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婚 第 61 章 番外·初婚篇

小说:缠婚 作者:李暮夕 更新时间:2020-08-12 16:05: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1章

  第000章番外·初婚篇09

  不知道是两个人的性格问题,还是别的,总感觉有一层隔膜横亘在他们之间。

  慢热得很。

  对此,容嘉也没有办法。倒不是她真想跟他怎么样,就是有点不得劲儿,有时候还有种莫名的尴尬。

  他这人,似乎太看重工作了,业余几乎没有休闲时间,有时有点无趣。

  照理说,他俩是商业联姻,这种相处模式也在情理中。

  她也说不清自己心里那点儿不爽从何而来。

  这样的情绪,有时候也会带到工作上。

  @搜索杰米哒xs63

  “许总,这是您要的pc14的会议记录。”这日,她从旁边秘书办过来,把文件放到他的办公桌上,语气冷淡。

  他“嗯”了一声:“放这儿吧。”

  容嘉看他一眼。

  这两天下雨,玻璃窗外灰蒙蒙的,连带着室内都像氤氲着一层水汽。

  晦暗、阴沉。

  他的眉眼,在这样黯淡的光线里,依然是清晰的。

  清晰得她能看清他皱眉时那一个细微的表情。

  像是察觉到她的注视,许柏庭抬了一下头。

  四目相对,容嘉受惊似的转开了视线。

  “帮我倒一杯咖啡。”他说。

  容嘉连忙应下,可到了咖啡机前,却发现没有豆子了。她把底下的抽屉都翻开了,还是没有,不由懊丧地垂下头。

  “没有了,我去楼下买吧。”

  他抬头往窗外密集的雨帘看了眼:“算了。”

  容嘉前脚都要跨出去了,听到这话,又顿住了。

  她迟疑地回头。

  他仍在安静办公,手里的钢笔发出书写时的声音,流畅顺滑。

  脸上,除了冷淡也没有别的表情。

  容嘉:“……”那是关心她吗?还是,就是随口一说。

  执拗劲儿上来,她发泄似的说:“反正我也要喝。”说完就抬步下去了。

  到了门口,她颓然地看着外面滂沱的大雨,表情苦恼。

  6第61章

  第000章番外·初婚篇09

  不知道是两个人的性格问题,还是别的,总感觉有一层隔膜横亘在他们之间。

  慢热得很。

  对此,容嘉也没有办法。倒不是她真想跟他怎么样,就是有点不得劲儿,有时候还有种莫名的尴尬。

  他这人,似乎太看重工作了,业余几乎没有休闲时间,有时有点无趣。

  照理说,他俩是商业联姻,这种相处模式也在情理中。

  她也说不清自己心里那点儿不爽从何而来。

  这样的情绪,有时候也会带到工作上。

  @搜索杰米哒xs63

  “许总,这是您要的pc14的会议记录。”这日,她从旁边秘书办过来,把文件放到他的办公桌上,语气冷淡。

  他“嗯”了一声:“放这儿吧。”

  容嘉看他一眼。

  这两天下雨,玻璃窗外灰蒙蒙的,连带着室内都像氤氲着一层水汽。

  晦暗、阴沉。

  他的眉眼,在这样黯淡的光线里,依然是清晰的。

  清晰得她能看清他皱眉时那一个细微的表情。

  像是察觉到她的注视,许柏庭抬了一下头。

  四目相对,容嘉受惊似的转开了视线。

  “帮我倒一杯咖啡。”他说。

  容嘉连忙应下,可到了咖啡机前,却发现没有豆子了。她把底下的抽屉都翻开了,还是没有,不由懊丧地垂下头。

  “没有了,我去楼下买吧。”

  他抬头往窗外密集的雨帘看了眼:“算了。”

  容嘉前脚都要跨出去了,听到这话,又顿住了。

  她迟疑地回头。

  他仍在安静办公,手里的钢笔发出书写时的声音,流畅顺滑。

  脸上,除了冷淡也没有别的表情。

  容嘉:“……”那是关心她吗?还是,就是随口一说。

  执拗劲儿上来,她发泄似的说:“反正我也要喝。”说完就抬步下去了。

  到了门口,她颓然地看着外面滂沱的大雨,表情苦恼。

  3第61章

  第000章番外·初婚篇09

  不知道是两个人的性格问题,还是别的,总感觉有一层隔膜横亘在他们之间。

  慢热得很。

  对此,容嘉也没有办法。倒不是她真想跟他怎么样,就是有点不得劲儿,有时候还有种莫名的尴尬。

  他这人,似乎太看重工作了,业余几乎没有休闲时间,有时有点无趣。

  照理说,他俩是商业联姻,这种相处模式也在情理中。

  她也说不清自己心里那点儿不爽从何而来。

  这样的情绪,有时候也会带到工作上。

  @搜索杰米哒xs63

  “许总,这是您要的pc14的会议记录。”这日,她从旁边秘书办过来,把文件放到他的办公桌上,语气冷淡。

  他“嗯”了一声:“放这儿吧。”

