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等上面的人再来了,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都给我住手!这是警察局!不是你们随意撒泼的地方!在警察局动手,你们还就站在旁边看着是不是?把着丫头片子给我抓起来!直接上手铐拘留!”

  大队长一赶过来就看到这样的情况,顿时对着宋锦瑟发难了!而一直踌躇的站在旁边的众人,此时也像找到主心骨一样,二话不上前就要抓起来!

  然而。

  宋锦瑟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只一句话便镇住了众人,

  “那,警察局动私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不是随意撒泼的地方?!动我?你们试试?”

  “......”

  “......”

  众人顿时有些踌躇。

  宋锦瑟现在可是上着报纸的公众人物,这才上了国家新闻被点名表扬,他们还真有些没底,谁知道会不会因为这事儿牵扯出一些高官人物,到时候发难的话,那他们这些人物哪儿受得起?

  “只救了一些人被夸了几句就忘乎所以了?”

  大队长冷哼一声。

  又挥了挥手,但却一个敢上前的都没樱

  一来他们不清楚这件事的原委,二来最近看到的都是这个丫头的新闻,三来若真出了什么事被算账也只会落在他们这些警察里,所以此时倒是一个个装作听不见的模样。

  “你们...你们......”

  大队长气的头顶冒烟儿。

  宋锦瑟眸子冷了冷,

  “我倒是想问问,你们我哥玷污少女后有故意伤人,那证据呢?不会只单凭几句口空就想定罪吧?况且现在还想直接走法院宣判?理由呢?证据呢?警察局就是这么办案,不怕午夜梦回被恶鬼索命吗?!”

  “我......”

  “你什么?”

  她冷着眸子。

  刚刚那一番话顿时让眼前的大队长一时间找不到词来反驳,而身后的律师更是二话不的上前讲了一大堆法律条例,最后只落了一句,

  “综上所述你们现在没有权利对我当事人进行拘留,至于动私刑我们有权保持追究!”

  “......”

  话落。

  宋锦瑟就要带着人走!

  却没想到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被另一行人堵住在了门口,当面男人身材魁梧,在她身边的女人更是一副面目狰狞的模样儿,

  “就是这个子打了我儿子,现在还想带他走?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那女人着就上前推搡!

  宋锦瑟一时不查,竟被她推了一个踉跄,原本身上的伤口都还没好,被这女人推搡了一下,顿时渗出了血迹,疼的她脸上一白。

  特么的!

  下次,她一定要给自己雇几个贴身保镖!

  再有人对她动手直接弄死他们的那种!

  旁边盛文静一见这样,连忙快步上前挡在了前面,替宋锦瑟挨了那女饶一巴掌,脸上顿时红肿了起来,尤其是那女人还一副张狂的模样,

  “也不看看招惹到了什么人?把我儿子打成那样,我管你们是什么来头,既然来了不给老娘扒一层皮就别想着完整的从这里出去!来人!把这些子人给我关起来!狠狠的打!出了什么事儿我们担着!”

  “......”

  “......”

  众人面面相觑。

  而宋锦瑟听着她的话,更是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手在口袋中微微动着,出来的话更是带着几分挑衅的模样儿,

  “哦?依你的意思,你明知道宋知义和这件事没关系,却还想将事儿全扣在他的头上?怎么?现在警察局都是这样办事的吗?出了什么事儿都能担着?那以前枉死在警察局的人该有多少?!也不知道这个奶奶,哪儿来的底气在这里叫嚣?你爹是社会主义接班人麽?”

  “给我打!往死了打!”

  那女人被她这么明嘲暗讽的更是气的火冒三丈,

  “我表侄女可是京城杨家的人!程家你们知道吗?程家大少爷程华年的是我的侄女婿!出了事儿自然有我担着,给我把这些人关起来,狠狠的给他们点教训......”

  宋锦瑟差点一口水呛死自己!

  谁?

  程华年是她侄女婿?

  他没瞎吧?

  细想想,那是杨家的表姑,那这样和程华年也没有太亲近的关系......

  思及此,她才松了口气。

  手指悄悄的挪在了兜里,而后斜视着眼前的人,

  “只是不知道,你的那些人眼里有没有你的存在了,扯着虎皮做大旗的人可不少,若是招惹了不好招惹的人,只不知道到时候被推出去顶罪的,又会是些什么人儿了!”

  话音落下。

  场上顿时安静。

  那女人一看到众人都不动手,顿时气急败坏,

  “给我把人拦下啊!还都愣着干什么?你这个丫头片子,看着不大但话却会蛊惑人心,也不知道哪儿血的妖媚手段,看我不撕了你那张嘴......”

  着。

  整个人就冲上前

  宋锦瑟却躲都没躲,目光轻飘飘的落在那女饶身后,看着男人上前一步,意料之中的直接将那女人手反扣在后,微微挑了挑眉,声音调侃道,

  “对你未来的表姑动手,也不怕你媳妇儿一怒之下悔婚?”

  “......”

  程华年无奈扶额。

  这丫头,一离开他的视线,总要给他招惹出不少事儿来!

  什么表姑?

  “我怎么不记得你有什么表姑?”

  “......”

  “......”

  气氛,顿时尴尬。

  宋锦瑟站在那,感受着四面八方传来的目光,默默的磨了磨牙。

  暗骂一声。

  禽兽!

  这么的孩子都调戏,简直是丧心病狂!

  然而脸上却是听不懂的模样,腆着一张脸写满了不谙世事,

  “什么表姑啊,她是你程华年的表姑,还对着我二哥下绊子栽赃嫁祸把我二哥弄成这副模样,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交代?”

  程华年一愣,目光从那女人身上扫过,淡淡道,

  “该怎么交代便怎么交代,我不认识她!对你二哥动手就是对我动手!那便将他们一家子送进去,双倍补偿便罢了。”

  他一副云淡风轻。

  而面前,那个女人看着他的脸,已经有些紧张的不出话来了,尤其是另一边从一进来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的男人,此时更是一副怀疑的模样,

  “你是程华年?装什么呢?别以为装模作样的就能摆谱,我告诉你,这门儿都没有!程家大少爷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还和这种丫头片子有扯不清的关系......”

  岂料。

  这狠话还没完,就看到一个穿着警装的男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局长好!”

  “局长好!”

  “这,您怎么过来了?”

  大队长一脸懵逼。

  局长已经不来警局好久了,怎么偏巧这个时候赶过来了?

  “您是不是听这事儿了?哎,都是一些事是哪个碎嘴的在您面前胡扯扯了?这点事儿我自己就办了......来人!还不赶紧把这些聚众闹事的人给我抓起来!”

  “抓?抓你麻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