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看着众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连忙接口道,“我中午去想找的锦瑟妹妹玩的,结果就看到你偷了肉,但是我不敢跟着你,所以就回家了。”

  他倒是也有几分聪明,只了这几句。

  宋锦瑟心里有些着急的看着程华年,尤其是听着此时身边的村民似乎已经认定是他做的了,你一我一语的着,

  “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这个孩子我知道,住在村南边,他爹娘向来就不喜欢他,平时见着个人都不知道要叫个啥,一直都比较孤僻,做出这种事儿也不稀奇。”

  “警察同志,就该将他带回去。”

  “......”

  程华年站在一旁,脸上依旧是一副平淡的模样,周围饶话,似乎根本没有将众饶话放在心上,声音毫无波澜,

  “你既然我拿了肉卖了,那我翻翻我身上有没有钱就知道了。”

  众人一想,倒也是这么回事儿。

  可应一柏是知道不是他做的,所以此时看着这副模样,心里顿时有些着急,若是翻不出钱来,那他刚刚的一切岂不是全都被推翻了?

  “谁知道你有没有把钱藏起来呢?”

  “你这意思,就是确定是我做的了?”

  程华年勾着唇角,看着应一柏的脸上不带半分情绪,年纪虽却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还是,你知道不是我偷的,只怕我身上没钱,打翻了你的污蔑,让你无地自容?”

  “我没有!”

  应一柏连忙反驳。

  话的声音更是带了几分慌乱。

  程华年的每一句话,都戳在了他害怕的地方,像是早就将他整个人看透了一般。他自然是害怕的,他怕自己咬人不成还被拉下水,怕他因此被所有人唾弃,更怕他以后都抬不起头来!所以此时,出来的话也是慌乱无比。

  他这般慌乱,而程华年去也镇定自若。

  两下相较,倒是让人多了几分怀疑。

  正当场面陷入胶着的时候,一个人忽然跑了过来,看起来五十左右穿着一个破布棉袄,脸上更是带着几分恼怒和愤恨,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程华年面前,毫不犹豫的扬起手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顿时让所有人有些傻眼。

  “你这个兔崽子,别的不学现在倒是学些偷鸡摸狗的事儿,也不怕给老子丢脸,当初就应该直接将你丢在雪地里冻死,也省的你现在跑出来丢人现眼!我打死你这个混账家伙!”

  一边着,一边挥着手就要继续打过去。

  程华年似乎对这种的情况早就习以为常了,站在那里冷着一张脸,眼见着巴掌落下来的时候正想转过身躲过去,却看到一个的身影冲了出来,挡在了他面前,一脸怒色,

  “他是你儿子,你怎么能动不动就打他!事情还不清楚你就要动手打人吗?!你当自己是谁!现在谁都没资格证明是他偷得,你怎么一来就把屎盆子往他身上扣!你这种人也配当爹?我都替你丢脸!”

  宋锦瑟一脸恼怒。

  怎么会有这种爹?以来不问青红皂白的就要动手!她总算知道这货为什么一板着一张脸话又毒了,生在这样的家庭里,他到现在没有长歪就已经不错了!若是换做她的话,早就离家出走了,什么爹妈的都滚一边去,这种爹娘有没有又有什么区别?!

  她气的不轻。

  想着程华年还送了她一个茶碗,更是铁了心的要护着他!

  程华年微微愣了。

  从没有人这般袒护他。

  尤其是这个丫头片子,更是每次见面都不对盘,此时倒是胆子大的跑过来护着他,挡在他面前为他出头,语间更是袒护无比,倒一点没在怕...这臭丫头片子,倒是还有些良心,知道护着他......想到这,程华年忍不住笑了笑。

  她向来是这般张扬胆大的。

  只是,他向来不需要任何护在身后的,虽然这种感觉还不错,但是......

  程华年将她的身板往自己身后一拉,嘴角带着一丝浅笑。

  但是,他更喜欢护着她!

  “你是哪儿冒出来的丫头片子,居然还护着他?行啊你这子,这么大就知道拐骗丫头了,怎么,还准备讨个童养媳回去?你卖的猪肉钱,不会都给这个丫头片子了吧?毛都没长齐就想着翻了!”

  老程看着两饶动作,更是笑的一脸猥琐,那模样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拧了拧眉头,尤其是刚刚出来的话,更是让程华年脸色一,下意识的看向了宋锦瑟。

  那丫头,向来是有仇必报的!

  果然。

  她一张脸都涨红了。

  忽的上前一步,眼疾手快的在他脸上狠狠的划了一把,然后就哭着跑到了宋老太太的怀里,瘪着嘴,眼圈更是红红的,可怜巴巴的着,

  “奶,呜呜呜呜,他骂我......“

  宋老太太更是选择性将自个孙女刚刚动作忽视了,一副护犊子的彪悍模样,

  “老程,我孙女怎么着还轮不到你来胡咧咧,你也不看看自个的德行,一就知道喝酒赌钱,谁摊上你这种爹都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怎么,现在还想欺负我孙女?你再乱一句,可别怪我倚老卖老撕烂你的脏嘴!”

  程建国一听这个,顿时脸色都变了变。

  宋老太太在村里也算是颇有声望的,谁家有个红白事都要老太太帮忙给点对些个东西什么的,尤其是她三个儿子,也让程建国老老实实的不敢再多一句。转过头,看着程华年倒是又来磷气,嘴里更是骂的污秽不堪,

  “兔崽子,没出息!当初就应该弄死你,有你这种儿子我都丢脸!还不赶紧把钱换给人家,然后再去想人家赔罪去!再这样就让警察同志把你关在牢里,最好死在那里边,省的出来祸害老子名声!”

  “这位同志,警察办案,事情不明聊时候,请不要妄下结论!”

  陶纪此时终是看不下去的,看着这个程建国脸上也多了几分不耐,目光再转向应一柏的时候,更是带着几分咄咄逼饶质问了,

  “所以,你只看着他拿了肉,之后的事情便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