  容嘉看他一眼。

  这两天下雨,玻璃窗外灰蒙蒙的,连带着室内都像氤氲着一层水汽。

  晦暗、阴沉。

  他的眉眼,在这样黯淡的光线里,依然是清晰的。

  清晰得她能看清他皱眉时那一个细微的表情。

  像是察觉到她的注视,许柏庭抬了一下头。

  四目相对,容嘉受惊似的转开了视线。

  “帮我倒一杯咖啡。”他说。

  容嘉连忙应下,可到了咖啡机前,却发现没有豆子了。她把底下的抽屉都翻开了,还是没有,不由懊丧地垂下头。

  “没有了,我去楼下买吧。”

  他抬头往窗外密集的雨帘看了眼:“算了。”

  容嘉前脚都要跨出去了,听到这话,又顿住了。

  她迟疑地回头。

  他仍在安静办公,手里的钢笔发出书写时的声音,流畅顺滑。

  脸上,除了冷淡也没有别的表情。

  容嘉:“……”那是关心她吗?还是,就是随口一说。

  执拗劲儿上来,她发泄似的说:“反正我也要喝。”说完就抬步下去了。

  到了门口,她颓然地看着外面滂沱的大雨,表情苦恼。

  去时,还在思考。

  “江叔,许先生以前交过女朋友吗?”

  正开车的江叔愣住,随即失笑:“少爷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除了小时候照顾过他的李婶,他连夫人的靠近都很反感,何况是别的女孩子。”

  “……这样啊。”

  有点窃喜的同时,又有些不确定。

  他对她的好,不是假的,但对她的疏离疏离,也不是假的。

  这个人,好像天生就是个矛盾体。

  或者,他根本是瞧不上自己呢,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容嘉有点气闷。

  她低头看一看,腰肢纤细,小胸脯鼓鼓的,端的是前凸后翘,好歹也是有料的呀。这张脸,高中时也是校花级别的!

  带着这种情绪,回到办公室后,容嘉把咖啡重重放到他面前:“热的,加奶不加糖!”

  动静有点大,许柏庭抬头看向她。

  被这双波澜无痕的眼睛清凌凌一瞅,她就像是泄气的皮球,顿时又没底气了,期期艾艾:“……许总,您慢用。”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颈间。

  白皙纤细,天鹅般修长,有几绺乌黑的发丝滑落下来,贴在上面,还沾着些许雨丝。

  不用探手,也能想象出那种凉淡紧贴着温热的触感。

  他把头别开,转身进了内侧的休息室。

  容嘉怔住,过了会儿,小心地过去,手贴上门把。

  门没关,一推就开了。

  这里比外面的办公室更加昏暗,只有落地窗前的一星点火,忽明忽暗的。容嘉定睛,然后看到火星子照亮了他黑暗里的脸。

  仍是冷冰冰的,像是在想事情,任由香烟在指尖燃烧。

  袅袅烟丝,笼罩住他漠然的脸。

  他没有在看她,却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像一个蛊惑人心的魔鬼,知道怎么不动声色,才最诱人。

  容嘉屏住呼吸,看着他那两片薄薄的唇。

  有那么一瞬,想知道那两片唇吻上去是什么感觉。干嘛老是勾引她!

  这个人,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有诱惑?

  也许,她应该把镜子移过来,放到他面前,让他好好照一照。

  这时,许柏庭也看到了她,怔了怔,下意识就把烟掐了:“还没下班?”

  容嘉闷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鬼使神差的:“许总,吸烟有害健康。”

  他的表情有片刻的愕然。

  容嘉自己也愣住了,后知后觉地红了脸——真是智障的回答。

  他唇角一扬,似乎也是这样认为的。

  真真是,糟糕无比的对话,对于破冰的局面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让彼此陷入更加古怪沉默的境地。

  容嘉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

  实习期其实并不长,这段时间里,她跟许柏庭虽然算不上亲密,好歹也是相处融洽。

  至少,少了点正常夫妻的感觉。

  直到某日,他在处理文件时忽然抬起头,问她:“想去哪里度蜜月?”

  6去时,还在思考。

  “江叔,许先生以前交过女朋友吗?”

  正开车的江叔愣住,随即失笑:“少爷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除了小时候照顾过他的李婶,他连夫人的靠近都很反感,何况是别的女孩子。”

  “……这样啊。”

  有点窃喜的同时,又有些不确定。

  他对她的好,不是假的,但对她的疏离疏离,也不是假的。

  这个人,好像天生就是个矛盾体。

  或者,他根本是瞧不上自己呢,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容嘉有点气闷。

  她低头看一看,腰肢纤细,小胸脯鼓鼓的,端的是前凸后翘,好歹也是有料的呀。这张脸,高中时也是校花级别的!

  带着这种情绪,回到办公室后,容嘉把咖啡重重放到他面前:“热的,加奶不加糖!”

