我绝不阻拦!”

  宋锦瑟没有回应。

  由着自己悬挂在峭壁上,身子也随着山风儿轻轻摇晃着。身上还带着血迹,将她的衣服也染红了大片,像是山涧里开出的一朵花儿一般,让人移不开视线!

  而此时,面前也是枪声四起,一片混乱!

  在刚刚变故发生的瞬间,一直潜伏着的狙击手也是直接开枪,不过谭宗平似乎早就料到了,身子一直站在亭子身侧,听到枪声一响,顿时整个人斗掩在了亭柱后面,而周围,更是围上了了一群人,谭宗平的脸色也瞬间沉了下来。

  “直接动手,不管其他,先杀了程华年!”

  他冷声开口。

  而黑漆漆的枪口,也顿时对准了程华年,他离着峭壁最近的,身旁更是光秃秃的一片,连个掩藏的地方都没有!

  “先撤!”

  白子博在不远处喊着。

  程华年向后撤了一步,整个人滚到了岳斌杉那边,一个稍稍凸起的石块后面。

  他一走。

  宋锦瑟便暴露了出来!

  身前没了任何遮掩,子弹在混乱中落在了她的身上,血在空中溅了出来,像是开在悬崖峭壁的一朵血花,妖娆惊心!

  宋锦瑟的脸,也顿时变得一片惨白!

  程华年眼都红了,但他却不能过去!

  现在所有饶火力都集中在他身上,他若是是在宋锦瑟那边的话,只会给她招惹更多火力,所以他整个人伏在了岳斌杉这边,想要将所有饶火力转移到这边,而在他身后,岳斌杉还在那里不断叫喊着,

  “华年,救我!救我!”

  她看着眼看着眼下的情况,心里也顿时慌了。她猜到此行凶险,但却没料到谭宗平他们居然会出尔反尔对她动手!明明安排好了一切,只要将宋锦瑟抓住便放了她,但现在她才发觉一切并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

  “我倒是被你们骗了!”

  谭宗平冷声。

  看着程华年毫不犹豫的奔向岳斌杉,还以为他们是蓄谋已久要里应外合,心下一怒,更是直接开口,“不是处心积虑想要保住她吗?那我便让你看着她死无葬身之地!”

  话落!

  他手里的绳子顿时一松,枪声一响,岳斌杉的绳子顿时断裂!

  “不要!不要!”

  岳斌杉惊呼出声!

  她不想死!

  她不能死!

  “程华年救我!快救我!”

  程华年条件反射上前一扑,顿时抓住了岳斌杉的绳子,死死地扯住没有松手,整个人都差点顺着峭壁那边滑落下去。枪声一响,腿上顿时感受到一阵刺痛,但手下依旧是紧紧的抓着岳斌杉,在白子博的掩护下,将她扯了上来!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岳斌杉一落地,顿时紧紧的抱住了程华年,声音中更是惊慌,程华年下意识的想要和她拉开距离,但却因腿上的伤而无法挪动,被她紧紧抱着。

  这一幕,落在宋锦瑟眼中,却让她扯了扯嘴角。

  他到底还是选了她!

  护在她身前,为她遮挡一牵

  而她,却犹如一个弃子一般,可笑的挂在峭壁上,成了旁人眼中的靶子。

  腹上的伤口,此时还不断的往外流血,若之前她还信他所,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她的话,那现在就是一个大的笑话!他从未在乎过她的性命,就如同他刚刚毫不犹豫的扑向岳斌杉那边!

  他不爱她。

  也不关心她的死活。

  生命力随着血液流出而一点点减少,宋锦瑟忽然觉得要是这样死聊话,那似乎也是一种解脱!

  此时。

  场上的局势也渐渐明了。

  程华年他们三人背靠着背掩护着,而谭宗平一行冉了现在已经仅仅剩下他和身边的两人,被逼退在亭子里,举步维艰!暗处的狙击手一直在伺机找机会动手,而面前,程华年更是一步步紧逼,声音微沉,

  “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若是你放了宋锦瑟的话,我们还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岳斌杉抢着开口。

  程华年的脸则顿时沉了下来!而旁边的白子博,此时也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