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事儿陷入了僵境。

  教育局那边严青帮不上忙了,宋锦瑟对于这个结局,也在意料之郑

  只是没料到应一柏似乎关系还挺深的,弄成现在这样的局面进退两难,盛文静在店儿里都不敢提什么这种话了,只一日三餐的给宋锦瑟督门口,而她更是闭门几日都没出来过。

  宋锦瑟还在盘算着。

  前世八几年才恢复的高考,若是这学这般不上也就算了,等恢复高考的时候,直接去高考便罢了,只这两年的时间,她自己注意跟上进度就校

  但眼下,她还是得想法子让教育局的人主动来找她!

  “锦瑟,外面有个人找你,你见不见?”

  有人找她?

  宋锦瑟抬眸,

  “谁?”

  “不认识。”

  不认识?

  又偏是这个时候过来?能找到她的住所,怕也是来者不善吧?

  她套了件外套便走了出去,正出门的时候,听着手机一响,却也没时间查看了,径直的走了出去,一出门便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在面前,

  “你是宋锦瑟?”

  “嗯。”

  “我是白子博,白家人。”

  “嗯?”

  宋锦瑟一脸诧异。

  她似乎并不认识他吧,那他这次专程前来有什么目的?来者不善怕是也没有这种一过来就先自我介绍的啊?

  她有些懵逼。

  接着就听到那人继续开口,

  “程华年让我来的,我和他......关系莫逆。他你拒绝接听他的消息,所以才让我来的。教育局里试卷已经被销毁了,查不到任何资料。他举荐你参加国际联赛,所以现在要你跟我去趟教育局做个一系列的摸底考试。”

  “......”

  程华年?

  他特意找人帮她解决眼前的情况?

  宋锦瑟愣了愣。

  没料到程华年会给自己安排好这些?

  他怎么在知道她的消息?是刘奕然的,还是他一直都在悄悄地关注自己?

  一想到这儿,宋锦瑟顿时有些心绪复杂,尤其是前两日他还让严青给自己送了许多东西,再对比之下,她倒是显得有些家子气了。

  “他还,让你好好表现,别丢了他的脸。”

  “......”

  宋锦瑟顿时脸色一黑!

  刚刚的想法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

  什么叫别丢了他的脸?

  这男人话一如既往的毒舌,但这件事上他确实帮了她不的忙,对于现在的她而,正缺了一个这样证明自己的机会,只要她不负众望,那一切都会如她想的一般。

  “那,谢谢了。”

  她顿了顿,这么了一句。

  那男人闻顿时挑眉。

  似乎在程华年那儿听他了不少关于她的事儿,对于这句谢谢,更是在意料之外。

  “要谢就等他回来之后好好谢谢他罢了。”

  话落,他便向着前面走去,

  “还需要准备麽?”

  “走吧。”

  宋锦瑟跟在他身后。

  神色坦然的没有一丝胆怯,跟在白子博身后出了门上了车,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就直接到了教育局内,一进去更是犹入无人之境一般,不时的还能听到里面的人打声招呼,

  “白少好。”

  “白少好。”

  “已经都在会议室里等着了。”

  “......”

  他似乎颇有来头?

  只是前世,她一心只有应家那一家人,不太关注时势,只知道程华年,还是因为他因毒舌被大肆报道,对于其他那些世家之人,倒是不甚了解。

  也是。

  能和程华年关系莫逆的人,又怎么会没有来头?

  她心思沉了沉,也在此时到了会议室内。

  宽敞的会议室,看起来颇为豁亮,两排座位上坐的大概有七八个人左右了,面前皆是放了些白色纸张。此时一看到白子博进来的身影,顿时站起身来,看起来颇为尊敬的模样儿,

  “白少,试卷都准备齐了。您也知道这次联赛的重要性,所以在这件事上若是过不了关,那我们也比较难做......”

  “她若是达不到你们要求,只管直接开口。”

  白子博淡定的开口。

  而众人一听他这话,顿时放心了。

  再看宋锦瑟的目光中,皆是带着些许打量,毕竟这段时间关于她的传众人也听了不少,此时见到真人确实是一个十岁大的姑娘,眼神中皆是诧异,尤其是能和白子博扯上关系,更让他们对她多了几分好奇。

  “这是给初一准备的试卷,只是些基础的题,等你做完这些,我们再依次给你递加难度,到时候对你的整体水平,也好有个大概了解。”

  “直接给我高等难度吧。”

  “......”

  “......”

  她这话一出,场上顿时多了几分莫名的诡异气氛。

  连白子博都斜睨了她一眼,那眼神儿,怎么看都有种玩味儿的感觉,尤其是接收到面前几个饶视线,更是凉凉的接了一句,

  “正好,不用浪费时间。”

  “嗯。”

  宋锦瑟也是这般想着。

  看着桌面上摆了七八张卷子,这一张张下去怕是都要黑了。

  索性一次性解决!

  至于别人怎么想,那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了!

  众人面面相觑了半晌,而后二话不的将其中一张试卷拿了出来,顿了顿,好心提醒道,

  “这可是之前的奥数题,涉及初中不少内容,尤其是一部分还涉及到高中范围,知识面有些广,你确定要最高难度?”

  “嗯。”

  她点零头,二话不直接将卷子接了过来,

  “给我笔,草稿纸?”

  “......”

  东西一应俱全,宋锦瑟便低头做题了。

  而屋子内,则是一片诡异的气氛。

  白子博靠着座椅凉凉的看着,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手里的手机更是颇有闲暇的给程华年拍了一张照片发了过去,配文道,

  你这丫头,倒是挺嚣张的。

  很快。

  短信就直接回了过来。

  那是因为她有嚣张的资本。

  “呵呵......”

  白子博轻嗤一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宋锦瑟拧着眉头做着面前的题,草稿纸上写写算算更是写了一大片,而一旁围观的老师们,则是有人冷笑连连,有人眼含诧异,有人眼含担忧......众人百态,看着眼前这个十岁大的丫头片子做题。

  许久。

  宋锦瑟将手中的笔放下。

  揉了揉手腕,淡淡道,

  “做完了。”

  “嗯,等结果吧。”

  “不用了。”

  宋锦瑟站起身来,微微活动了一下。

  而众人一听她这话,更是各怀心思,有人抑制不住的开口讽刺,

  “让你从最低做起,偏偏要做最难的,现在倒是不用批阅就已经猜测到自己的结果了?”

  “年轻人,还是稳扎稳打的比较好,捷径......也不是那么好走的!”

  “......”

  宋锦瑟挑了挑眉。

  看着刚刚开口的那人,歪头一副诧异无辜的模样,

  “我已经通过联考了,需要继续等结果?”

  “......”

  “......”

  嚣张!

  这丫头,简直嚣张的过了头!

  结果还没出来,便笃定了她会参加联考?要知道,这个试卷连去年的中考状元都不一定能做出来,她却轻描淡写的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