  动静有点大,许柏庭抬头看向她。

  被这双波澜无痕的眼睛清凌凌一瞅,她就像是泄气的皮球,顿时又没底气了,期期艾艾:“……许总,您慢用。”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颈间。

  白皙纤细,天鹅般修长,有几绺乌黑的发丝滑落下来,贴在上面,还沾着些许雨丝。

  不用探手,也能想象出那种凉淡紧贴着温热的触感。

  他把头别开,转身进了内侧的休息室。

  容嘉怔住,过了会儿,小心地过去,手贴上门把。

  门没关,一推就开了。

  这里比外面的办公室更加昏暗,只有落地窗前的一星点火,忽明忽暗的。容嘉定睛,然后看到火星子照亮了他黑暗里的脸。

  仍是冷冰冰的,像是在想事情,任由香烟在指尖燃烧。

  袅袅烟丝,笼罩住他漠然的脸。

  他没有在看她,却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像一个蛊惑人心的魔鬼,知道怎么不动声色,才最诱人。

  容嘉屏住呼吸,看着他那两片薄薄的唇。

  有那么一瞬,想知道那两片唇吻上去是什么感觉。干嘛老是勾引她!

  这个人,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有诱惑?

  也许,她应该把镜子移过来,放到他面前,让他好好照一照。

  这时,许柏庭也看到了她,怔了怔,下意识就把烟掐了:“还没下班?”

  容嘉闷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鬼使神差的:“许总,吸烟有害健康。”

  他的表情有片刻的愕然。

  容嘉自己也愣住了,后知后觉地红了脸——真是智障的回答。

  他唇角一扬,似乎也是这样认为的。

  真真是,糟糕无比的对话,对于破冰的局面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让彼此陷入更加古怪沉默的境地。

  容嘉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

  实习期其实并不长,这段时间里,她跟许柏庭虽然算不上亲密,好歹也是相处融洽。

  至少,少了点正常夫妻的感觉。

  直到某日,他在处理文件时忽然抬起头,问她:“想去哪里度蜜月?”

  3去时,还在思考。

  “江叔,许先生以前交过女朋友吗?”

  正开车的江叔愣住,随即失笑:“少爷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除了小时候照顾过他的李婶,他连夫人的靠近都很反感,何况是别的女孩子。”

  “……这样啊。”

  有点窃喜的同时,又有些不确定。

  他对她的好,不是假的,但对她的疏离疏离,也不是假的。

  这个人,好像天生就是个矛盾体。

  或者,他根本是瞧不上自己呢,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容嘉有点气闷。

  她低头看一看,腰肢纤细,小胸脯鼓鼓的,端的是前凸后翘,好歹也是有料的呀。这张脸,高中时也是校花级别的!

  带着这种情绪,回到办公室后,容嘉把咖啡重重放到他面前:“热的,加奶不加糖!”

  动静有点大,许柏庭抬头看向她。

  被这双波澜无痕的眼睛清凌凌一瞅,她就像是泄气的皮球,顿时又没底气了,期期艾艾:“……许总,您慢用。”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颈间。

  白皙纤细,天鹅般修长,有几绺乌黑的发丝滑落下来,贴在上面,还沾着些许雨丝。

  不用探手,也能想象出那种凉淡紧贴着温热的触感。

  他把头别开,转身进了内侧的休息室。

  容嘉怔住,过了会儿,小心地过去,手贴上门把。

  门没关,一推就开了。

  这里比外面的办公室更加昏暗,只有落地窗前的一星点火,忽明忽暗的。容嘉定睛,然后看到火星子照亮了他黑暗里的脸。

  仍是冷冰冰的,像是在想事情,任由香烟在指尖燃烧。

  袅袅烟丝,笼罩住他漠然的脸。

  他没有在看她,却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像一个蛊惑人心的魔鬼,知道怎么不动声色,才最诱人。

  容嘉屏住呼吸,看着他那两片薄薄的唇。

  有那么一瞬,想知道那两片唇吻上去是什么感觉。干嘛老是勾引她!

  这个人,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有诱惑?

  也许,她应该把镜子移过来,放到他面前,让他好好照一照。

  这时,许柏庭也看到了她,怔了怔,下意识就把烟掐了:“还没下班?”

  容嘉闷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鬼使神差的:“许总,吸烟有害健康。”

  他的表情有片刻的愕然。

  容嘉自己也愣住了,后知后觉地红了脸——真是智障的回答。

  他唇角一扬,似乎也是这样认为的。

  真真是,糟糕无比的对话,对于破冰的局面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让彼此陷入更加古怪沉默的境地。

  容嘉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

  实习期其实并不长,这段时间里,她跟许柏庭虽然算不上亲密,好歹也是相处融洽。

  至少,少了点正常夫妻的感觉。

  直到某日,他在处理文件时忽然抬起头,问她:“想去哪里度蜜月?”

  准:“蜜月?不用了吧……”

  商业联姻的塑料夫妻,这种东西有点多余啊。

  见她踯躅,许柏庭搁下手里的钢笔,解释说:“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我们的婚姻不仅仅代表我们自己,就算是做给别人看,也是必要的。”

  “……哦,那你安排吧。”

  “一会儿我让魏洵发行程表给你,你看看,挑几个。”

  “好的。”度蜜月跟谈项目似的,也是没谁了——容嘉在心里腹诽。