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她眼神微冷。

  然而现在,再多都没用了。

  她已经失去了主动权。

  对面。

  应一柏听着她的话,更是凉薄的笑了笑,看着她眼神冰冷的模样儿,

  “你不是和程华年关系莫逆麽?那现在让他来帮你啊!看看他有没有能力将你的成绩扭转过来?或者带着你脱离苦海啊?”

  “......”

  宋锦瑟冷笑,

  “你想怎么做?”

  “和我结婚!你不是最不想和我在一起麽?那我偏要将你和我绑在一起......嘶......你,你居然还敢动手!”

  “怎么?”

  她将空杯放在了桌面上。

  而面前,应一柏刚刚还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现在已然被浇的透心凉了。原本俊雅的脸上,此时被泼了一杯果汁,看着不出的狼狈,尤其是看着宋锦瑟,更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你信不信,只要我想,你以后再也没地方上学!没一个人敢收你!到那时,你就算跪着来求我,我也不可能答应你!”

  “跪着求你?”

  她嗤笑一声,

  “我当你进了一次少管所会清醒几分,却没想到到现在依旧是蠢得不可救药!让我求你?我怕你会折福!”

  想让她求人?

  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她本就不在意成绩,但这次,她一定要让那些人狠狠的打脸!她不想上学和别人不允许她上,那是两码事!他越是笃定,她越要让他难堪!

  宋锦瑟转身离开了咖啡厅。

  应一柏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冷笑一声,

  “早晚我会将你的骄傲踩在脚下,让你跪着过来求我!”

  ......

  宋锦瑟回到店内。

  看着那摆放在屋里的一众锅碗瓢盆差点惊掉了眼球!

  什么鬼?

  她家进财神爷了?

  随手拿起来一个都是无暇的白玉级别,而那两年之间,她在那个收古董的老王身上,收了不少好东西,眼力也涨了不少,此时一看到这一堆,便猜到了价值不菲,尤其是听是程华年送来补偿赔罪的,更是有些哑口无。

  大佬果然任性。

  若这般的话,怕是以后她还要多生几次气了。

  怕是也能发家致富了!

  宋锦瑟撇了撇嘴。

  ......

  传越传越难听。

  本来考生失利也是常有的,不会闹得这么沸沸扬扬,可偏偏宋锦瑟是顶着各种压力上的,所以才会闹得这么大。让教育局那些原本报以众望的人,一下子落差有些大,自然各种压力和舆论都落在了宋锦瑟身上。

  “你的意思是,现在查不到我的试卷?”

  “对!”

  严青点头。

  他本来就有些关系,可现在亲自找的教育局的人,却没有查出什么问题来,至于想找试卷,更是被教育局里的人驳回了,即便是他动了关系,也并没什么用,

  “教育局里,你知不知道有谁收养了一个孩子,是应一柏。前日他约我出去亲自了这些,这件事和他有些关系,只要找到谁动的手脚,一切就好了。”

  “可现在教育局的人,根本不想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儿。”

  即便是他有关系,但这种板上钉钉又费时费力的事儿,也没人愿意跟着做!现在的人都很现实,没有牵扯到自身的利益,谁会真心实意跟着忙活?

  “那校长呢?”

  “杨校长已经被罢免了校长职责接受调查了,连带着镇上的学也被教育局的人查了。“

  “......”

  宋锦瑟心顿时沉了下来。

  局面有些难堪。

  她给不了那些人利益,那些人自然也不会真心实意的帮她做些什么,可现在她名声毁了也就罢了,害的杨校长那般境地,她绝对容忍不了,

  “教育局......是不是在头疼联赛的人选?”

  “嗯?”

  “我前阵子听校长提起过,我有把握能夺得头筹!但前提是,教育局需要给我一个资格!若是他们已经有人选且不在乎结果的话,可以视若不见,但若是相信我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

  “......”

  严青沉默了下来。

  许久。

  他才开口,

  “这不单单是一场联赛,你不清楚这其中的事,若是没有把握的话,只会让你的处境比现在还难堪!那是几个学校的联赛,之后更是国际联赛,若是你代表出去的话,有任何失误,都会被人用唾沫星子淹死!那后果,比你现在要难过的多!”

  “......”

  宋锦瑟一顿。

  没料到这事儿这么复杂。

  但现在,她没有选择!

  “我可以!”

  她眼神坚定,

  “若是教育局的人不放心,尽管可以考验,只要给我这个机会,他们并没有任何损失,不是吗?”

  “......”

  严青顿了顿。

  深深的看了她一样,点零头,转身走了出去。

  ......

  宋锦瑟只想着这或许是自己翻盘的唯一希望了。

  但却低估了教育局的人。

  “你他行她就行?杨校长之前还信誓旦旦为她做担保呢!可结果呢?结果又如何?还不是连自己的校长位置都不保了?

  也不知道这丫头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一个个的都这么信她的话!”

  男人话毫不客气。

  正是上次劝杨校长的那个教育局人员,梁舒航。此时看着严青再一次找上门,出来的话也没有一点客气,

  “这事儿你别兴心了,没用!”

  “那丫头地能力我清楚,只找你帮我这一次,你都不肯?”

  “......我也不是不肯,你若旁的事儿还好,但这件事不用再提了。那丫头上次不是还嚣张的要我给老杨当一个月的保姆麽?这次找到你又想异想开的些什么?这事儿帮不了!”

  “行!算我找错人了!”

  严青愤愤离开。

  而梁舒航则是嗤笑一声,再看着严青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对着门口吐了口痰转身就走了进去。

  ......

  事儿似乎就此陷入了僵境,

  而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程华年,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脸都黑了下来。

  怎么每次一离开她,她身边总有许多事要发生。

  简直是个行走的惹祸精。

  思及此,程华年无奈的摇了摇头,神色间也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宠溺,而这份宠溺,落在其他众人眼中,可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你老大是不是又在想他那个丫头片子了?”

  “废话!除了她还有谁能让老大出这幅傻样儿?看起来就跟个憨憨似的,有半点老大的气势吗......额...老大我错了。”

  程华年冷着脸。

  看着调侃到自己头上的崽子们,更是毫不客气,“加十公里越野跑,跑不完不许吃晚饭!”

  “不要啊...”

  “不要个屁,还不快滚蛋!”

  “......”

  耳边安静下来,程华年犹豫了片刻,然后将手机拨了出去,

  “那丫头出零事儿,你帮我打声招呼......不,不用全都办好,只要给她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就好,对...其他的都不用管,她自己会解决的...嗯嗯,好。”

  挂断电话,程华年这才舒了口气。

  她向来要强,若是都将事办好,怕那个丫头反倒会和他疏离,还不若这样引荐一下,到时候她自己自然会证明自己的能力。

  他这般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