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第五十一章:明后天就走

小说:重回七零:学霸小富婆 作者:君弄墨 更新时间:2020-09-03 03:31:05 源网站: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明明是俩屁大点的孩子,怎么他就感觉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奸情?

  两人了半晌后,忽然都默契的没有开口话。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

  尤其是感受到两人不约而同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时,更是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对,但瞅了瞅,他还是自顾自的走到一遍呆着去了,也给两人留了一些单独话的空间。

  他太难了。

  ......

  “我也不想瞒着你,只是我家里情况有些复杂,若是可以,我倒是宁愿呆在这个山村里,不回去掺杂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儿。”

  严青离开后,程华年抿了抿唇,看着她的身影,神色有些无奈,

  “我要去京都。”

  “嗯。”

  宋锦瑟点头。

  他在京都,她早就清楚。

  但是京都姓程的人家......她好像听过一些。

  军政界倒是有一个程家。

  前世她只在电视上见到过程家的老爷子,是个开国老军人,家世显赫,搁以后的话儿来,那是国家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而程华年这种更是妥妥的红字军三代。程家的影响力更是京都圈儿里首屈一指的,跺跺脚京都都要震一圈儿的家族!

  若真是这般的话,那他回去还真不知道是好是坏了。

  毕竟这大家族里面的肮脏事儿可不少。

  尤其是他当初怎么会流落到这个山村里来?这其中另有些什么隐情更是外人不知晓的,他这一回去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坏处却不是能轻易发现的了。

  许久,她只了一句,

  “要心点。”

  “......”

  这丫头片子。

  等了半晌就了这么一句,他还当她要问他家世如何的话儿,都想好了要怎么回答,却没成想她只了这一句。

  倒是难得地了句好话儿。

  抿了抿唇,他略有些傲娇的开口道,声音中透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期待,

  “等你以后,去了京都记得找我。”

  想了想,又怕是她不知道怎么找,又接了一句,

  “到时候你直接问严青就行,或者到时候让他带你去找我。念在时候的情谊,我或许会给你找个轻松地活儿,让你在京都安营扎寨。”

  “这还没去呢,就准备和我摆大老板的威风啦?”

  宋锦瑟撇了撇嘴。

  她才不去!

  “去了给你打工呀?可以呀,但是月薪不到百万我可不干!”

  “你倒是狮子大开口!你给我月薪百万我给你打工算了?”

  “那我可不请你,指定请个话甜的,省的以后被气出什么毛病来╭╯╰╮。”

  “......”

  两人你一眼我一语的着,气氛倒是难得的融洽,不过这时间也过的飞快,在严青第二次凑过来的时候,他们也止住了话头,宋锦瑟抿了抿唇道,

  “你们什么时候走?”

  “明后吧。”

  “......”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眼瞅着话都的差不多了,两人也没再开口,宋锦瑟想了半晌,他帮了自己那么多次,还给了自己一个玉碗,于情于理都该回赠给他些什么,但是手下却空无一物,没啥能送的出手的东西。

  略有些无奈,只能赶明儿去集市上撞撞运气了。

  宋锦瑟回了家之后,也没再管程华年那边怎样,盘算着自己现在手里的这些钱的,若是开个服装店的话,倒是也算是够本钱了,只是若是开店的话,还得和工厂里打上交道,她这个丫头片子出面也不合适,而家里的人......

  她暂时还不准备让家里人掺和进去,只能等选好了铺子,过完年再了。

  “是明儿知礼就和那个丫头回来,我寻思着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也不能空着手显得太寒酸了,不如下午就跟着他娘去镇上的集市看看,有啥好给那丫头当见面礼的?”

  他爹在旁边忽然了句。

  宋锦瑟这才想起来,明儿就是她大哥回来的日子了。

  前世,因为二伯的赌债闹得风波比较大,奶还大病了一场,那未来的大嫂一见她家这个情况在家处处要求,东挑西拣的最后这门婚事还是黄了,这次没闹出那么多事儿,倒是要仔细看看她这个大嫂为人如何。毕竟这一大家子人,可不能让个外人闹得鸡飞狗跳的。

  “爹,我也去。”

  宋锦瑟忙收了一下,先不论其他的,正好先上集市上看看有没有适合送给程华年的东西,毕竟明儿后的就走了,这一别,还不知要多久呢。

  这么着,一家三口就出了门。

  刚刚下午,等一路上赶到附近的集市上时,人还不少的模样儿。原本平时的集市都是一过晌午就都散了,这是临近年根儿的缘故,一直持续到了晚上,来往的人都不见少。

  “爹,我自个去转转,一会儿要走的时候再喊我。”

  一进集市,她就自己跑了个没影儿。

  直接向着集市里面走去,外面都是买些零碎东西的,只有里面才是淘卖些好玩意儿的地方,上次宋锦瑟不知道,后来听程华年随口了一句,这才记了下来。

  “有年头的瓷儿器啊,清中早期的货儿,一眼老的东西,低价外卖了啊。”

  “老王,你这是又出摊了,前阵儿被你坑的那家子前两还要找你退货呢,你也不惦记着再撞上人家,让你把吃进去的掏出来。”

  “老子只许进不许出,道儿上都是清楚的。”

  那人嘻嘻哈哈的,穿着一身破旧的袍子,浑身脏兮兮的不话儿的话还当是个老乞丐呢,只一双眼里冒着精光,一看就是个老狐狸的模样,一笑呲着俩大白牙,还嵌了一个金的,浑身上下头透着算计。

  宋锦瑟挑了挑眉。

  忍不住凑上前看了一眼。

  地面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瓷儿器,不少还带着些许灰尘,看起来颇有些念头的模样,尤其是一旁还摆放这些个茶碗套件,上面画着些人物或者景色图,看起来倒是颇为精致。

  只是,样儿没错,胎是新的。

  宋锦瑟拿起来一对儿银锭子,看起来略灰褐色,包浆都有些深的颜色,底儿都带些气儿孔似的东西,打眼儿就是一眼老的东西,倒不像是仿的。

  “这对银锭子多少钱?”

  “哟,这哪来的丫头,眼光儿还不错,这可是老的,含金量比较高的我五十两足金的,丫头,你家大人呢?要喜欢让你家大人给你买回去当个传家宝,以后值老钱了。

  那人一瞅着宋锦瑟拿着,倒也没看不起的模样,只打眼儿往后瞅了两眼,看着她后面也没个大人,顿时拧了拧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