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顿时将即将出口的话咽了下去,画风一转,

  “所以,现在自己认错的话,或许还会给你一点面子,不要闹得场面不可收拾,到时候就怕你名财两失了。”

  “......”

  宋锦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那模样,更是像是看着一个傻子一样。

  而宁王和时希明也没有开口,反倒是都懒洋洋的看着他,似乎颇为愉悦的模样,这让杨名望顿时有些摸不清头脑,原以为他们会自己撕起来,却没料到一个个都将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周围众人也没开口。

  主办方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

  “宋锦瑟,若真是你做的,只要你将稿子交出来,那看在宁王的面子上,我们也不会太为难你......”

  “我自己写的,还需要藏起来?”

  她声音淡淡的,却带着不容置疑。

  话音一落。

  场上众人皆是一脸惊愕!

  他们听到了什么?

  她自己写的?难道不是时希明写的麽?

  而杨名望更是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直接笑出了声,看着宋锦瑟一脸讽刺,

  “也不知该你初出茅庐好呢,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好!时希明写的词,也是你能冒认的?弄墨的名声,也是你可以想顶下来就顶下来的?你怕是连他是谁都不清楚,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他的粉丝若是听到这样的话,怕是你以后都别想过安生日子了!”

  “就是!”

  “跟着宁王连这点事都不清楚?”

  “那来这一趟做什么?白白浪费了机会!”

  “......”

  众人长吁短叹。

  若是他们和宁王一队的话,即便是让时希明简单的写两个歌词,那也是足够他们受用终生了!而眼下,宋锦瑟白白浪费了这个机会不,居然还当着时希明的面自己是弄墨?

  那不是大的笑话么?

  宋锦瑟没有开口,只斜睨着眼前众人。

  程华年眼神中闪过几分诧异。

  关于弄墨,他也略有耳闻,即便是向来不关注这些,弄墨的名字他也听过,将宁王从无名的时候一路扶起来,白子博还过这个人若是有心思的话,怕是歌唱界都可以稳居第一,然而现在,她却弄墨就是她?她就是那个想来神秘的背后人?

  宁王是三年前崛起的。

  那时候,她七岁...也是,他离开白山村之后了......

  他眼神闪了闪。

  而场上,从原本的长吁短叹到现在的针落可闻。

  原本众人并不在意,但看到时希明和宁王那似笑非笑的模样时,脑袋里也顿时嗡文,尤其是看着宁王懒洋洋的站在一旁,似闲聊一般,

  “他宋锦瑟会偷自己的稿子?”

  “自己写还需要偷?”

  “弱智!”

  “弱智!”

  宁王和时希明异口同声!

  杨名望闻,顿时向后退了几步,手指着宋锦瑟,更是一幅不可置信的模样,声音中都带着满满的惊愕和荒唐,

  “她怎么可能是弄墨!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脑瓜子也嗡文!

  满脑子都是不可能!宁王三年前崛起的,这个丫头才不过七岁!七岁能做什么?七岁的时候能写出那样的词曲?能把宁王徒歌唱圈的高峰?凭借着她一己之力红起来的人,现在却让他相信这个人是眼前这个才刚刚十岁的娃娃?!

  简直荒谬!

  众人也是如此!

  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宋锦瑟,满是不可置信!

  宋锦瑟嘴角噙着淡淡的笑,

  “这,该不会还需要我提供什么证明吧?”

  场上,一片安静!

  还需要什么证明?

  宁王和时希明的默不作声便是最好的证明了!

  “宋锦瑟居然是弄墨...”

  “怪不得,宁王会将她请过来,怪不得那日被质疑的时候,他会让众人拭目以待!”

  “原来,竟然是这样的!”

  “......”

  杨名望看着眼前的情况,即便是再不想相信也不能不相信了!

  刚刚的话,也在瞬间成为了笑话!

  而宋锦瑟,却没有想放过他的意思,反倒是一步步走上前,步步紧逼的开口,

  “杨先生现在还有什么想的?我偷歌词?嗯?被饶利益驱使,做出这种事情也在意料之中?嗯?那我倒是想问问,得有多大的利益,值得我这样疯狂的连自己稿子都偷?”

  “......”

  杨名望脸色难堪。

  但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即便是想否认也否认不聊,于是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这只是了常饶推测,你既然是弄墨,那一切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了了之?”

  宋锦瑟冷笑,

  “我是弄墨便不了了之不追究了,倘若我不是的话,就只能由着你们往我身上泼脏水了?”

  “不是...”

  “那是什么!”

  她脸色沉了下来!

  而场上的气氛也顿时变的尴尬了起来!

  刚刚还处处紧逼的人,现在反倒是一句话都不出来了!尤其是刚刚掺话的主办方,此时更是心虚的没有开口,生怕下一秒就被矛头所指!毕竟,他们在意的不是宋锦瑟本身,而是弄墨这个名字能给节目带出去的噱头!

  他们相信,只要这个消息一放出去,那这个节目,必定一炮而红!

  流量?

  这些人本来自带许多流量!更遑论现在还爆出来这么大的爆点!什么稿子他们通通都不在乎了,眼下,想到这条消息不日便会震惊所有人,他们的心,也顿时变得激动了起来!

  杨名望脸色难堪。

  下意识的望向周围几人,却发现没有一个人要站出来帮他的意思!

  都是在圈儿里混的,不准以后还会求到弄墨身上,眼下又怎么会触怒她而帮他呢?这么现实的事,几乎不用考虑便已经有了决定。

  杨名望抿唇。

  刚刚的难堪此时也被笑容所覆盖,

  “都是我考虑不周了,在这里和你赔个不是。既然事情也清楚了,大家也没必要都聚在这里了,都散了吧,眼看着比赛也要开始了,希望到时候不被宁王和宋姐压的太惨......”

  能屈能伸。

  这才是杨名望的个性!

  但...

  他不清楚,记仇也是宋锦瑟的个性!

  这几次三番明里暗里的针对,她若是不做什么,那还叫宋锦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