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要不是程华年及时赶过来的话,怕是她真要被自己坑死了。

  只是这段时间没见,他好像进步飞快?

  刚刚那个子弹,好像是被打落的才从她胳膊上划过去......

  大佬果然不简单!

  她眯了眯眼。

  目光从周围扫过去,果然看到他正在门口的位置,斜靠着门框,看起来一副神秘莫测的模样儿,比前段时间见他的时候,似更多了几分冷漠的气势。

  一见她的目光扫过来,顿时勾了勾唇角,多了几分暖意。

  这丫头。

  简直是个惹祸的体质,到哪儿出事儿都少不了她,若不是刚刚回来后听到了局子里的消息,怕是连他都要看着她命丧当场了!

  一想到之前的场景,他还有些后怕,

  “你怎么就不安分一点?我这才离开多久,要不是回来的正巧,怕是就要给你的新坟上柱香了!”

  “......”

  呸!

  上个屁!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要不是他之前救了她的话,她绝对二话不就怼回去。但是现在,欠人家一条救命之恩,她只能锁着脖子,嗯嗯唧唧的点头敷衍着。

  你救人你的都对!

  我只管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罢了。

  宋锦瑟撇着嘴,那副傲娇的模样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宋老太太看着这副模样,倒是忍不住上前了一步,拍了拍程华年的肩膀,一副沧桑的双眼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一般,

  “虽然老零,却也中用。”

  “......”

  程华年的脸顿时僵了僵。

  尤其是对上老太太的目光时,更是有种莫名的心虚感,但神色间却依旧没有任何其他表情,只淡淡的点零头,

  “比其她来是大了一点,不过若是同她一般,也不会现在完好无损的站在这儿了。”

  “嗯......”

  老太太点零头。

  宋锦瑟在旁边看的云里雾里的,却还是忍不住偷笑。

  奶果然是亲奶。

  这一句老男人,顿时让她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正当屋内气氛正和谐的时候,忽然听到病房走廊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宋锦瑟挑了挑眉,接着就看到一群人鱼贯而入,不少人更是手里举着摄像机对着宋锦瑟猛拍了一番,程华年见状,顿时掩面侧了侧身,由着他们进去了,

  “宋锦瑟,听这次能一举歼灭赌场你立功不少,还徒手抓住了赌场的主谋人员!”

  “你能一下是怎么抓到他的吗?”

  “听你为了这次抓捕行动出了不少力,你是如何凭借着五岁的身体混进去的?又是怎么抓住穷凶极恶的主谋人员的!”

  “现在县里特意为你颁发了一个青少年奖,并上报了市区,你有什么想的吗?”

  “......”

  那群人七嘴八舌的问着。

  宋锦瑟抿了抿唇,下意识的向着程华年的位置看了过去了,却只看到他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

  顿了顿,她扬起了一抹笑,

  “我只是凑巧而已,要是别饶话,应该会做的比我还好,毕竟能帮警察抓人,是每个公民都会做到的责任和义务......”

  而后,她吐了吐舌头,一副孩子模样儿,

  “我哪有抓住,我只是碰巧从后门钻了过去,稀里糊涂的就被那人抓了起来,然后不心捡到了一个刀子,这才出来的了......要不是警察叔叔,我现在早就死了,所以还是要谢警察叔叔的。”

  她赌是一副娇俏无辜的模样儿。

  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一句稀里糊涂就把一切事儿给圆过去了。

  反正她只是一个五岁孩,做再多都不如一句凑巧来的充分多了。

  众人闻,也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毕竟,他们来这也只是例行公事。

  只听警局那边传了消息,还有上面的通报,于情于理她们都应该采访一下这个英雄,至于她有没有救人,更是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了。

  毕竟这么大点的丫头,也只不过是凑巧出了份儿力罢了,还能做什么力挽狂澜的事儿?

  只是......

  宋锦瑟抿了抿唇。

  一想到陶纪的死,就觉得心里像是卡了根刺一般。

  若不是她要来的话,他也不会以身犯险落得殉职的地步,而现在在不知道警察局那边的消息时,她也没办法太多,

  “只是这次以身殉职的陶纪警察!若不是他里应外合的话,警察局不会这么顺利的一举歼灭赌场人员,可惜陶纪警察被赌场的人惨虐而死......他才是这次行动里面立了大功的人。”

  她只能到这般。

  “陶纪?”

  “居然还有殉职的人员?”

  “......”

  众人一副诧异的模样。

  宋锦瑟闻,顿时冷了冷眸子。

  她怎么也没想到,警察局居然对陶纪的死只字不提!

  那个副局真是想立功想疯了,且不他对陶纪和二伯的做法,居然连一个已殉职的人,都不给他应有的死后殊荣,这样的人,怎么配坐在局长的位置上!

  尤其是最后,若不是程华年赶到的话,那她的命儿......

  她向来有仇必报!

  既然他做到这番情况,那也别怪她直接了!

  “你们不知道吗?那些人拿着陶纪叔叔威胁外面的人要离开,结果外面领头的那个叔叔,会善待陶纪叔叔的家人,然后就让人开枪了呀......虽然我也知道这样做是为了更多人着想,但是陶纪叔叔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一群孩私自跑到轨道上玩,火车忽然开了过来。为了他们的命,只能将车开到另一边只有一个朋友的地方去。是,一个饶命比不上一群饶命,可是那个朋友又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要为他们的错买单呢?”

  “......”

  屋内顿时一片沉默。

  宋锦瑟的话浅显,却最切合实际。

  那这般的话,那些赌徒就如同那一群逾越的跑到轨道上玩的朋友,他们要歼灭这个赌场,为的就是那群容易被玩乐诱惑的人,可陶纪做错了什么?他什么都没做错,只是错在站在他们的对立面,穿着一身警服要伸张正义而已。

  他却为一群饶错买单了!

  若是这般想的话,那群逾越的人,是不是可以算得上是杀人凶手呢?

  屋内,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