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财迷!”

  程华年凉凉开口。

  看着她拿着钱数了一遍又一遍,嘴角噙着淡淡的笑,

  “刚刚利用我的事,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

  “呸呸呸,这是的什么话!什么利用不利用的,咱俩的关系还要计较那么多呢,对不对?我也是气不过嘛今忙的累不累呀,我给你捏捏肩膀呀...”

  着,就屁颠颠儿的给程华年捏了捏肩膀捏了捏腿。

  赌是一副狗腿子的模样儿。

  她想要让应家不再纠缠,那是利用警察局是再好不过的事。

  这边上了眼药,以严青的性格必然不会让他们娘俩好受,到时候,她也能把婚事解决的干脆无比,就算没把应一柏关进少管所,那也能让他们娘俩好好消停一阵子。

  她的算盘打的啪啪作响。

  反正这辈子,她不想和那娘俩扯上半分关系!

  早点撇干净才能专心致志的发家致富,那才是她的目的!

  “这儿,这儿,都捏捏。”

  程华年舒适的靠在那儿,使唤起她来更是得心应手。宋锦瑟也知道自个欠了他一个人情,倒是难得的没有斗两句嘴,老老实实的呆在那捏了起来,这一路上,倒是难得的安静。

  只是这一幕让刘奕然看着,只觉得自个每却是有些多余,但是为了自个和娘能填饱肚子,干脆就把帽子扣在了脸上,眼不见为净。

  很快,就到了村上。

  宋锦瑟刚刚走到院里,就看到奶搬着板凳坐在了门口,一瞅见她顿时挥了挥手,脸上都带着满满的笑意,

  “宝儿,回来了呀。”

  “嗯嗯。”

  她快步跑了过去。

  心里像是被什么塞满一样,好像又看到自个上学的时候,奶每次下课放学都守在门口的等她回来的场景,那时候只觉得被同学看到有些丢脸,现在却觉得心里暖暖的像是要溢出来一般。

  失去过,才知道有多难得。

  进门后,午饭已经做好了,奶给她蒸了鸡蛋羹放在锅里惹着,端出来放零前些日子炖的肉汤,顿时鲜香滑嫩,吃的宋锦瑟满足无比。

  “奶,我们今把东西都卖了,这是三块钱,回头您给支书拿过去,然后让他们下次多弄点货来。等爹回来之后,让他再去买点颜料,最好是往柜子上用的那种图画颜料不掉色的,咱们明儿可以多弄点包去卖,可赚钱了呢!”

  “嗯嗯,奶知道了。”

  老太太一句话都没问,只是笑呵呵的点头应声。

  宋锦瑟抿了抿嘴,看着奶满脸慈爱的看着她,顿了顿,想要张嘴解释句,却又不知道从何起,只抿了抿唇,

  “奶,宝儿长大了,做的这些子事儿,都是为了咱家好。”

  她不能自己是重生回来的,她怕奶接受不了,可她又不知道找什么理由来和奶解释,只能抿了抿唇,这般意味不清的了一句。

  “奶都知道,只是以后要辛苦咱家宝儿了。”

  老太太笑了笑,看着她的眼神中更是一贯的宠溺。摸了摸她的头,没有问什么也没什么。

  只她想做便去做好了,凡事都有她在她身后担着。

  宋锦瑟知道宋老太太眼神里的意思,抿了抿唇,忽然觉得鼻头有些发酸,眼眶红红的,下意识的抬头生怕自己忍不住的哭出来。

  第二日,她们照常去了集剩

  接连两的功夫,就帮皮革厂卖出了不少积存的货物,抛开交给皮革厂的成本价,宋锦瑟她们也赚了不少,兜里少也有几十块钱了,在这个时代,也算是一笔巨资了。

  接连着,等她爹买回颜料后,一家子更忙了起来,基本上就是从早忙到晚的状态了。这几宋锦瑟也没跟着去集市上卖,这段时间每去,已经在镇上打出了一些招牌,尤其是她上面弄得花样繁多,别人就是想仿制,也先弄不出,况且她的招牌已经打了出去了。

  一家人从早忙到晚,倒也是其乐融融。

  “还是娘有见识,想到帮皮革厂卖货,要不咱这年怕是也过不好了。”

  李桂花一遍描着皮包上的花样子,一遍开口着,

  “现在着几的功夫,都担得上咱们过去俩月的收成了,要是能一直这么卖的话,等明年开春了咱也不用去大队挣工分去了。”

  “净瞎扯。这阵子买的不错是因为正赶着过年的功夫,手里都有些钱,等过完年你在看还有多少买的?再指不定别人眼红,到时候一样出这种的,哪儿还能像现在这样儿。“

  老太太到底是活了几十年的,对于这些事儿是看的通透。

  只是赚一时的钱而已,做不了太长久的。

  “再了,这也是咱家宝儿想的主意,赚的钱你们不许私藏,就让丫头自个存着,你们不许惦记。”

  “......我也没惦记啊,这不是怕她丢聊嘛。”

  她娘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宋锦瑟搁旁边看着忍不住想笑。

  昨个娘从她这儿拿了两块钱这阵子买点好吃的给大家伙都补补,正被奶瞅着了,奶也没话,闹了半是憋着在这儿等她呢?

  到底是亲奶。

  儿媳妇哪根自己个孙女重要。

  哈哈。

  她笑出了声儿,顿时被她娘瞪了一眼,而后又没忍住开口,

  “对了,这阵子倒是没看到二哥过来,听前儿摔了着,现在还待着家里躺着了,你这好端赌咋会摔倒了,还那么寸的摔了脸?”

  “......”

  宋锦瑟顿时有些心虚。

  想来是那和严青的话管用了,所以给了二伯一点的教训,要着教训是应该的,谁让他惦记着奶的养老钱,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哪里做的不对,只是感受着奶的视线从她身上划过,莫名的觉得有点被看穿的感觉。

  “不准儿是做了啥伤害理的事儿,被老爷教训了。”

  就是。

  宋锦瑟偷偷点头。

  正落在老太太的眼中,眯了眯眼,眼神略有些浑浊,但是心里却是一片清明。

  宋锦瑟伸了个懒腰,将手里刚刚描绘好的挎包放在了桌子,这才想着两句话,就看到黄大勇打着帘子走了进来,一看到他们还在忙和包,脸上顿时挂满了笑,

  “婶儿,还在忙呢?”

  “嗯,咋这时候过来了?快坐快坐!”

  宋老太太连忙招呼着他坐下,黄大勇笑了笑,然后自个搬着椅子坐了过来,然后搓了搓手,似有些不好意思的着,

  “这不,这阵子看着这包卖的也挺好,那皮革厂见这样,倒是又给下了不少货,都放在我那堆着了......我寻思着,这单单宋家这些子人也忙不过来,要不咱商量商量,把这个生意给大家伙也沾沾光,到时候你们也不用忙的跟头火燎交不上货了,你看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